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案关键证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哒,哒,哒,哒……

寂静空旷的走廊响起一阵富有节奏的脚步声。(-新思路中文网 sww.com-)

金发少年来到舷窗前,出神地看着外面的景象。

浩瀚的宇宙,广阔的星海……在他的知识和信息体系中,这并非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但是亲眼所见远比图像或文字更加令人震撼。

更加令人惊叹的却不是这宏伟的自然景观,而是“不远处”的那艘庞然大物。虽然早已能将那巨舰的相关资料倒背如流,但此刻他还是忍不住怀疑自己的眼睛——当一样东西大到一定程度以后,往往会欺骗人类的感知。

在棋看来,那艘据说有三千米长的战舰,更像是一个距离很近的模型——只有这样看待,才符合他的理解范畴。

但是理智告诉他,那家伙不是什么模型,而是货真价实的巨大飞船。而且他目前所在的母舰,远比眼前所见的那艘更加庞大!

“那是‘仲裁者’级综合任务舰,王朝中最受欢迎的多功能舰体。”身后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不久之后,你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座舰。”

棋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仿佛早已聊到对方的到来。

“那又是什么?”他看向仲裁者后面更远方向,那里有一层诡异的“光膜”,流光溢彩的样子,就仿佛在这片宇宙中分割出一个独立的空间。

“那是世界屏障,也有人称之为晶壁。”身后的人耐心地解释道,“那里面就是你之前所在的阿斯兰特世界,由祂创造的世界。”

“不愧是真神,专门创造一个世界来进行棋局。”棋感叹道,“你说我还有资格成为仲裁者?那场棋局我输了呢。”

“呵呵。”男子轻声笑道,“是输是赢,其实你自己最清楚吧?棋局最后,你的战略目标已经不是战胜对,而是直指女神。为刘强东案关键证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了战胜女神,你选择了让对获胜,因为他战胜女神的可能性更大。结果也证明了,你输了一场棋局,却达成了自己最大的目标。说句不客气的话,你的对也成为了你的棋子!这一点很重要。”

棋摇摇头:“不,沃兹他从来都不是棋子,他和我一样始终掌控着局势,最后那局棋是我们共同妥协的结果。”

他转身看向男子:“结果很明确,沃兹他赢了神明。我想,作为胜利者,他不至于真的就此死去吧?刘长老。”

“你不必这么恭敬,直接称呼我刘七就可以了。”男子笑呵呵地说,“无论身份还是职权上,我最多于你平级呢!我虽说是评议院大长老,但你可是被皇帝陛下选中的人才啊。”

棋古怪地看了他一看:“你们的评议院……重建过几次?”

“咳,咳!我们很强的。”刘七尴尬地解释了一句,“评议院整体的权威,近乎相当于一位陛下。”

棋又问:“看中我的是哪位陛下?现在王朝十三位皇帝下人才济济,我不觉得刚加入其中就拥有和你平级的权限。”

刘七意味深长地看着外面的晶壁:“不久之后就有十四位陛下了。”

“是她!”棋惊讶道,“安克瑟拉姆神?”

“通过这一场棋局,如果祂能够领悟游戏的真谛,那么就是游戏王朝的第十四位皇帝。而你,棋,将成为祂下第一名仲裁者,权限与我平级。”

棋挑了挑眉毛:“那么沃兹呢?”

刘七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那位啊,他被另一位陛下相中了呢,从一开始就是……”

“安克瑟拉姆不会放的。”棋说道,他很清楚安吉拉有多喜欢沃兹。

“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了。”刘七耸耸肩,“我们评议院最多安排两位陛下的游戏让她们自行解决矛盾……不过你作为安克瑟拉姆陛下的下大将,应该逃避不了呢。”

“嘁,真是麻烦!”

“怎么?身为棋的你,竟然也厌倦了棋局?”

棋沉默不语,他确实有些厌恶这种将世间一切都当成游戏的做法——当他的棋子,他的同伴死在棋局中之后。

刘七却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你大可不必这么思考,你应该理解的……”

他一挥,巨大的舷窗突然变成屏幕,上面出现巨幅的壁画,极尽奢华的绘图风格,充斥着一股浓郁的宗教气息。

天堂与地狱之战!棋一眼看出了壁画的主题。

然后,画面变换,切出一段激烈的宇宙战争。巨大的战舰,密集的战,闪亮的光束,剧烈的爆炸……以及一个个穿梭在战场上的“个体”!

相比之下,这些个体反而是战争的绝对主角——因为他们并非人类,而是货真价实的神和魔!

“或许你还不知道。”刘七说道,“这片浩瀚的宇宙中,除了我们游戏王朝‘方’联盟,还有其他不少位于顶级层次的神级文明。我们这个等级的文明,将世间空间玩弄于股掌之间,视创世灭世为寻常工作……你能想象这样的文明之间爆发全面冲突的场面吗?无数的世界将因此而覆灭,我们的宇宙也将陷入无尽混乱之中。”

“所以,我们是这个宇宙的仲裁者,将一切战争变成可控的,破坏性有限的游戏。我们用游戏取代战争,而不是将战争视为游戏……这点很重要!”

刘七指着屏幕中的战争场景:“这就是另外两个神级文明之间的战争,神魔天生敌对,势不两立。天堂与地狱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上万年,波及到八千六百多和次级文明,以及更多的低级文明。目前所有已知文明都受到这场战争的影响……以类似天堂地狱之类的概念不断扩张着斗争的范围。”

“如果再没有人管一管,整个宇宙都会被他们波及,从此陷入两级对峙,不死不休的大战之中!所以我们介入了,将全面战争约束成为限定区域,明确规则的游戏,再让他们彼此对抗解决争端……”

“所谓游戏,就是这样的东西。”

“而我,就是为此而生的仲裁者喽?”棋接着说道,“但是我感觉没什么意思呢,毕竟我连自己的棋子都……”

“你可以重新召回他们。”

“什么!”棋第一次露出惊喜地神情。

刘七平静地看着他:“就是那个意思,你可以复活他们。”

棋欣喜若狂,但还是很快冷静下来:“那么,我要做什么呢?”

