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

过年

时间倒退回到两人结婚后过的第一个新年。

作为起床困难户的顾萌同学,依旧是瘫在床上。小奶牛装衬得她皮肤粉嫩粉嫩,即使已经是个结了婚的少妇,但仍旧是少女感爆棚。

祁寒熙的身上也是一件萌萌的奶牛装,那是顾萌买的情侣睡衣,虽然与他的品味不符,但是确实很得他的欢心。

他此刻正坐在床边看着趴睡的顾萌。

昨晚要她要到太晚,现在就不想起床了。他揉揉她的小臀部,俯下身轻轻在她的耳边吹气:“起床了。”

顾萌抱着枕头转了个身,自动屏蔽他。

祁寒熙简直无可奈何。她简直在逼他出杀手锏!

祁寒熙重新躺倒在床上,将她整个人扒拉过来放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拿出手机轻轻点开了微信。他看了一下家族群里,嘴角忽然炸开了一丝微笑。

“萌萌。群里在发红包,数额还挺大的。”

“哪?”原本还熟睡的人瞬间将眼睛睁大,很认真地看着他,即使刚睡醒,眼皮子都拉不开,但是那眼神就是迷之认真。

“我发的,一百元。只有三个。”

“窝草,祁寒熙算你狠!”顾萌飞一般满床找手机,好不容易在地上捡起了自己的手机,却发现没电了......qaq

“祁寒熙,怎么破,没电了,我抢不了了。”她都快急哭了,“你发一千元的红包怎么不提早通知我呢!我给冬至看中了一件超可爱的衣服啊,爱情的小床翻了,哼,别睡我床上,下去,下去!”

顾萌重新躺倒在床上,生无可恋状。

祁寒熙重新压在她的身上,嘴角弯弯:“小东西,为了钱六亲不认啊。”他咬了咬她的唇,用了些力气。

顾萌都快气哭了,他还这么对她。简直了。

“我需要红包才能恢复元气,我不管,现在被你弄伤了,心里一块大窟窿,失落失落,好失落。”这个世界只有红包将她吵醒,她才会不生气吧。

祁寒熙简直不高兴了,看了看手机里的时间,他挑起她一条腿架在自己的腰上,下面不由分说已经侵入了她的身体。

“唔。”顾萌轻哼一声,有点儿娇气。一动不动地挺尸。

期待她热情回应的祁寒熙有点儿味同嚼蜡,这样简直是在奸.尸......

他拍了拍她的屁屁:“萌萌,我难受。”

她推搡着,嘟囔起来:“白女票啊!有红包我才有动力。”

“你说真的?”祁寒熙皱了皱眉。

顾萌点点头,很大声地说道:“而且数额越大越热情!”

当即祁寒熙在红包处输入了最高限额,并乘以十发给了顾萌,然后将手机屏幕给她看。

让她看完,他丢开手机,语气很邪恶,热气喷洒在她的耳边,让人心间痒痒的。

一直不给于回应的顾萌因为腿根处变得快速的顶撞不由得发出了声音来。

室内皆是她若有若无、如诉如泣的娇哼。

祁寒熙刚刚说的话,让她脸上止不住爆红,脑袋埋进他的胸膛里,害羞不已。

他刚刚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与他人设很不符合的一句话:

“小妖精,接下来看我不cao哭你。”

惊呆她了。Σ(°△°|||)︴

画画

作为元宵笔下又一美术生女主,顾萌显然也是会画画的那种。

不比她妈专业画裸......额,人体画,顾萌的专业更倾向于设计。

但是有一天她逛朋友圈受到了同学们的秀恩爱后,觉得自己似乎也该画一画祁寒熙。

对呀,祁寒熙那么好的条件不利用,简直是浪费啊浪费。

于是就这个问题,顾萌决定找祁寒熙好好谈谈。

“没得谈。”

这就是祁寒熙给出的答案。

顾萌委屈地坐在正在床上专心看书的祁寒熙对面,沉默了许久,小手摸了摸祁寒熙的大腿,挑了挑眉撒娇着:“人家就想要嘛。”

祁寒熙对此皱了皱眉,看了看窗外边,答非所问:“太早了。”

额?

