韩漫我的老师漫画免费阅读

陆锦阳猛然的从黑暗中睁开双眼。【无弹窗小说网】

明晃晃的烛光照亮了整个屋子,“九爷,九爷。”

陆锦阳没忘记,但是是怎么样的情况,她深陷囵图,先是顾瑜轩来救她,再来就是杭家和赵家的人前来围攻,紧要的关头,薛世昀来了。

可是顾瑜轩却是替自己死在面前。

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陆锦阳胡乱的抹掉。

却正看着长公主板着脸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长公主的神情有些不大自然,但是陆锦阳能感受得到,那不大自然的表情中,并没有反感。

陆锦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未擦掉的泪水挂在脸上,怔怔的看着长公主,“母亲。”

长公主将陆锦阳重新按到床上躺着,亲自端了汤药喂到陆锦阳的嘴边,“张嘴。”

见陆锦阳没有反应,长公主不可轻闻的叹了一口气,“已经是做了母亲的人了,怎么自己还这么不小心?”

做了母亲?

震惊充满着陆锦阳的心!她要做母亲了,她的肚子……她有孩子了?

双手有些颤动的扶上小腹,那动作有些惊慌,生怕孩子会出了什么意外,又等不及的将长公主手中的汤药端起来一饮而尽,汤药是苦的,可是陆锦阳的心却是甜的,她要做母亲了,老天眷顾,让她能再次感受到为人母的喜悦。

“慢点喝。”

长公主从自己的怀中拿出手帕轻轻的替陆锦阳擦拭着,“我原先想着你是看上了我薛家的地位和权势,却没想到你竟然爱到世昀爱到如此深的地步。”

“竟然是连睡梦中都喊着世昀的名字。”长公主有些哑然。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得上两情相悦又在一起要来的更幸福呢,陆锦阳在为难的时候都心心念念的想着自己的儿子,情深至此,是骗不了人的。

陆锦阳真心爱着薛世昀,薛世昀又是深深的喜欢着陆锦阳,她这个做母亲的,还能再阻拦什么不成?

薛世昀是了解自己母亲的。知道她并非是心思狭窄,墨守成规的人,所以才会告诉陆锦阳安心,等着长公主自己想通了。一切就会迎刃而解。

“前方战事吃紧,虽然世昀和哥哥早就有准备,可是徐启贞也J诈狡猾的很,带人逃往武昌,兴兵谋反。世昀和萧家的萧衍,还有的何家表哥何元弘联手正在武昌对付徐启贞,世昀让我转告你,在家等着他回来,别太担心。”

陆锦阳有些哽咽的看着长公主,“谢谢……”

薛世昀走的这样匆忙,甚至连等着自己醒来都没有时间,想必徐启贞的麻烦定然很棘手,陆锦阳心中还是十分牵挂着薛世昀的,但是她知道自己此时一定要冷静。不能成为薛世昀的牵绊。

长公主倒是不以为然的替陆锦阳悉心掩好被角,“大夫说你收到了惊吓,又有些悲伤过度,好好睡一觉,什么事情养好了精神再说。”

陆锦阳听话的点着头,现在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她肚子里这条小生命要来的更重要呢?

东方露出鱼肚白,尽管这一夜她依旧断断续续的梦到上辈子的事情,但是总的来说睡的还算很好。

梦中,青儿伸出R呼呼的小手,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娘亲,抱抱。”

陆锦阳微笑着把顾箐青抱在怀中,或许是母子间的感应吧,陆锦阳总觉得她这一胎怀的是女孩。是她的青儿来找她了。

“夫人,醒了。”月蓉脸上带着惊喜的笑意,身后的小丫鬟更是鱼贯而入的进来服侍着陆锦阳梳洗,现在的陆锦阳怀着身孕,什么事情都需要精心的伺候着。

七尾脸上带着阔别重逢的喜悦泪盈盈的看着陆锦阳,“小姐。”