他绝对不相信这是无偿的。

“按照游戏的制,你完成任务,然后获取奖励。”

“好的,告诉我任务是什么吧。”

棋重燃斗志,投身新的棋局,为复活同伴而战。

…………

遥远而不知名的某处空间,屹立着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

王座上没有人,而在皇帝的寝宫中,松软的大床上卧着一只又白又胖的猫,慵懒地晃着尾巴,前爪按着一本精装大书。

小小的自动书记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但还是英勇地和胖白猫对峙。

白猫一爪抓住旁边的枕头砸向旁边不请自来的家伙。

“混蛋!我才不胖,我只是毛茸茸的。”王朝十三位皇帝之一的妙喵如是说道,“而且你有什么资格来说别人!你这个蓝胖子!”

“但是我觉得,圆圆的样子很可爱呀。”同为皇帝之一的蓝胖子笑眯眯地说道,“话说,你还真的找到一本了——那传说中的‘十二本书’之一。”

“你的消息还真是一如既往得灵通。”妙喵翻了个白眼,“别打这本书的主意,这只是寄存在我这里的……小家伙有主人了呢。”

说着,她用柔软的肉球按了按自动书记。

“唉,我的那位代行者完全不行啊……”蓝胖子叹息一声,然后也不打招呼,跳上旁边的时光离开了。

…………

遥远而不知名的某处空间,屹立着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

突然生出一阵灿烂的深紫色光点,渐渐的凝聚成两具凹凸有致的女性身躯。

“咣~咣~咣~”

洪亮的钟鸣声骤然响起,远远传播出去,仿佛可以穿透时空的界限,直接回荡在每一位臣民的灵魂深处。

“吾王归来!”“吾王归来!”

大小三百世界,万众其呼,群魔乱舞!

重新凝聚出的身体上没有半丝半缕的遮掩,不过因为两个都是女生,宫殿里也没有其他人存在,所以米拉珍妮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大脑有些发蒙。

似乎……自己复活了?不,应该说是没有死。

“当然没死!”魔王撒旦伸抓出两件丝绸长袍,给自己和米拉珍妮披上,“我说过了,只要我不死,你就不会有事!你以为在那个男人面前,作出承诺是有多重的分量吗?哼,算了,反正现在你可以完全接收我的力量……战争还在继续,等我外出作战的时候,就由你来暂代魔王之职吧。”

沃兹的……承诺!米拉珍妮却没有听到她后面的话,心中一紧,如果我都没有死去,那么沃兹呢?他还欠我一个承诺呢……

左上突然升起一阵灼热感,米拉珍妮抬起,看到无名指上出现一圈指环一样的纹饰。

这是沃兹送给自己的戒指啊!少女喜极而泣,泪眼朦胧——透过戒指纹饰,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沃兹还活着,而且就在这个世界中!

果然,沃兹的承诺从来不会被违背。

米拉珍妮亲吻着戒指纹饰:“等你来娶我哦,沃兹!”

看到少女魂不守舍的模样,魔王撒旦有些不爽地踢了旁边的柱子一脚。

“可恶的家伙!”

…………

这是一座沦为废墟的城市。一天前,被魔王级的魔界大军攻陷,全城五十九万人战死或被屠杀。

曾经闪耀于群星之中那最明亮的十二颗星辰,也彻底黯淡下去一颗。

本部驻守于这座五江城的驱魔师工作室,当世最强的工作室之一,“辉煌十二天”星第六位的薪火骑士团,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轰隆!

晴天一个霹雳,惊走了许多游荡在废墟之中的魔兽。

一个不着寸缕的身影从地上缓缓站起来。

“这里……刚刚发生过战争吗?”感受到周遭浓郁的血腥味,他呢喃自语。

“而且,我的身体……”魔法书不在身边,而附近又有很多凶神恶煞的猛兽怪物在虎视眈眈,让他下意识地整理自己目前尚且保留的力量,“这不是我原来的身体,年轻一些,而且……更加强壮?”

他握了握拳,一拳砸飞一头扑上来的魔兽。

“谢天谢地,终于我也有像艾露莎他们那样强韧的身体素质了吗!”

至于魔法……这个世界的力量很复杂,不过还是有一种类似于游离魔力的力量,而且占据绝大多数。

虽然需要作一些调整,但是冰之造型魔法还是可以继续使用的。至于其他魔法……虽然失去了魔法书,但身为研究型魔导士的他,在一路捡尸体拾荒中,收集到一大堆阵亡法师职业的书籍资料,绝对足够他开发出成功施法的技术的。

收集好一身衣物,以及他最喜欢的书籍资料之后,他还找到了一门完整的法师职业传承——专门使用不同属性的法杖,强化施法能力战斗的“杖法师”。

看上去有些像密斯特岗的魔法,因为感觉比较有趣,所以他随便捡了一根断了头的法杖,决定试着学一学。

“妖精的尾巴,有关记忆还在。”他低头拉开衣领,看着心口的公会纹章,“因为这次是合法地战胜了神明,所以记忆保留刘强东案关键证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了下来吗?”

那么……她呢?

左无名指上传来一道温暖柔软的触感,他抬起看到无名指上出现一个戒指的纹饰——这正是自己准备的求婚戒指的样式啊!

“太好了!”他欣喜若狂地欢呼一声,这一次他一定要完成自己的诺言啊!

“等着我,米拉杰,我一定会来娶你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