顾萌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两句话相互联系了一下,心里一顿窝草了。

她几乎咬牙切齿,但是偏偏正在求他,也不好发作。

于是心头一横,凑过去。她身上带着淡淡的清香,十分勾人。

她嘴边的热气全部喷洒在祁寒熙的脖颈处,给他带去痒意,她毛茸茸的脑袋瓜子蹭了蹭他微露的胸膛,声音转化为配音时候专用的萝莉音,配上依旧萝莉的脸,怎么能不勾住这个混球!

“今天我难得主动一次,如果......不接受这个机会,晚上就没有了哦。”她的指甲前些日子被祁寒熙剪掉了,现在又长出了一些,圆圆方方的很好看,她用指甲轻轻刮了刮他的喉咙处,然后抬头凑上去轻轻吻了吻,声音轻飘飘的,但是十足地魅.惑。

“你......确定太早了吗?”

她的眼里水雾朦胧,勾人心弦。

祁寒熙强壮镇定地咽了咽口水,内心简直要疯了。他的身体随着她的动作瞬间僵硬无比,某处正在蓬勃发展。他的眼神也十分的危险。

这让撞上他视线的顾萌微微心间颤了颤,都在思考要不要算了。

但是!都到这一步了,不试试有点儿对不起自己前边费的口舌。

“你真的不要嘛?”她的手已经摸进了他的衣服里,手掌按在他的胸肌处,轻轻摩挲,凉凉的小手,经过那里似乎都能让他灼烧起来。

就不相信你真的不要!

对于自己,顾萌还是很有信心的。:)

正待顾萌的手要进一步的时候,祁寒熙青筋暴起的手握紧了她的。

“萌萌,乖一点。”

他的声音沙哑得不行,眼神好像随时会变成喷火龙。

顾萌嘟起嘴,吻上他的胸肌,轻轻说道:“不要的话,我就走了。”

吻完,她丝毫不带留恋,也不拖泥带水就要离开床上,但是一只脚刚刚踏出,腰间横出一只手,将她往后一揽,她不可避免地摔进了某人的怀里。

“撩完想跑,未免有点想得太便宜了。”祁寒熙冷哼了一声,将她压在身上正欲行不轨之事,但是顾萌及时制止住了他。

“今天......我要在上面。”她嘴角扬起,眼神里是古灵精怪。

这个体位,好像还没有试过。而且还是顾萌提出来的。

祁寒熙面上一脸平静,内心十足期待。他爽快地答应了,自己横躺在了床上,给了顾萌一个加油的眼神。

顾萌从他身上下来,无意瞥到了某一处,脸颊瞬间爆红,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咳嗽之际,她抽出他浴袍的腰带。

“接下来,你可要听我的,不然我可不给你。”

祁寒熙面对此情此景还能说什么呢。

他点了点头接受了。

顾萌噌噌就把他的手绑了,又抽出自己的腰带把他的脚绑了。

“搞定!”她下了床,看着床上“大”字型的祁寒熙,长舒一口气,刚才差点就没有把持住呢。毕竟她家寒熙刚才那么可怜地看着她。

但是事实已至此,现在解开,她是死,等画完解开,她还是死,那还是画完再说吧。

“顾萌!”祁寒熙在床上怒了,他以为顾萌要玩情.趣,呵,还把他当情.趣了。顾萌,好样的。

祁寒熙气得简直肺疼。

“你别吼我,你说过再也不吼我了。”她仍旧理直气壮,然后噌噌地去了书房拿了笔和画纸。

她早上将微卷的长发绑了两个辫子,随着她垂头打型而垂在脸颊两侧。

少女感爆棚。

再加上浴袍下隐隐约约的沟,正在暗示着什么,气得祁寒熙只能把眼睛闭上,看得到吃不到的感觉,真的是.....心疼自己。

“寒熙,笑一个嘛,我正在画脸,你这样不笑,我看着都害怕。”她咽了咽口水。

祁寒熙气得简直不要不要了,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来。

“算了你还是别笑了。”顾萌表示头像,她用橡皮将他的下半张脸擦掉,然后画了记忆之中祁寒熙常有的表情。

祁寒熙看着自己的小娇妻贪婪的目光不住地扫荡着自己的躯体,而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祁老二,额头的青筋几乎爆起。他已经第十次在心里呐喊:顾萌,待会不x哭你,我就不叫祁寒熙。

顾萌其实也害怕了,看着祁寒熙的那啥越来越大,心里委屈的不要不要的。画个画容易吗她。

最后不负期待,她终于在太阳落山前画好了祁寒熙没有任何遮挡物的躯体。

她拿给他看:“此刻我是jack,你是rose哦!”

