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爱人体人体

“钟琪!”我抱着孩子吃力的跑到钟琪的身边,检查他的伤势。

却看到钟琪对着我笑,解脱的笑。

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元神在渐渐溃散,崩溃的哭了出来!

“嘭”的一声,另外一边的打斗好像也接近了尾声,凌墨掐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侧头看了眼我们这边,没给那人说话的机会就把他的灵力吸干,让他变成一堆飞灰而去。

凌墨嘴角挂着血迹,伤势未愈虽然面对的对手没有他强,可是体力完全碾压他,这样打起来还是很吃力的,也好在他有些底子终于还是把那个成熟体的僵尸弄死了。

“钟琪!”凌墨搀扶着我,过来检查钟琪的伤势,可是动作却僵在了原地,吃惊不已,“怎么会这样!”

“凌墨,救救他!”我知道凌墨也看出来了,我束手无策,可是他比我知道的多,一定有办法救他的!

“呵呵,临死前拉个垫背的也不错!严青青,只要看到你难过,我就特别开心”乔欣毓倒在地上,身体一点点的干枯,可笑的却特别的痛快!

恨,好恨,从没有一刻这样恨一个人。

抓起落在地上的匕首,哪怕我知道乔欣毓已经没有生机了,还是挥下了手里的刀子,结束了她。

乔欣毓瞪大了眼睛,她的血溅在了我的脸上。

她最后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凌墨身上,在凌墨无视的冷漠之下,最后不甘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化成了飞灰。

一阵阴风,红衣的红秀出现在了床边,看到我手里的刀子,还有身首异处的乔欣毓,一脸的悔恨怨恼,攥着拳头就向我袭来,“我杀了你!”

凌墨就在我身边,又怎么会给他机会碰我?带着和孩子转身避开了他的攻击,却自己结实的挨了一下。

“噗!”凌墨的的身体压在了我身上,我们一起撞到了墙上。

“凌墨!”我没有力气,却硬挺着站住,一面抱着孩子一边搀扶他。

凌墨抹去嘴角的血迹,转过身去把我护在身后,“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卑鄙无耻,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会对人类动情!”

“可是你们却杀了她!我要给她报仇,让你们死无全尸!”红秀一步步的逼近,那眼神恨不得把我们全都碎尸万断。

“那就试试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傲慢的声音从窗外传来了,转眼已经站在了红秀的身后,猝不及防的残影突然出现,虽然没有偷袭成功,却也把红秀吓得不轻!

而他身上趴着吐舌头翻白眼的小白狐,正是在钟琪出事就失踪了的狐九。小东西长长的感叹,“妈呀,幸好赶上了!”

韩睿站在地中央,看着房间里的狼藉,又看着躺在不远处钟琪,和挡在前面的嘴角挂着血迹的凌墨,最后把视线落在了狼狈的我和怀里的孩子身上。

顿时寒气暴增,拳头攥起浮现出丝丝的电流噼里啪啦的响声。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真当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我说了旱魃氏不好惹,你却偏喜欢作,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后果!”韩睿的面色越来越冷,没有了笑意的他双眼通红就像地狱归来的魔鬼一般可怕。

双眼嗜血的样子看起来是那般的陌生,我一直以为自己的哥哥很好欺负,现在才知道,莫问的强大,红秀的强势在这韩睿这个完整体全盛时期比较之下,都变得好弱。

原来只是他不想变成这样,而不是他很弱。

今天,他生气了,真的很生气。红秀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的耐心,事情触碰了他的底线,他绝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

“啪”的传来了一声巨响,原本站在地中央的韩睿突然出现在了红秀的面前,揪着他的衣领就把他摔到了墙上,力量很大直接把墙都穿透了。

围在外面闹事的人突然安静了,纷纷绕过前面来到后面围观,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

红秀,赢勾氏的少主,就像是一个布偶被韩睿摔来打去,到最后已经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韩睿把奄奄一息红秀丢在了外面让狐族族长关押起来,一个闪身又出现在了房间里。

主动帮我和凌墨把渐渐陷入昏迷的钟琪抱到床上,就像常玉检查凌墨那般,用手在钟琪的身上扫过,神色惋惜!

“他怎么样?还有救对不对?”我抓着韩睿的手,期盼着望着他,期待着他说还有救。

可是,不管是抱着孩子的凌墨还是渐渐熄火的韩睿,脸上都是悲戚,两人的视线对视了一眼,分别看着他处,不敢直视我的视线。

我慌了,连他们都这样,我怎么能不害怕?

“说话啊?你们都比我活的时间长,一定有办法救他的!你们不是说完整体很厉害吗?为什么救不了小小的生成体?”我抓着韩睿的手,痴呆的摇晃着,韩睿不回答我,我就转向凌墨,向他索要答案。“说话啊!说啊!”

