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君尸检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才的话大概只是玩笑,桃子竭力否认,松田也是各种打趣,总之这两人就这样跑回了教室,准备着上课。

不过

京人啊

按出生地来的话,他是京人,可是按生活地区来看的话,他应该是九州,啊不,德国人吧?

不了解情况的桃子在为这点事情内心纠结着,坐在位置上胡思乱想。

讲台上的老师正在讲课,不过离这一届的生离开校毕业也不久了,所以他上课时的语速并不快,甚至还在其中穿插了几个笑话,下面的生们自然也是乐在其中。

神游天外的大园桃子也就没有被发现上课开差。

事实上,因为拓久,现在的她,也是在头晕中。

只是稍微想象一下,在络上能敞开心扉的朋友到了现实中去见面,如果她怕生懦弱的这面让对觉得不愉快,以致于之后没有联系的话

我们只是友而已,不是什么男女朋友!

大园桃子在内心如此强调着。

如果真的是恋人的话倒好了,她就不会那么忧虑了。

可是这件事情也不能拖太久了,再过不久就是新年了,不知道什么拓久就会离开日,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桃子也不知道以后是否还会相见。

持续体味着复杂的心情,力气好像一点一点被吸取,没有决断力去决定结果,害怕糟糕的结果,却又想着去拥有一切,最后只能让身体一点一点衰弱。

就和从到大一样,缺乏自信,许多她能做到的事情都失败了。

如果我能和假面骑士一样就好了。

拥有了拯救世界的勇气,敢于大声喊出羞耻的变身,向着周围人坦白自己的内心,那样的话该多轻松啊,大园桃子正在幻想着这样的画面。

这样想着的时候,肩膀不自然地伸缩。

“嗯嗯??”

微微垂下的头稍稍向后转。

在她后座的松田用着指头碰着她的后背。

眼神迷惑着,桃子没有话,但意思也很明白了。

怎么了?

看手机

松田不话,而是举出自己的手机,意思也是不言而喻。

看手机?什么情况?

不明白她的寓意,可桃子还是听话地将目光定足在了课桌上,左手从课桌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因为是开启了静音模式,所以她没发现上面有松田发给她的信息。

要给我看什么呢?

不明所以的桃子在意地点开了手机,看着她发过来的图片。

图上是一个大约十五岁的金发少年,他正在打着篮球,从外表看来阳光亲切,使人不由生出好感。

桃子你觉得他长得怎么样?

嗯,长得不错所以他是谁?

先是赞同地点头,然后桃子又问着这个金发少年的名字。

啊,他是我男朋友

噗,桃子差点叫出来了。

不经意间,她的好友似乎给她透露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来着。

男男男男男男男男男男朋友!!!!

为了表示自己的震惊,桃子模仿着现实中自己会的话,还加了不少感叹号。

嗯,其实刚才我是骗你的哦

骗我?

虽然父母是让我去国外读书,可是去哪个国家读书是由我自己决定的,所以我选择去了英国



那为什么现在要和她这些呢?

那家伙啊我是我的男朋友,他就和你一样,都是个胆鬼,别看他图片上好像很阳光的样子,可是他除了篮球外,其它都是需要我主动去的

像是察觉到了桃子的疑惑,松田打了一大段话来解释。

所以我决定趁着这个机会主动去找他,既然他是在英国的话,那么我就在现实中和他见面,而不是只做络上的男女朋友,我想看看现实中的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桃子的手在屏幕前江住了,没有继续打字,只是犹如磐石般看着屏幕。

她仿佛明白了。

在那暂停了几秒之后又动起了左手。

你是特意和我这些的吗?

突然明白松田为什么要和她这些,还是在上课的时候,因为她在遮掩,试图敷衍的态度让了解她的松田看不下去了。

邓丽君尸检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你呢?

故作帅气地发了个青蛙弹脑袋的表情。

我知道了!

郑重其事地发了这句话,桃子划掉了和松田的聊天框,又动了几笔,转到了另一个人那里上面备注是德国的拓久。

然后桃子闭上了双眼。

实际上,是她对于突如其来的问题给吓到了而已,其实没什么好恐惧的。

主动的人并不是她。

是的,一直不是她大园桃子,而是屏幕对面的那个人,是拓久。

她一直将这件事情拖后,只是想着不负责任地逃避而已,,却因此忽视了别人的努力就像是松田为了她的男朋友主动选择去英国读书。

拓久为了她肯定也是在不断地努力着。

她不能这样。

以前因为年幼,可以以自己懦弱胆来掩饰自己,可是她马上就是高中生了,国中生和高中生是完不一样的存在了。

需要去改变,没错,不能再做那个遇到些困难就不行,桃子是不行的了胆鬼、

胆鬼的性格要去改变。

于是,她又张开了眼睛,努力地使自己的背挺起来。

不要语无伦次,努力,回复他。

做到让自己觉得满意。

只是

手游不能动了。

啊呜,果然邓丽君尸检照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这种事好难做啊。

不禁在心中悲鸣,对于桃子来,确实是等同于跨天边的界限呢。

心跳在加快。

这就是恋爱漫画中告白前必要的程序吗?

好吧,对于桃子来,只是和拓久约定好时间,大概率就等同于是告白了吧。

该什么呢?

这里就我是在鹿儿岛不对不对,拓久早就知道了,那我就直接我是在曾於市,对对对,还有我的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啥啊啊,我怎么回事啊,我不是叫大园桃子吗?要不要再发个照片过去,这样便拓久认出我来可是我也没什么好的照片,最近的是什么来着是和松田的合照吗?

屏幕上随着桃子的手指摆动打出了几个字。

然后呢。

大园,上课不要玩手机

好吧,因为老师这一声呵斥,桃子只打了几个字的话就这样在惊慌失措中发了出去,留下了虚脱懊悔的桃子。

不过不得不,这对她来,也是个进步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