陆锦阳心中一喜。

“是薛大人把奴婢接到府中的。薛大人说夫人现在怀着身子,心情要好,这样孩子才能长得更好。”

陆锦阳心中不尽的感动,那样紧急的情况,薛世昀竟然还能想到这些。

“元东她……”陆锦阳艰难的开口,人在危难的时候,求生的**都非常强烈,可是元东那个傻丫头,若是还像平日里那么胆小躲在她的身后该多好,到了紧要关头却为了不拖累她自己去送死。

月蓉的眸子也带着暗淡,“九少爷已经吩咐下去,将元东遣送回乡好好安葬,元东也没什么亲人,所以也没法好好安顿她的家人。”

月蓉瞥了一眼陆锦阳,“还有顾大人……”

“九少爷已经派人将顾大人安葬,地方是顾大人临死前交代的,顾大人还说,希望他的坟前能栽满海棠花。九少爷还说,等着您的身体情况稳定一些,就让奴婢们陪着您去顾大人的坟前上柱香。”

陆锦阳哽咽的点着头,薛世昀用他的爱,包容了她的一切。

说话的功夫,陆锦阳已经梳洗装扮好了,却是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莲生呢?”

莲生去皇宫中找薛世昀求救,最后薛世昀及时的赶到,可是现在却不见莲生的踪影,“锦盛呢?”

七尾和月蓉双手下意识的一怔,却是被陆锦阳看在眼中,陆锦阳心蓦地一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七尾飞快的和月蓉交换了眼神,安抚着陆锦阳,“小姐您先别担心,少爷他已经平安无事的回到陆府了,而且皇上已经派人彻查了科举作弊一案,少爷不止没事,而且还中了举人。”

“莲生呢?”陆锦阳紧皱的眉头并未散开,看着七尾和月蓉躲闪的眼神,一定是有什么不对劲?

月蓉脸色一白,“莲生姐姐现在正在陆家照顾少爷呢!”

“难道你们要我自己去打听才肯跟我说?”陆锦阳脸色沉了下来。

七尾一下子就红了眼眶,事已至此,总不能一直瞒着,“莲生她……她去了。”

“莲生去皇宫中像九少爷求信,之后就等不及的跟着商次辅去了大牢就少爷,莲生……莲生看到少爷的身后有人举刀想要少爷的命,莲生挡在了少爷的面前。”

“奴婢们本想着等着过几日,小姐的身子好一些再告诉小姐。”

“莲生她?”陆锦阳张了嘴,好一会儿也没说出来话。莲生七尾都是对自己忠心的。连带着对陆锦盛也十分关爱,可是这份感情,陆锦阳察觉出来莲生对陆锦盛的不同。

七尾咬着唇,“奴婢有句话。犹豫着要不要和小姐说,莲生她,不知道小姐还记不记得当年夫人临走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莲生将来是要给少爷做养媳的。”

陆锦阳懂了,为何莲生对陆锦盛会超乎自己的性命。娘当时临终的时候担心陆锦盛无人照顾,所以把陆锦盛托付给莲生照顾,承诺,将来陆锦盛长大的时候,要迎娶莲生,尽管不是正妻,可却也因为这个承诺,让莲生信守一辈子。

是她太糊涂,怎么就没能早早的看出来莲生的心思的。

陆锦阳低垂着眸子,哑然了许久。“你们去把商家小姐找来,我……我有话想要和她说。”

七尾却是摇了摇头,“小姐,少爷和商小姐正在大厅等着您呢,少爷听说您有身子高兴的不得了。所以想要来看看你。”

“那正好。我去见见他们。”

大堂之中,商碧烟出奇的安静,陆锦盛倒是眉眼间带着欣喜,见陆锦阳来了,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姐姐。你醒了。”

陆锦阳点点头,“我正想着要找你们,还好你们也来了。”

“碧烟,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陆锦阳知道这件事情于商碧烟来说是有些为难。可是……她不能就这么让莲生白死。

“莲生她……娘在世的时候,就曾经说过……”

