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岳每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在另一界外,安静的似乎很正常又带着丝危险的气息。

在那冥界中心场空无一人只是莎莎的带着轻微的风声。似乎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落下。

那个身影发着可怕的信息。她站立在冥界的最高处。在之前冥界的结界已四分五裂。

只见女子急速飞到一个黑色玄门,女子手掌触摸到门的玄光,竟不知为何冥界的玄天门就这样被打开了。女子跨进第一步时,周围瑟瑟的黑暗气息越来越浓烈。

血儿依旧没有停止步伐,即使前面是一片黑暗,她却好像能看见前方的路一般。没有一丝畏惧。但她的脸却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了。像一个十几岁女孩。甚至脸上有一点乌黑的肤色。

周围暗暗涌动在深处的积压在边缘的怨冥们慢慢向血儿扑来。那是积压了几百年的怨。

血儿看着扑向自己的怨冥们冷笑“真是不堪的笑话。”血儿释放了自己暗黑元素。竟是那一瞬间所以的怨冥不在攻击而是好像很顺从她的样子。血儿没有停止过步伐。

冥界?那个置于三界之外的外界?那个曾让她生不如死的地方。那个第一次让她知道绝望该如何表现在脸上的地方。。。。它让不知人事的妖血死了却让无情的妖雪复活了。

血儿面无表情直接踏过玄门结界直达那禁锢着冥石的地封地带。天和地皆是一片黑。

只是在这一片旷地下流动着的是无情冰冷的鲜血。那里是一个像宫殿一样的地方。

血儿挥手飞去暗笑道“这里,一切都没有变。”慢慢的走到了那中心的祭血台。刚到那。立马两个黑雾化作妖兽,像是守卫在那一般。两个妖兽长得十分可怕。庞大的身躯直逼血儿。

血儿知道这是上千年禁锢在这的凶兽,蚩尤和饕餮。血儿一身白衣屹立在一片黑色之中成了唯一的颜色。而其貌不扬的相貌把她的眼睛衬的更加神韵深沉和不知所谓。那是一种独特的魅力。

而面对着两大凶兽的波澜不惊更是常人不能岂汲的冰冷。蚩尤看见她,好像并没有放在眼里的意思。

只是释放了魔气。常人是经受不了强大的魔气的。会导致吐血身亡。可是血儿是常人?

她依旧站在那里,不过她伸出右手像射出一颗针一般一个像水滴般一样的红色的液体却散发着黑气。蚩尤在一旁毫无顾忌的向她奔来。饕餮则是在一旁睡觉。好似没有必要它出手一般。

红色液体沾在了蚩尤的庞大的爪上。蚩尤愣了下“

凡人某要张狂。”觉得好笑,随即。全身僵硬。皮肤慢慢变黑。血管不断胀大。整个人像要爆发般。

这红色液体是血儿的黑血。若不是神或强大的存在一滴血根本不可能伤到凶兽的一丝一毫。

更别说是七窍流血全身膨胀至死了。饕餮感觉到不对“尔等凡人竟敢如此猖狂。不知死活。”饕餮没有管其他。运用自身的魔气混合着周围的暗流一团奇怪的气波向血儿涌来。血儿只是慢慢的走进它。

把刚才收敛的暗黑气息散发出来。随即,左手里窜着比饕餮还要高的血红的永生之火。

那隐藏在黑色眼眸下的血色红眸立马迸发出来。在那不起眼的脸上显现出一片惑色。

只见血儿右手窜着一股比那红色火焰更高的黑蓝色的灭世之火。那气波还未达到血儿这里就已经如玻璃般破碎成一片黑沙。饕餮看傻眼了。这,这场景似乎似曾相识。血红的火焰,还有那双血色眼眸。

即使以前看到的是至尊的血红眼眸。但那火焰它自是在熟悉不过。传闻上烧神殿下烧冥底的永生之火和灭世之火竟在此番此景看到。使用者竟是一位16岁的女孩?饕餮恐慌了。

难道是千万年前的那位三魔化身的妖血?但轮回的妖血,血姬不是消失了?不是没有影踪了吗?想到这饕餮就更奇怪了。“尊驾不知何人?”连这语气都变了。

只见远处的血儿一身雪白向它走来。好像只是一瞬,刚才还离自己十几米远的人突然就在眼前。

而且。。。。血儿的右手散发着暗黑的气息那是来自暗黑世界。她的手穿过了饕餮的心脏。

“我叫。。妖雪。”