手被一凉,低头看到一只手搭在了我的手上,手的主人含笑着,对我摇头。

他看起来不是很痛苦,可是显得好无力。

就像是一个力量用光的人,没有力气站着,躺下休息一样自然。

钟琪侧头看了眼凌墨,犹豫的要开口。

凌墨似乎知道他说什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罩在了我的身上,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先一步离开了。

韩睿不敢看我,只是拍了拍钟琪的肩膀,纵有再多的怜悯和不舍,还是无情的转身走了出去。

他们离开了,我却站不住了。那一掌不是普通的批下,而是用尽力的所有力量,震碎了钟琪的元神。我知道,可是我不愿相信。

无力的跪在了床榻旁,眼泪无助的往下落,心好疼难过的想哭。

“别哭,哭了就不漂亮了。”钟琪用手帮我擦去泪水,也不过是暂时阻止了一波眼泪,前脚擦去,稍后又流了出来。“我不后悔,为什么你要用这样责难的目光看我?”

“为什么要选择做个僵尸?你明明可以不用这样?”我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语气哽咽,这样的我任谁也想不到我会是旱魃氏的大小姐,而是被认为是个没出息的人类。

“喜欢就做了,而且能够守在你身边就是我的幸福。这段时间看着你成长,一点点的变得坚强勇敢,我真的很开心。认识青青,钟琪此生无憾了。”钟琪的元神还在不断地消散,虽然在笑,有不舍,却阻止不了他离开的脚步。

“不要走,不要,不要”他的手慢慢的送开了我的手,看着我一直都在笑,元神消散前,闭上了眼睛。

“别哭,青青,我虽然不能转生,但我会和自然融合在一起,我还能守在你身边,我这一生虽然短暂,但很快乐”

声音很轻,就像是风一般。

他就那样安详的闭着了眼睛,睡得很熟,可是却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眼看着钟琪的元神在我眼前一点点的散去,想要试图挽留。

可是,他的身体也因为灵魂的消失几近透明。

听到他最后和我道别的话,终于还是崩溃的大哭了出来,“不要”

为什么死的是他?他可以躲过去的!为什么死的不是那些坏人?

我为什么不趁着自己有能力的时候杀了乔欣毓那个女人?为什么不早些知道韩睿和钟琪有联系,从中阻止他变成僵尸?

如果都改变了,他或许已经有了新的人生,新的开始,而不是就此终结。

我在空无的床榻旁跪了整整一晚,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那种无力的感觉真的好难受。

不管韩睿和凌墨怎么劝我,我都无动于衷,最后还是韩睿打昏了我,强行带我离开的。

这次昏迷梦里再也没有钟琪的身影了,就连我试着用回忆唤醒那个梦里的他,他都没有出现。

朦胧间听到了孩子的哭声,猛然醒觉我还有女儿,那是钟琪豁出性命保住了我们母子。

凌墨本来抱着孩子因为伤势侧头咳嗽,看到我醒来立即压下去,把已经洗干净穿好衣服的小姑娘抱给我。

抚摸着我的脸,和我道歉:“对不起,我没有能够救得了他。”

我看着怀里的小家伙,珍惜的在怀里紧紧地抱住,自嘲的说:“不是你们的错,是我害了他,从一开始我就是个罪人。”

“青青,想想孩子,坚强起来。”凌墨面对无精打采的我有些束手无策,情绪激动之下,不由得转过身去咳了好一阵。

他的伤势似乎又每况愈下了!这次,连耗损再伤上加伤,看着还不错,其实也是在勉强支撑。

“你的伤!”我担忧的把他转过来,看到他嘴角有一丝红色,不过被他用舌头舔了下,那抹红不见了。

“没事,刚刚吃过了狐族族长给的灵药,已经压下了伤势。”他不在意的笑了,轻描淡写的要把事情遮掩过去,用孩子做挡箭牌,“我们的女儿我想好名字,念琪,你觉得好听吗?”

念琪!想念钟琪!

凌墨居然为了我能够不那么自责,给孩子取了这样的名字。

我的眼泪又泛滥了,扑进了凌墨的怀里,“不要再像钟琪那样丢下我不管,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求你不要丢下我们母子。”

凌墨的身体有些微僵,随即搂着我笑着安慰,“好,我会陪在青青身边,等这件事情结束,我们就回鬼域。我要娶你回家,不会再让你哭,而是给你快乐和幸福。”

不过,一滴血掉在了孩子的白皙的脸颊上,我吃惊地抬起头,凌墨忍着痛苦,血一滴滴的沿着嘴角滑落下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