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乱人伦小说

寂静的夜色中,秦琼和苏华南站在露台上,风吹起秦琼的长发,她随手撩了一把,却也是风情万种。

虽然现在的她素颜病服,可不能否认她真的很美,苏华南收回打量她的视线,开口,“我希望你收手!”

秦琼一笑,“什么意思?”

“你应该知道!”苏华南厉声。

秦琼没有答话,而是伸出纤长的手指扶在栏杆上,如同雪一样的白纤纤玉指,可是看在苏华南眼里却是沾了鲜血般可怕,如同西游记里的吸血鬼。

“我让你收手,不再要伤害她,”苏华南的声音低了下去,如同被这无边的夜色掩盖。

秦琼抬起眸子看着他,漆黑的眼眸迸射出寒碜的光来,“现在要我收手了,是不是晚了些?苏华南,你别忘记了,可是你找上我的,现在要我收手,你是心软了,还是害怕了?”

苏华南的眼底闪过阴鹫的颜色,“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但是我要你现在收手,而且钱我不会少给一分。”

没错,秦琼的出现不是偶然,在苏华南得知端木木重新回到冷安宸身边后,他并不甘心,一次偶遇,他见到了秦琼,便设计了回来这样的戏码,可是这些日子相处下来,端木木四年来的改变,还有她身上那股对冷安宸至死不渝的爱,让他觉得自己即使用了卑鄙手段得到她,也没有什么意义,更何况她和冷安宸还有两个孩子。

从小他就没有母亲的疼爱,他深知那份痛苦,而两个孩子对他又是那样的亲,每次叫他叔公的时候,都会让他有种极深的罪恶感。

那天当anmi开车撞向他们的时候,在冷安宸可以为端木木去死的刹那,他迷途的情感终于清醒过来,所以他后悔了。

“呵呵……”秦琼爆出一阵冷笑,“你以为我还会在乎你给的那点钱吗?如果当了冷氏的少夫人,那么冷氏的一半就是我的了。”

苏华南眉头收紧,“秦琼……”

“不要用这样的语气叫我,”秦琼仰望着星空,“这么多年,我讨厌别人把我当狗一样的使唤,我要翻身,我要做一回女王。”

“可是,你不能伤害她!”苏华南现在才发现身边这个女人有多可怕。

“伤害?如果她肯退出,就不会有伤害,如果她坚持,那就是她自找的,”秦琼摞下狠话,不要怪她心狠,而是这些年寄人篱下的日子,她过够了,现在终于有翻身的机会,她绝对不会错过。

看着她狰狞的样子,苏华南后悔极了找上她,可是他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端木木被她伤害,“我要你收手!”

“如果我不呢?”秦琼转过脸来,凝视着他。

那样俊美的一张容颜,美的不可方物,可是她的心肠却和她的外表两极反差,怪不得都说女人有多美,心就有多狠!

“不要以为anmi死了,你就解脱了,你诱使anmi开车撞人的话可都被录了下来,录音笔就在我这里,你要不要听一听?”苏华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蓝色的笔来,然后按了开关。

女人的对话传来——

“我会找人放话给端木木说是冷安宸被绑架了,而你则要把冷安宸和我在一起出国的消息告诉苏华南,他一定会心疼那个女人,阻止我们出国……”这是秦琼的声音。

“那对我有什么好处?”anmi反问。

“当然了,到时我会找人开车撞她,制造车祸的假像,让她永远的消失,那样我和你都除掉了心腹之患,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她跟我们抢男人了……”秦琼又说。

听到这里,秦琼的脸如同被月光浸泡过一般的苍白,嘴唇都哆嗦着,“苏华南,你,你别以为这段录音就能吓唬到我,开车撞人的是anmi,我并没有指使她!”