最后庞大的身躯倒下。就连被刚才永生之火伤到的蚩尤现在还躺在地上。血儿踏过尸体望向祭血台的那比自己还大还高的像水晶一样的深蓝色冥石。在那周围是一条条锁链。

锁链并不粗厚。只是看得出来那上面是劲电。滋滋的发出声响。血儿移身走向祭血台的冥石。

刚到锁链那,被隔离。血儿不经皱眉。这里竟下了如此强的结界。看着毫无近身的可能。除非是由成千的灵力为神级的人才能做出此封印。或是。。血儿想到了什么。脸色更冷了。

神渊,迟早新仇旧恨我们一起算。血儿闭眼右手扶上右眼角边的那颗不起眼的黑痣。嘴角好像是在默念什么。出现一束白光把整个笼罩起来。

发丝不经全部飞舞在空中像是远处的一道不起眼又奇幻的风景。

血儿渐渐恢复意识,慢慢的睁开了眼。落入眼帘的已不是刚才是漆黑空旷。

周围的人群拥挤像是很愤怒的嘶吼着什么。血儿望向了被捆绑在祭血台上的女孩。并午反应。那个女孩一头显眼亮色系的银发不显苍老倒像是精灵般。

而在小女孩脸上浮现的是一张精致无比惑媚至极的脸,明明看上去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却一脸的妖姬。而那双血红色的双眸比那张脸更有惑色。明明被束缚在祭血台上女孩始终微笑着。

但如果看清楚的话,那在她的眼眸里是一片空洞。在祭血台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风望台上面坐着的是一位男子即使表面上风轻云淡但那握紧的拳头暴露了他真实的情绪。

而做在他一旁的是几位老者。都显露一股严肃神情。底下的人群们嘶吼着“烧死这个魔头。为三界除害!”即使只是知道了女孩是三魔化身的内容。

即使这个女孩未曾伤害过任何人。即使她曾是三界公认的可爱神后。

但此时他们却将无情的将自己手里所有的东西尽可能的扔向那个魔头女孩。

血儿望着这一切像是看着不属于自己的回忆一样。那个女孩叫妖血。坐在风望台上的是神皇。他是皇隗袇他是神界之主。他曾是她初世最爱的人。

在那之前,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她被三界称为最可爱的神后。或许她在事情发生之前听哥哥的话。傻到用万年的孤独换取一世那所谓人间的感情。

那坐着的三位老者站起身不一会便在女孩的四周。他们像是念着咒语一般。不停的念着。

直到女孩四周的封印显现。才肯离开。不久封印化作为火焰。那是神界的圣火和魔界的炎火,冥界的禁火。三界怨火直烧着女孩。女孩好像没有痛觉般还是那般的笑颜。

看的让人生疼。怨火侵蚀着女孩的身躯。只是在最后一刻女孩不再笑了。那笑颜消失了转化为绝望和挣扎,女孩弱弱的吐出两个字,那声音很弱。几乎是没有“哥哥。”随即便剩下一滩血和黑雾。

人群欢呼雀跃着,仿佛没有比那一刻更高兴的事。风望台的男子脸色有些苍白。

几位老者脸色却有两点欣荣的样子。血儿看着冷笑自己到最后一刻才学会那所谓的绝望。望着风望台的男子血儿停泊了一会。就这样虚景慢慢消失在眼前。而替代的仍是那片黑色和旷地

。血儿不知道此时冷面的自己下巴有一滴黑色的水珠。那是泪!三魔?冥灵妖姬,暗黑之女,旱魅还有她的原身万年魔色花。

它有另一个名字叫无色花。无色皆为无情。无七情六欲。血儿慢慢的走向了结界。

好像是一刹那,一头银白色的发。右眼下的妖娆红色的魔色花被发丝遮住了一些。在黑眸下的血色立马涌出。那薄薄的嘴唇化为鲜红的红唇。妖娆多姿。精致的脸庞取代了那张其貌不扬的小脸。

虽着着白色衣裙。整个人却至尊的妖娆。纤细的手触碰到了结界。好像是穿透了一般。

血儿整个人走了进去。凝望着冥石。即使脚边锁链的雷电滋滋作响。她也从容的不像常人。冥石虽是冥界之物却是神界作的封印在此。

非神界神皇的神灵力和神石绝无可能解开。血儿只是在嘴边念着“在此,以神灵女之名,解封此印。”此时黑雾中泛起白光闪烁。在血儿中心那几千米的高空和地底不再是黑色。

天际化为一片白,地面化为白。禁锢冥石的铁锁和结界断开。那如水晶般的冥石化作细小的如核一般的深蓝石头。血儿望着手心的石头。用手里的神力慢慢的把它拧碎。。。。。。

在血儿的地方地面开始陷进去显现出裂缝。血儿留下决绝的背影。

冥界没有了冥石会如何?没有了它的保护处在三界外的冥界还会那般如神界般的存在?

答案是不可能。冥界的冥王慕熙玥?那个上万年前她认的弟弟?她所认为的亲情?不!早在那次他们的情分早已磨灭。为了另一个女人伤害自己,为何都是那个女人。

初世她并未被三界怨火烧死。她是冥灵妖姬。能让她消失不复存在的也只有她自己神灵女。

而自己用几万年的孤独换取了一世所谓的感情她得到了什么。

她的重生,得到却是他们的背叛,陷害,利用自己所谓的感情拿来何用。她的再次重生是为了成就另一个名为血姬的女人?

一世的纠缠两世的痴缠三世的不休终究也只能是阴谋。。。。。。不过她如今所做的一切。只是毁掉她以前拥有的罢了。而现在。这,只是个开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