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王梦秋避孕套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凌风单手扶住已然气绝的女子,看着她那已然没有灵动流转的苍白面容,他的心已死!

嗡!金色骤然激射的同时便是在他周身形成了一道强大的涡流,狂暴的力量在崩腾卷动的同时散发出的苍茫古朴之气,让的整个天空都为之一变。【.新.思.路.中.文.网. ww.SLZ.Com手打首发】☆→,

这般波动让的灵目一族的众人都是倒吸一口气,心登时也是凉了大半!

“天罗大道!”大长老当即一声大喝,整个脸庞充斥着浓浓的恐惧。

“他在燃烧天罗大道!”

“十大长老还在犹豫什么,快快出手杀了这厮!”大长老近乎嘶吼一般的声音突兀响彻,惊醒了众人。

随即十位黑袍老者同时跨步,眼瞳一张,恐怖的力量波动便是一时迸发开来,像是泄了水闸的江水,咆哮起来。

呼呼!

一时间,整个山巅各种力量涌现,红蓝绿橙等光束更是洞穿虚空而来,两股力量接触,只是些微的波动,便是使得这半空在不堪重负中纷纷塌陷,现出可怖的空间乱流,四周不少的高峰峻岭在如此力量下,转眼便是被吞噬大半,卷入了无尽的空间乱流之中,只余的咔嚓的声响回荡在这蛮荒的深处。

瞳力达到他们这种层次,仅仅一个轻轻激发,已然具备毁天灭地的力量,莫说像这般阵势的催发了。

“哈哈!”凌风当下冷笑一声,声音之大登时让的暴虐的空间都是消停了许多,许多境界低微的灵目人早已被震晕。

“今日,她已经死了,本少让你们全部陪葬!”他虽然在笑,可话语中却尽是凄凉之意。

说着,纷繁扭曲的金色纹理徒然在虚空之中散射而出,一颗颗金星从虚空之中陨落,落入这七条纹理汇成的涡流之中,一张巨大的金色阵图也在整个神目峰悄然铺开,其中的波动就是灵目一族的众长老也是暗暗心惊。

“不要再有保留,全力出击轰碎那阵图!”灵目族大长老不敢耽搁,当下冷喝一声,绿色的瞳力便是如粗实的劫雷一般直直激射而出。

轰!力量对碰,二十道七彩的光柱扶摇直上,轰在那金色阵图正心,裂天彻地的声音也是炸动开来,整个崩碎的空间更是如同末日来临一般,尽数崩盘,空间节点,空间通道,空间阵法,所有的一切都是被碰撞力量的冲击下尽数瓦解。

呼呼!整个天空涌动的力量似乎也是传荡在整个蛮荒深处,地动山摇,高峰倒塌,万兽奔腾。

蛮荒遇到了他前所未有的大劫难!

嗡嗡!空中悬浮的那一记金色阵图若是一个摹刻轮回大道的罗盘,生生拓印在半空之中,任是十个灵瞳九变的存在猛轰猛击,一时也仅仅是剧烈抖动而全无溃散的趋势。

“天罗大道,任我驱使,我欲燃烧天罗,不求永生,只求永死!”

再是一声厉喝传出,空中涌动的金色罗盘开始旋转而起,当即嗡嗡作响,七条金线转动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天轮缩影,若是一道巨大的金色图纹罩在大地上一般,力量波动之大,让天地为之一变。

“他疯了吗!”

“快逃!”

“啊!不要”整个神目山巅处乱作一团,那些自命不凡的神嗣,在死亡面前也是展露了孱弱的一面。

毕竟,像灵目一族中没有几个人真的不怕死!

“晚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要陪葬!”又一声淡漠的声音传荡而开,若是天神的怒吼一般,发出无上的威严,让那些还欲逃生的众人心登时凉了一大截。

强忍住心中的悸动,灵目族大长老冷冷说道:“凌风,你竟然以燃烧轮回大道为代价困住我们,为了一个女子,真的值得吗?”

“你要知道,即使你这般做了,也杀不了我们!”他话语中有着浓浓的恐惧,因为他确定那空中的力量有着毁灭这里一切的威力。

凌风没有回答,低头盯了盯怀中的女子,衬着这金图的照耀,她是那般的美丽,宛若一个天上的仙子,没有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寒,有的只是这沁人心脾的温暖。

“今生,我最大的遗憾便是你,最大的不舍也是你,到的此刻,我才是明了,成神之路是虚,永生霸业是浮,唯你才是我珍惜的。”

“可是现在说这一切都晚了,你已经离我远去了。”叹了一口气,凌风身子在不堪重负中也是摇摇欲坠,脸色也是煞白的异常,他自毁道基,虽然靠着强大的修为支撑,不显于色,但体内已然残破不堪。

“凌风,你胆敢毁了灵目山的一切,你会受到神罚的!你会受到世间最可怕的惩罚,即使是死也会在炼池内受尽灵魂煎熬之苦!”大长老又一声嘶吼发出,似乎瞧得自己的子民被金色通道吞噬,他的心也是冷的可怕,发出了愤恨的言语。

“破!”依旧没有回答,凌风已经颤抖的牙齿缝隙里传出一声微不足道的声音,可就是这一个字的传出,整个金色的天空当是发出了刺耳的声响,这一刻,金色的轮回通道崩溃,金色的罗盘形成了一个巨嘴欲要吞噬这里所有的一切,其中涌动着强大的吞噬力道,吸附四周的一切,山峰,丛林,参天古树,灵目族人,所有的所有都是在这巨嘴的扯动下向着那泉口一般的存在涌去。

“不要!”

