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瞑目袁立陆毅吻戏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她知道,阿兄觉得那都是他的错。若非他身体不好,她也不必小小年纪就代兄入军中。她应该和世家大族的女儿们一样,享受无忧无虑的少女时光,再嫁入门当户对的氏族,一生无忧。

阿兄,他总觉得是自己亏欠了她。

想到这里,方叶轻轻闭上眼。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一人拎着一个食盒走来。昏黄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的细长,投射到墙壁上,显出一种安静的气氛。

“该喝药了!”

一碗乌黑的药汁被递过来。端着药碗的手白皙纤长。淡淡的药香让方叶忍不住想呕。

所有人都以为她天不怕地不怕,但其实她怕吃药。这点只有阿兄知道,若非不得已,她定是不肯吃药的,每每总是阿兄哄着她骗着她,妥协了各种条件她才会答应喝下那要人命的苦药。

“你伤的很重,若再不喝药,我不敢保证你是否还能保住你的四肢。”

方叶悚然一惊,慢慢抬眼。

那是一个身量颇高的男人。室内灯光昏暗,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看出男人大概的面部轮廓。他很年轻,端药的手很沉稳,气息绵长。他会武,且不弱。

“谢谢!”方叶干涩着嗓门,勉力坐起来,无力地去接药碗。男人掩在暗处的长睫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缓缓将药碗递到她泛着干皮的唇边:“喝吧,喝了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这个认知让方叶有些恍然。阿兄也总这样宠溺地对她说,阿叶乖,喝了病就好了。

眼泪猝不及防,滴在黑乎乎的药汁里,溅起小小的水花。她发狠般拼尽力气永不瞑目袁立陆毅吻戏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捧住药碗,一仰而尽。

她不能成为残废。不管她现在是谁,她都要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去问个清楚,才能亲手报了方家一百三十五人的血海深仇。

喝完药,她跌落在被褥间。男人看着脸带泪痕的她,忽然问道:“吃糖吗?”

方叶蹙起的眉慢慢松开:“不,谢谢!”让她苦着吧,这样她才能记得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男人不再说什么,装好药碗,悠悠往外走去:“待会有了力气,记得把桌上的粥喝了。”

方叶很饿,却并不想吃饭。躺在床上的她很快睡着了。梦里那场大火不眠不休,如同她心底翻涌不止的恨意。

桌上的白粥从冒着热气到渐渐坨成一团。

方叶睡得极不安稳,这个夜也不太安稳。黎阳城内明火执仗,每一条街道上,都有官兵在挨家挨户地搜查,重点是药铺和医馆。他们找的是一个浑身鞭痕的少年郎。

当温暖的阳光洒在窗前的小永不瞑目袁立陆毅吻戏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几上时,方叶醒了。她忽然发觉手脚比昨日多了力气。坐起来,四下打量。

这个房间不算宽敞,除了身下的床,床头放着一张曲足高案,摆着铜镜梳篦等物,下面摆着一张雕工精细的月牙凳,墙上装裱着几副墨色浓重的山水画,墙边立着一个四足刻了兽首的三彩柜。

当当两声敲门声,伴随着少年清亮的声音:“姑娘,你醒了吗?”不等回答,门被推开,一张明媚的笑脸映入眼帘。

那是一个很好看的少年,身着干干净净的石青葛麻长袍,头戴雪青缎面蕃帽,帽檐下的脸轮廓鲜明,眉目深秀,肤如凝脂,唯有右眼眉角下约二指宽处有一颗芝麻大小的痣。

若细看,能发现那其实不是什么痣,而是墨青色的蝴蝶纹身。

“该喝药了!”少年眉开眼笑,从食盒里端出药汁和白粥,“呀,昨晚的粥怎么没动?莫非你不爱吃?即便不爱吃,你多少也要吃一些,否则怎么有力气恢复?来来,喝药吧!”

少年递过药碗:“昨夜应付那些官兵耽误了些时辰,要不这药早就熬好了。”

看看自来熟的少年,方叶垂目看着自己脏污的手,嗓子沙哑:“我能先洗漱吗?”

少年怪叫一声:“呀,我忘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小桂昨日去了府里,还没回来,药铺里都是男人,所以没办法帮姑娘洗漱,要不你等等,午后小桂就能回来。”

方叶点头,顺从地接过药碗,略一皱眉,一仰而尽。

接着一颗黑乎乎的药丸递过来。少年眨眨眼:“这是三哥亲手做的糖丸,别看样子不好看,可甜了,你尝尝?”

方叶想起昨夜那个男人询问自己是否吃糖的情景。这糖,怕是那个三哥让这少年送来的吧!

方叶道谢,却不接:“苦口良药,这样挺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