商碧烟却是突然笑了笑,紧紧的握着陆锦盛的手,“姐姐,我知道,莲生替锦盛哥哥做的我都看在眼中。”

“把莲生的排位请入陆家的宗庙祠堂吧。按照平妻的礼仪,只是一个名声,我不在意的,若是这样做,能让莲生得到安生,我愿意的。”

陆锦盛怒了努嘴,虽然他对莲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情,只当作是个对他好的姐姐,可是在知道了莲生对自己的心思,尤其还替自己挡了一剑,他早就有此打算了,生的时候不能让她嫁到陆家。

那么死了之后,也不能让她魂魄不安。

“我和碧烟已经商量好了,我守孝三年,三年之后迎娶碧烟进门,商家也没有什么意见。”

陆锦阳感激的看着商碧烟,眼角有些湿润,陆锦盛能遇到商碧烟,是他的福气。

送走陆锦盛和商碧烟,期间陆元和俞氏来看过自己几次,无非是叮嘱自己该如何养胎,薛世昀不在的日子里,长公主也是把全身心都放在了陆锦阳的身上,每日安胎药补药更是一次不拉。

还经常陪着陆锦阳散步散心,说是这样对胎儿好,陆锦阳也都欣然照做。

陆元曾经愧疚的私下来找过陆锦阳一次,问她能不能看在那是她亲姐姐的面上原来陆婉儿从前所做的错事。

陆婉儿的孩子没能保住,失去了孩子的陆婉儿又遭受徐启贞的抛弃甚至有些不清晰了,每天只知道坐在院子里傻笑,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陆锦阳沉默了许久,却是没有再说什么,陆婉儿若是好好的,陆锦阳一定不会放过她,可是她偏偏什么都不记得了……罢了,她那孩子也是罪有应得。

陆元却是十分愧疚,感激的看着陆锦阳。承诺,会把陆婉儿安置在乡下的庄子里,再也不会让陆锦阳看到她。

陆锦阳点点头,陆元老了,经历过生死的陆锦阳把活着的人看得更重。

扶手拖着自己的肚子,已经八个月了,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十分安稳,很是会心疼她这个娘亲,权当是给这孩子积一些福德,得饶人处且饶人。

……

“快,快些打热水过来。”长公主急了,整个薛家上下忙做了一团,一盆盆的热水不断的从内堂传出,陆锦阳的惨叫生也不断的传来。

“夫人,使劲儿啊。”稳婆大喊淋漓。却是不敢有片刻的闲着。

长公主守在房门外心悬在嗓子眼中,甚至比自己当年生产薛世昀的时候还要紧张。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锦阳还是没生出来么?”

长公主抓住了一个小丫鬟不住的问了出来,小丫头被长公主问的有些发懵。俞氏却是把长公主按了下来,“公主您便着急,咱们在外面等着的人一定要先稳住!”

长公主不住的点头,那被松了束缚的小丫鬟也如获大赦,继续端进去一盆盆的热水。

床榻上。陆锦阳的脸色发白,疼痛让汗水浸湿了她的全身,可是她依旧咬牙坚持,不停的告诉自己。

不能就这么睡过去了,薛世昀还在等她,还有她的孩子,不能让她还没看到这个世界就无声息的离开。

陆锦阳狠狠的咬着自己发白的唇角,已经有鲜血流了出来,陆锦阳蜷着双腿,似乎在积攒着最后的全部力气。

“啊…………”

陆锦阳彻底昏了过去。

婴孩的啼哭却是响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长公主和俞氏相互对视一眼。颇有些喜极而泣的样子,远在一旁的陆元也是乐得不行。

稳婆抱着小婴孩出来给长公主贺喜,“恭喜各位夫人,郡主生的是小郡主。”

朱祁镇已经下了圣旨,陆锦阳所生女孩则继承薛桓的爵位,生女则封为郡主。

这是大明第一位尚在襁褓中就被封为郡主的第一位。

“锦阳呢?”