虽然这个rose是被强迫的。咳咳。

“现在可以松开我了吗?”

祁寒熙的声音很低沉,一看就是心情realreal不好。

顾萌先为自己哀嚎一声。她默默解开了祁寒熙的双腿,只一解开,祁寒熙的双腿已经夹住了她,让她顿时死了解开他的手就逃离的信心。

她被迫无奈又解开了他的手。

结果世界一阵天旋地转。

顾萌抬眼看着祁寒熙,咬了咬牙,吐出四个字:“你轻点儿。”

“不。”

然后那天,顾萌深刻地理解了,什么叫作悔不当初,什么叫作为时已晚,什么叫作自己作的死,死了也依旧要做!

她在晕过去第三次后,半昏半醒间哭着求饶,用尽浑身解数使得祁寒熙彻底发泄完毕。

她被锁在他的怀里,委屈直呜呜。

事后,她欢天喜地地去找祁寒熙的裸.画时,看见上面不知何时沾染的不明液体,粉嫩嫩的脸颊一红,转而爆红!

心里一阵鸡粪:md,不要了,扔了!

然后,一切白画了,也白白被欺负得那么惨了。_(:3ゝ∠)_让她去死一死。

试探

结婚前一夜,顾萌和室友们玩得很high。

玩大冒险的时候,顾萌输了,可偏偏答应过祁寒熙不再碰酒,于是只能选择大冒险。

她以为最过分的不过就是去男厕所大吼三声“八百标兵奔北坡”什么的,结果自己抽到的竟然是要去勾.引祁寒熙,而且是不是以顾萌的身份。

对于这个,顾萌虽然觉得“这样不太好吧,这多不信任祁寒熙啊”,但又觉得“试一试也没什么的,差不多了就撤也行呀~”

于是她走上了一条很可能不归路的路。

她打开手机,拿着前些日子胡乱注册的企鹅号,去加祁寒熙了。头像还换上了一张网红脸。

加友信息里写着的是:我是你邻居。

第一次没给通过......

第二次也没给通过......

“再试试,如果还是不给通过咱们换一个?”秦唯提议道。

顾萌点点头,于是她又发送过去,额......顺利加为好友。

“快,手机给我,看我出题。”秦唯夺过顾萌的手机,啪啪地在上面打了几个字发送过去。

顾萌拿回手机再看的时候惊呆了。Σ(°△°|||)︴

“秦唯你这是在害我知道不!”

只见上面白底黑字写着——热情女邻居,可提供特殊服务,如狼似虎,让你夜夜笙歌,随时发情!

“就是要这样呀,男人吗,不就是那根东西主导的嘛,试试你家男神会不会这样。”

“我哥才不会呢。”叶初颜忍不住为祁寒熙说话。

“在哪?”祁寒熙发过来。

顾萌的心瞬间凉了一半。窝草,男神你要不要这么爱上当啊。

秦唯怒了:“他......他.....”简直气得连话也说不出。

顾萌欲哭不哭,结果对方又发过来:“在大冒险呢?别玩了,晚上得早点睡,我过来接你。”

咦......这与剧本不符啊。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顾萌直接打电话过去了。

“这号与我的号关联啊。在哪里,我现在已经出门了。”祁寒熙的语气依旧如往常一样,但是顾萌却觉得不对劲,啧啧,不对劲。

至于不对劲的理由是什么呢,那就是当夜回家的时候,她被压在门上,身后是他滚烫的身躯。

耳边是他温热的吐息。

“让我看看你的如狼似虎,你的热情,我的夜夜笙歌,你让我随时发情。”:)

“男神,我错了,大哥我错了,亲爱的,我错了,祁寒熙,我错了......”她就差给他喊爸爸了!

“道歉有用的话,这世界还需要什么警察。”祁寒熙在她身后簌簌地脱衣服,“还是用我们的方式解决吧。”

顾萌一脸的生无可恋。

天啊!地啊!一道雷劈死她吧......qaq她明天还要穿美美的,化妆化得美美的去举行婚礼啊,但是现在,还是先安慰好身后的这一头狼吧。

_(:3ゝ∠)_早知道不那么作大死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