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家主,有人发现玉容上仙的踪迹了!”一名男子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

一把揪住男子的衣领,姜似厉声道:“玉容?她在哪里?”

被姜似的狰狞吓到了,男子结结巴巴的说道:“根,根据返,返回来的消息,玉容上,上仙一个人在东城街,据说看起来很是狼狈。但是……”

“但是什么!你倒是说啊。”姜似是真要急死了。

“但是小姐并没有和玉容上仙在一起!”男子急促说道。

“不管有没有在一起,先把玉容抓回来再说。”林野冷声到。

现在天都要亮了,还是没有姜黎黎的消息。找不到她找到玉容也是个不错的消息,说不定就是她绑走的姜黎黎。

“天野,你就留在姜家,我和姜似一起去抓玉容。”林野吩咐到。

“表哥,我和你们一起!”听到林野让他守着姜家,纪天野忙说到。

“不行,万一黎黎有消息,我们都出去了不是耽误事吗?你就留在姜家!玉容虽然没有多厉害,但是一旦她发狂反扑,你吃不消的。”

“我吃不消!姜似就行么?”一梗脖子,纪天野反驳到。

“纪胖子,少他么在这里婆婆妈妈的。再叽歪老子就灭了你!”本就心急如火的姜似听到纪天野叽叽歪歪的,火气更大了。

虽然知道姜似不会灭了自己,但是多年来对姜似的畏惧似乎已经刻在了骨子里,纪天野马上就哑火了。

安排了一下,林野和姜似跟随报信的男子向玉容所在之地奔了去……

“我说小黑,这美女可都睡了快一晚上了,怎么还没醒啊?我可不管啊,这是你要救的,你得负责!”师言无赖的说道。

黑猫昂起头颅,好象没有听到师言的话,只是围着姜黎黎转圈圈。

其实姜黎黎根本就没有动地方。那停车场的布局差不多,玉容第一次去,再加上心里慌乱,根本没发现她走错了地方。看到轮胎里没有姜黎黎的踪影,她自己都要吓死了,哪里会去想是不是走错路了。

半夜的时候,这黑猫发现了姜黎黎,就叫了师言把她救了下来。

“我说你个色猫,你一直在人家胸口那里蹭什么!”师言一脸鄙夷的说道。

听到师言的话,黑猫翻了个白眼,喵的叫了几声。那意思分明就是说明明是师言在盯着人家的胸口看,还贼喊捉贼,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脸?

师言大怒:“老子辛辛苦苦把她背下来,看几眼又怎么了!再说了,她那里长那么大,不就是让男人看得么?你用得着鄙视老子么?”

咕噜一声,黑猫优雅的卧在姜黎黎身边,丝毫没有搭理师言的意思。

“我靠!小黑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不,没猫性,也不对,总之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认识你多久了,她才认识你多久?不对,她压根就不认识你!你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就不理我了,真是太伤我了!”

斜眼瞟了一眼师言,黑猫索性闭上了眼睛。

师言看着高冷的黑猫,一时无语。

“那个林野是什么来路?”周世独冷冷的问道。

“启禀师傅,据说这个林野本是凡人,三年前机缘巧合之下成为剑宗的弟子,但是已经被赶出宗门……”

“哼!就算他没被赶出剑宗,如果是他下的手,老祖也要让他血债血偿!”想起周君慎的死,周世独就恨不得把杀他的那个人抽筋剥皮。

“额,师父,徒弟还没有说完。”宋镇言尴尬的说道。

“嗯?”周世独那花白的眉毛高高扬起,狞声道:“混账东西!怎地说话只说一半!还有什么?”

宋镇言的脸色有些难看,毕竟他也有五十多岁了,在一气瀚海宗也是有些地位的。被周世独骂做混账,心里也很是不爽的。但是宋镇言太了解周世独了,当即低下头来请罪:“师父恕罪!这林野虽被赶出师门,但是那只是赵清源的意思。剑宗掌门并没有说林野不是剑宗的弟子。而且这个林野的师父可不是以一般人。”

生怕周世独又发怒,宋镇言此次并没有停下:“他的师父是无锋真君。”说完,宋镇言低下头去,根本不敢看周世独。

“无锋?呵呵,哈哈哈哈哈哈……”l

良久,周世独狂笑起来,宋镇言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生怕周世独狂性大发。

“哼!就算是无锋的弟子又怎么样?老祖我以前或许还忌惮有些,但是现在……”眯着眼睛,周世独吩咐道:“镇言,传我命令,让五道前往妙月玉冰宗,哼,老祖我可是知道,君慎是和那些娘们一起出去的。”

“是!”

“让五德前往剑宗打探一下具体的消息,切记,不要让无锋那个老东西知道。”周世独特意叮嘱到。

宋镇言听的心中狂翻白眼,还说不怕,这不是怕是什么?老东西,我还以为你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呢。

想了一下,周世独又道:“让五真前去东平。查清慎儿的死因,再回来禀报于我。”

“是!师父还有其他吩咐吗?”

“没了。”

“那弟子就先退下了。”宋镇言躬身说道。

“滚吧。”挥挥手,周世独说道。

东城街。

玉容饿坏了,偷了一只鸡正在狂啃,心中恨恨的想道:“都怪周君慎!好好的把姜正天给杀了。害的自己这么惨!”现在的玉容对周君慎充满了怨恨,哪里还有之前半点的迷恋。

“也不知姜家现在是什么情况,等填饱肚子有力气了去探一下。实在不行也得联络上玉拂师妹,自己身无分文,是断断撑不到回去的。”打定主意后,玉容的心里松了口气。用力的啃起鸡来,似乎是把这只鸡当成了周君慎。

“玉容,一边赏月一边吃鸡,你可真有雅兴啊。”

“谁!”听到来声,玉容心中一惊,手里的鸡已经掉到了地上。

两道修长的身影从暗处走来,借着月光看清来人,玉容吓得腿都软了,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崩溃的大喊:“姜正天不是我杀的!是周君慎杀的,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姜师妹,林师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千万别听周君慎那个家伙乱说。”

“噢?和你没关系?周师弟可是说了,姜伯父就是你杀的,还有黎黎!”林野眼珠一转,没有说出周君慎已经被他杀死,而是顺着玉容的话说了下去。

“什么?!”玉容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恶狠狠的说道:“林师兄,姜师妹,你们可千万别信他!他是因为调戏那小丫头被姜正天发现才杀了姜正天的。和我真是半点关系都没有啊。”

生怕林野和姜似不信,玉容巴拉巴拉把她知道的吐了个干净。

末了,玉容说道:“林师兄,姜师妹,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发誓!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才被周君慎蛊惑的。你们可千万不要怪我啊。”

“你说黎黎不见了,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姜似冷声问道。

“黎黎?姜师妹,你是说那个小丫头吗?如果是的话,那就是那么回事。”

“说完了么?”林野问道。

愣了一下,仔细的想了想,玉容点头,表示说完了。

“既然说完了,你就去死吧。”林野淡漠的说道,那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平静的可怕。

“额……林师……”玉容大惊,还未反应过来,胸口已经被刺穿了。

姜似恨恨地看着玉容的尸身,问道:“林野,现在怎么办?黎黎的下落还是没办法确定。”

“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黎黎应该没有危险,咱们先去那个停车场看看。”

姜似点头,和林野向停车场奔去。

此时的他们,一场针对他们的风暴就要来临。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jj.5ccc.net/scripts/new/foottop.js"></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