“夫人不用担心,郡主只是太累了,奴才们已经喂了夫人汤药,等着夫人睡醒再好好修养就没事了。”

……

武昌护城墙上,萧衍和何元弘眼神有些心酸的举起酒杯敬着薛世昀。“恭喜啊。”

薛世昀眼底满是笑意,薄唇紧抿,结果酒杯一饮而尽,又觉得好像有些不过瘾。拿起一旁的酒坛子一干而尽。

痛快,畅意,还有高兴……

跟着薛世昀身边的人都能感受到薛世昀从心里散发出来的喜悦,只因为今日,是九爷的妻子陆锦阳生产的日子。

长公主派人快马加鞭将陆锦阳母女平安的消息传到前线,无疑是给了薛世昀极大的助力。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结束这战斗,回家,看望他的妻女。

薛世昀低头想要再拿起一坛酒,却是被萧衍抢了去。

薛世昀嘴角微微扬起,“是我的女儿,你高兴什么?”

萧衍毫不客气的瞪了薛世昀一眼,“别忘了,锦阳在心中已经说了,那孩子也是我的,我是他的干爹。”

何元弘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两位,平时被士兵视作无往不胜的精神支柱,此刻正像两个还孩子在争夺宝贝。

何元弘也接过一坛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我从没想过,能有一日和你们并肩作战。”

何元弘笑着看萧衍,“要说薛世昀会打仗也就会了,为什么连你也这么厉害。”

说完,三个人哄堂大笑,情谊有些时候不需要多说,是在共同奋战的时候就已经培养出来离开。

陆锦阳心满意足的看着怀中那粉嫩嫩的小人,眼里心里都是笑意。

“夫人,这是少爷传给你的家书。”

陆锦阳惊喜的接过拆开,却是见到了两封信,一封是薛世昀的笔迹,还是像从前那样,告诉陆锦阳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人,那就是她们的女儿,还有一封信,字迹恢宏,陆锦阳顺路看了下去,地下是萧衍的落款,上面写着孩子的名字,薛念青。

念青念青,原来萧衍也是……

……

武昌的动乱维持了两年,两年中,薛世昀除了每个月固定的家书一封,就再没了任何的联系。

好在前线不断传来薛世昀战胜的消息,陆锦阳也只能把对薛世昀的思念化作对薛念青的关爱照顾之上。

又是一年阳春三月,桃花满枝头的季节。

陆锦阳带着薛念青来到城郊何素心的坟前,“青儿,你看,那是你的外祖母。”

薛念青水灵灵的大眼睛镶嵌在而淡斑的脸上笑起来,嘴角带着醉人的酒窝,头发用紫色的缎带系在一起,穿着鹅黄色的衣裙,对襟处绣着一圈海棠花。

薛念青的五官尚且带着稚嫩,但是依旧能看出来那模样和薛世昀有七分相似,此时正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陆锦阳,“娘心,娘心,那外祖母为什么看到青儿不来和青儿玩。”

陆锦阳脸上多了几分淡然,“你外祖母累了,正在休息,青儿就在外祖母的身边自己玩一会儿好不好。”

薛念青漆黑如水的眸子看着何素心的坟墓,似懂非懂的点着头,“青儿知道了。”

陆锦阳抽了抽鼻子,双手不断的在何素心的墓碑上摩擦,好像回到了家一般的呢喃自语,“娘,你可以安息了,女儿如今过的很幸福,锦盛也在着手准备成亲的事情了,妻子是商家的小孙女,人很好,最重要的是对锦盛很好。”

“这是您的外孙女,薛念青,等着战事结束之后,我带着她的父亲一起来看您。”

薛世昀脸上长了胡渣还未来得及打理,眼神中带着赶路的倦意,为垂的眼睫下有着淡淡的黑影,声音沙哑的开口道,“锦阳,我回来了。”

陆锦阳蓦然回头,泪眼婆娑。

全书完。(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