“啊!”漫天的凄惨之声响彻,声音传遍整个蛮荒大地,让的远处的蛮荒野兽也无敢再咆哮,颤抖地呆立原处。

一时间整个蛮荒只有空间乱流的轰鸣响动,以及那如同骨头被咀嚼的咔嚓声响。

“大胆!何人竟敢毁我神庙,灭我道场!”却在此刻,一声极具威严的声音在空中炸响,声音之大,连之天地都是为之一震。

“天神,竟然是天神大人!”残余的灵目族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个欣喜若狂,仿若抓到了救命的草芥,纷纷双腿着地作祭祀状。

“息!”又是一声极具威严的声音响彻,话毕,天空中云层咆哮,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涡,

无多时漩涡中浮现出一道巨大的眼珠,初始小,随即缓缓增大,直至遮蔽了整个天幕,整个天际也因这眼瞳的出现而涌动着可怖的气息,只微微一丝气息的流露已然具备毁灭一切的威压。

那眼瞳一出,整个虚空也是仿若凝滞一般,漫天浮动的恐怖力量在一刻尽数消弭,金色的巨嘴停止了吞噬,抖落的空间节点缓缓复苏,连之空中形成的裂纹也是缓缓合拢。

无多时,虚空恢复了原本的面貌,仅仅一息,之前那让所有人都惊悚的力量竟是尽数消弭。

“好可怕!”感觉到那空中涌动的压迫让人无从抗拒,所有人脸色一白,就是他们这群世间顶尖的强者在这一丝气息面前也不过是一个蝼蚁一般的存在,若是被他轻轻一瞥想必会立时灰飞烟灭。

在那颗眼珠的压迫下他周身的骨骼也是啪啪作响,颤抖中的灵目族大长老委屈地说道:“伟大的神啊,是他......凌风......毁了这里......杀......戮了您的子民,挑衅....了....您的威严。”说着,他的眼神也是恶毒了起来,怨恨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男子。

“嗯?那个蝼蚁!”顺着大长老所指,那颗眼瞳的视线缓缓移向不远处的白衣男子,眼神中流露着满满的不屑。

确实到的他这等层次,能让他正眼看待的神界也不过寥寥几人。

“啊!”意识有些模糊的凌风,突兀感觉到一股可怖的压迫袭来,整个残破的身子,在如此压迫下也霎时坍塌,灵魂也仿佛受到了万蚁的嚼食,撕心裂肺的痛楚骤的里传遍周身。

凌风当即意识到了可怕,还未曾解释,便是听得那灵族大长老说道:“就是他,我们灵目一族的败类,仗着几分手段,非要毁了圣山,砸了神庙,自称是神,还要将您踩在脚下,让您信奉他,还说总有一天会打到神界,将您碾压在脚底,.我等灵目族长老拼死相抗,奈何被他偷袭,已然所剩无几。”灵目族大长老哽咽地说着,说话时可谓老泪纵横,那般哭腔当是让的山风都是悲凉了几分。

“是啊,伟大的天神,请你赐下神罚吧,惩罚这个灵目一族的无知败类!”

“请天神赐下神罚,惩罚这无礼的恶徒。”

噗!体内本就有伤,听得这群灵目人如此污蔑,当下一口怨气涌入凌风心头,心中的憋屈难以形容,一口鲜血也是喷出。

听得此话,那眼瞳当下一动,显然是怒了,也不问缘由,当即一声极具威严的言语又是传递出来,“死!”他声音淡漠,却冷的刺骨,让人不敢抗拒半分,连之蛮荒不少山峰也因他这声雷鸣般的惊响崩裂开来。

“你不为缘由,直接就判我死刑,这就是所谓的天神!”凌风怒吼。

“你这蝼蚁,也有资格过来质问我?”

说话时,那遮蔽半天的眼瞳中闪过一丝冷光,一出当是凌风的身体也被生生压进山石之中,

他怀中的女子,在这厉喝传荡的瞬间便是化成一团血气消弭半空。

仅仅一个眼神,已然让的雪柔身体尽数焚毁!

武圣已然脱去凡胎,周身真元蕴体,肉身堪比天钢,常年修习武技的他们更是将得筋骨打造的如同金铸,像如此这般肉身轻易被毁,在神武历史中端是首次!

陷入岩层内的凌风此刻已然化为一滩肉泥,他精修炼体之术,故而刚刚那记瞳光的压迫并未将他化成虚无。

此刻,他仅有一丝意识残存,灵魂也是随着刚刚肉身的焚毁尽数被毁灭。

“雪儿雪儿!”似是察觉到女子在自己怀中化成一团血雾,那唯一残存的意识也是猛地晃动起来,其中有着冤鬼更凄厉的声音在嘶嚎。

看的凌风如此凄惨的模样,众灵目徒众暗暗窃喜,适才面对死亡的不忿也是尽数发泄出来。

那大长老脸上更是流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俨然是满满的得意。

“雪儿,我不甘心!雪儿,我不甘心!至死我也没能帮你报了仇怨,至死我也没能保了你的肉身。”一声不甘的声音传荡在深陷的岩层里,那是凌风残存的意识发出最无奈的呐喊,可是没有人能听到,也没有人想听到,因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实力才是一切,任你以前多般风光,死了就是死了!

无多时,这里仿若静了下来,只有一处凹下的血滩在隐隐发出了奇异的触动,登时,一个眼珠大小的晶石自血滩里钻出,一个旋转吸收了那血滩唯一残存的意识,再一个浮动消弭在裂开的空间缝隙之中。

随着那颗晶石离去的还有一个极具不甘地执念,“我不服!灵目一族?神?你们自恃高贵,视人命如草芥......好,从今日起,我凌风便是起誓:即便你是神嗣,我也要将你尽数屠戮,即便你是神,我也神挡杀神!”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