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人体艺术

木沐忱看着手机半天,才猛的拿过沙发上的的包,冲出包间:“抱歉,我就先回去了。下次请你们吃饭。”

一众人楞在原地,过了一会,才有人凉凉的开口:“她,不是刚刚才没了工作吗?”

旁边一人用手拍拍他的肩:“别担心,楚晓学长一不会让她饿死,二不会让她因为没有钱到时被人扣留去洗碗一类的。”

“对,但是我们就放心大胆的吃。坑不死她。”

说实话,他们真是做的……太对了!不这么干,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坑到学长的钱。

木沐忱一出ktv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报出她和楚晓一起居住的地方。

下车,掏出钥匙开门进去:“学长,学长?”先是跑到厨房然后就直接到了他的书房卧室,找完这三个地方她也就放弃了。

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一个电话。

“喂,你好。”

木沐忱在听到是一个陌生的人接的电话时,秀眉深深地皱着。

“你好,我找楚晓请问他在吗?”

虽说在木沐忱听来,他的声音很平淡。但是在电话的那头,接电话的人的手紧紧的握着手机。就连脸上也是掩不住的兴奋和微微的紧张。

这是沐忱吧?是他的小沐忱吧?!

金瑟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才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的颤抖。

“楚晓?”说完这个名字他的脸上,眼中出现了浓浓的控诉:说,在我没在的这段时间里,你都是和沐忱以什么样的方式相处的!

奈何他的眼神再犀利,楚晓也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奈何就算他很想知道答案,也敌不过电话那头的再次询问。

只能一边恨不得掐死楚晓,一边又不得不把手中的电话递过去。真是有气没处撒。

“沐忱,回家了吗?”压根不理金瑟时不时传来的怨恨的眼神,温和如水的和木沐忱说这话。

那头的人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其实,她还是很喜欢学长的,根本不像他们说的那样:表面温和善良,实则冰冷无情。对她和她的朋友都很好!

要是她的那群比狗仔队还爱八卦的人知晓了,她现在的想法,恐怕他们也不得不佩服她的粗神经了。

楚晓学长那是因为在她木沐忱的面前,才会那般。他们不过是托木沐忱的福罢了……

在木沐忱思绪乱飞的时候,楚晓已经不解的皱上了眉。

“沐忱?”

猛的被唤醒:“啊?学长你……你今天是有酒会吗?”

略微迟疑的看向对面的一直没曾开口的谢绯夜,但见他并未有现在就告诉她的打算,便也就轻声应答。

“那,学长,你答应我不能喝太多的酒。要是有人灌你酒,你就让刚刚接电话的人帮你挡酒。”

木沐忱的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他们三人的耳朵。却只有楚晓一人笑的很高兴,金瑟是满脸幽怨的看着他,而谢绯夜的似笑非笑才是让他有所警惕的。

“恩,我会的。记得早点睡觉,我今天很有可能不会回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