见她还在抵赖,苏华南沉痛的摇了摇头,“你是没有,因为你太聪明,你知道anmi爱我,你担心她总有一天会把事情败露出来,所以你那天找人陪她喝酒,故意将她灌醉,然后又让那个司机以生病为由不能开车,而anmi嫉火攻心,便在醉酒的情况下自己开车撞人。”

秦琼如玉的贝齿把嘴唇几乎都咬破了,她没料到自己认为做到天衣无缝的事居然被苏华南知晓的如此彻底。

“那又怎么样,你又没有证据,”秦琼不是肯认输的人,不到最后一刻,也不愿低下头来。

看到她这样,苏华南摇了摇头,“如果没有证据,我就不会说的这么详细,对不对?你找的那个要开车的男人,已经被我安排到另外的地方生活,只要我一句话,他随时可以出庭作证,到时你就再也没有办法抵赖了。”

秦琼的身子变软,好像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走,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低吼,“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是多好的机会,安宸他正好把那个女人忘了,你和她本来就有感情,只要你一努力,那个女人就会回到你那里,我们就皆大欢喜了!”

苏华南低下头去,月光将他的身影拉的瘦长,“你错了,有些东西失去了是找不回来的,就算找回来了,也未必是原来的那种了……别以为冷安宸现在只记得你,我敢保证只要给他和木木相处的机会,他爱上的人仍然是她!”

“不!”秦琼捂住耳朵尖叫,“他是我的,如果不是五年前我太任性,他爱的人永远只会是我!”

看着秦琼近乎歇斯底里的样子,苏华南决定不再多说,“你仔细想想吧,今天我已经把话挑明了,伤害她,我绝对不许,如果你不想自己有什么麻烦,就快点收手!”

说完,转身就要走,可是走了两步又停来,然后看向她,“听说你得了血癌,既然是这样,好像也活不多了,所以不如放手吧!”

“这是我的事,不要你管!”秦琼尖叫。

苏华南盯着她,唇角扬起嘲讽的笑来,“秦琼你真可怕,居然连这样的谎言都能编得出来。”

秦琼神色一慌,“你,你胡说……我就是得了血癌!”

苏华南不再搭话,大步的离开。

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景,秦琼跌坐在地上,她好不容易策划了这一切,现在又有老天帮忙,她离幸福只有一步之遥了,怎么能这样放弃?

不,她不要!

五年前,她跟了一个老头子离开,以为可以拥有了荣华富贵,可是出了国才发现自己被骗了,那个老头根本不是什么富翁,而是富翁的一条狗,他好赌成性,赌输了回家就打她骂她,最后逼的她去卖yin,为他赚钱赌博。

终于在两年前,老头被车撞死,她才解放,可她已经残败不堪,还是只能靠卖身子养活自己,直到遇到苏华南,他出了主意,从投资影视到回来找冷安宸帮忙,这一切都设计好了。

现在终于一切梦想都要实现了,他却要她放手,怎么可能呢?

一想到又要回去过那种可怕的日子,她就全身发冷!

不,谁也不能阻止她向幸福的大门走去!

anmi靠不住,她可以去死,这个苏华南阻止她,她也要他去死!

漆黑的深夜,无人的露台,长发的女人双目露出狼一样的凶光,连星星吓的都躲到了云层深处。

阳光晴好的早晨,端木木看着车子将两个宝宝送走,转身向屋里走去。

“何嫂,燕窝粥炖好了没有?”她走进厨房。

“好了,好了……我都放到保温桶里了,”何嫂笑着,把燕窝粥递过来,“太太是准备给先生送去吗?”

端木木点头,“是啊,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要好好补一补!”

“太太真是有心,先生娶了你真是好福气,”何嫂赞许着。

端木木却是心头一涩,他现在都不认得自己了,甚至每次她给他送饭,他不管她的眼神有多热切,都不会多瞧她一眼。

想想这个,她就觉得脚下的步子犹如千斤重,但哪怕如此,她都不会放弃,她对自己说他是为了她受的伤,不论现在他认不认得自己,她都会好好照顾他。

“太太,我帮你叫车吧?”何嫂见她发呆,问了一声。

“麻烦你了何嫂,”端木木提着燕窝粥走了出去。

她换了鞋子,正准备出门,就听到家里的电话响了,何嫂跑过去接听,然后说道,“太太,找你的电话!”

“我?”端木木微愣,折回去接电话。

陌生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你好,我是交警大队,昨天夜里市区发生了一桩恶兴交通事故,其中有一辆车号为*****的车子被挤下山崖,目前伤者已经送往医院,我们查到车主为苏华南……”

咣——

端木木手里的保温桶掉在地上,再然后她什么也没有听进去!

怎么会这样?

苏华南怎么出了车祸?

端木木赶到医院时,冷安宸也坐在轮椅上等在手术室门口,第一次他主动开口给她说话,“你哭也没用,对他不会有任何帮助。”

虽然是冰冷的话,可至少他已经开始搭理自己,端木木强忍住悲伤,和他一起静静等待结果。

三个小时后。

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一脸的沉重,只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轰!

端木木只觉得眼前的天地一晃,她整个人也软了下去。

一个星期过去了,端木木仍不能接受苏华南死去的消息,她总是会发呆,一个人望着天空发呆。

病房外,四双眼睛紧盯着病房里呆滞的她,各有心思,秦琼看着冷安宸,凤眸一敛,轻轻说道,“我听说苏华南好像是她的初恋,也难怪她会这样伤心。”

冷安宸不说话,垂着的手指却慢慢收紧,不知为何,听到这个说法时,他心里极其的恼火,甚至是烦躁。

“安宸,你别久站了,医生说你现在身体还是不行,我扶你回去休息吧!”秦琼见他脸色阴沉,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

冷安宸在医院里休养了一个月,而端木木因为流产再加上苏华南去世的打击,也在医院里一直休养着,但是她和冷安宸的交流仅限于他清醒那一天,还有苏华南抢救那天。

“安宸,你想吃什么,我让家里的女佣给你送来,”这段日子,冷安宸的一切都由秦琼照顾着,她俨然成了冷家半个女主人了。

“不用了,”冷安宸打断她,“我想回家!”

秦琼一愣,“安宸,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冷安宸打断她,然后又说道,“你难道希望我在医院里住一辈子?”

一句话噎的秦琼无话可说,她只能按照他的命令把杜汶叫来。

“把太太也接回去,”杜汶来了,冷安宸开口的竟是这样一句话,大大的出乎秦琼的意料之外。

“安宸,你怎么接她出院?”秦琼慌了,忍不住的问出来。

他看向她,“不能接吗?好像她现在还是我名义的太太!”

杜汶看着秦琼胀成猪肝的脸色,心情大好,这段时间看着秦琼张扬的样子,他恼极了,只是却不能说,现在听到冷安宸开口,连忙附和,“总裁说的对,我现在就去给太太办出院手续。”

端木木和冷安宸一起被送回家里,他们一进家门,何嫂就领着佣人出来迎接,而且一口一个先生太太的叫着,冷安宸对于这一切显然极不适应,眉头皱的紧紧的。

这个家是他生活多年的,他并不陌生,可是看着女佣把他当作生人一样的照顾,他极其不悦,“你们不用管我,我想自己呆一会,”摞下这句话,他就在众人的注视下独自上楼。

二楼,他推开了卧室的门,入眼的一切都陌生的与记忆里完全不同,之前的青绿相间的窗纱现在变成了浅紫色,带着一种女人的温馨。

浴室里,女人的护肤品摆在洗漱台上,更衣间的橱柜里,更是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女人衣物,从*到外套,每一样都奢华又大方,而且都是他喜欢的风格。

眼前浮出出端木木那张小脸,尽管不想承认,可是他知道那个女人真的是他的妻子,这些日子以来,他和她虽然如同两块冰凌,但是他的心似乎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明明爱着秦琼,可怎么就娶了她呢?

------------------

ps:不要被失忆这样狗血的剧情雷到,万万接下来的安排会无比巧妙,要支持下去哦!(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