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往里塞了好涨

“应该会翻起一些浪花吧……”林小跃一只手支着头,一只手一边敲着铅笔,饶有兴致地开始了上课走神行动,还别说,这个动作如果老师不注意看,还真的看不出来他已经神游课堂了。

林小跃口中所指,自然就是他想到的那个方案,一想到自家的咪·咪虾条仿佛有摧枯拉朽之势占领小学生市场,嘴都笑歪了。

“哈哈……”

若有若无的笑声,似乎引起了讲台上老师的注意。

“林小跃!来,朗读一下这段课文,说一下文章的中心句是什么!”语文老师板着一张僵硬的脸,她的讲课差不多到了20分钟左右的时候,同学们应该听课渐入佳境才对,怎么还会有开小差的呢?

当刷啦啦一下目光聚集的时候,林小跃尴尬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一个美妙的上午就这么被自己破坏了,林小跃垂着头,有些丧气,就算他穿越回来,在老师面前还是有些发怵的,就算是教语文的,那也有一种敬畏。

……

在蓝海安南贵族小学还是波澜不惊的时候,蓝湖市许许多多小学出现了一种怪异的“症状”。

操场的篮球架下,一群小学生热热闹闹地围了起来,叽叽喳喳的,手里还拿着什么。

“喂,你们都买好了吗?今天还好提早下课,要不然小卖部都进不去!”一个二年级左右的男生似乎想到了什么,心有余悸地说。

“可不是么!高年级那群人,像疯狗一样……可怜我们这群低年级的,跑步又跑不过他们,力气又没他们大,你说买包零食容易吗我们!”身边立马赞同地说。

“别提了,赶紧赶紧,趁着体育课提前下课,我们一起打开,来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天选之人!”

“我数到三!”

“三!”

一圈大概七八个小朋友都认真地拿好了手中的咪·咪虾条。

“二!”

两只手触摸到包装的边缘了。

“一!”众人异口同声。

撕拉……

一群人就像举行仪式举行到巅峰时刻的时候,所有的咪·咪虾条全部集中到了围城圈的圆心。

“天选之人在哪里!”

一个小学生满脸激动,仿佛自己是所有同学中的天选之人,就是那个最独立、鹤立鸡群的少年!

“天选之人在这里!”

略有些中二气息的口号,响彻在操场的这一角,顿时,许许多多的其他学生频频侧目……

城会玩!

“哈哈哈,我是天选之人!”

伴随着一声舒畅的呐喊,这一声,在同学面前喊出来,倍儿有底气!

类似这样的活动,还有许许多多,甚至有很多小学生咬着牙,忍痛掏出了几天的零花钱,多买了几包咪·咪虾条,他们就不信了,他们就成为不了天选之人!

……

加一便利店。

“老板,来一包咪·咪虾条!”

“那个……不好意思,卖完了,我们大老板已经亲自开车去进货了……”收银员满头大汗,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咪·咪虾条就变得畅销起来了。

“什么,老板,早上来的时候不是还有一大箱的么?”瞪着一双不可思议的大眼睛,来买咪·咪虾条的顾客立马不干了,“你可不能骗我,否则我向你们老板投诉!”

呜呜……吱呀!

嘟嘟嘟……

滴滴!

一辆车停在了便利店门口。

“老板回来了!”萎靡不振的收营员仿佛有了坚实的后盾,立刻变得神采奕奕起来,之前他已经被迷·咪虾条烦的不要不要的了,都是一堆人,全都来买这个,结果卖光之后都是在抱怨,都是在怀疑,怀疑他这个收营员“贪污”了一部分咪·咪虾条……

“货到了?太好了……呀!!!”这是顾客听到最美妙的声音了,等的货终于到了,好不容易啊!

“喂喂喂,东西太重了,我们员工去搬就可以了,你们……”

哗啦啦啦啦……

或许这是最主动最自觉的一批顾客?

收营员今天长见识了。

……

“小林厂长的这一招……真的太厉害了!”王刚的语气里充满着敬佩,他原先以为这个厂的“幕后”就是小厂长的父亲,结果看来,好像他弄错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之前他想出来的那些所谓的“不错的办法”,放到小林厂长的这个方法面前,顿时变得连渣渣都不如了,战斗力只有五,怎么和人家战斗力一万的比?

“何止厉害!”厉玲跃轻笑一声,自己这个助理还是小看小林厂长了,更何况,这个厂除了小林厂长,背后还有一家……

姓钱,是这个厂的副厂长。

厉玲跃意有所指,可惜王刚并没有听出来里面的意思,很快,厉玲跃收到了下面传递上来的信息。

“去窗户边看看吧,我们厂子门口的这条路,怕是要堵着了……”厉玲跃莞尔一笑,路堵着居然是一件好事情,有些人会觉得很奇怪。

没错,就是堵着!

那些已经将库存的咪·咪虾条卖完的便利店、小商铺们,都急急忙忙地开着车亲自过来,一车一车的拉货。

一时间,外面的喇叭鸣笛声响彻云霄,好在周围也都是工厂,要是在市区,指不定要给这些车主们按上一个“扰民”的罪过。

“今天我们的市场要逆……炸了吧?”王刚挠了挠头,话一出口,就感觉有些不对了,他第一时间想说的,是“逆天”,但是感觉会不会太轻浮,所以立刻改口。

结果倒好,改口改成了“炸”,说实话,何止是“炸”,简直要上天了好不好!

“蓝湖市的五毛钱市场,我们已经站住脚跟了……”厉玲跃轻轻地摆摆袖口,低着头轻舒一口气,现在就不会太忙了,不过能够看到自己的忙碌下得到的成就,那样也挺满足!

黄黄的简单塑料包装,咪·咪虾条就像“病毒式”一样,疯狂地在蓝湖市打开了各地的局面,而这个局面的开创者林小跃同学,正在厕所里苦逼地洗着拖把……

“大扫除大扫除,王莉雅,你的大扫除怎么就不干了呢?”林小跃纳闷地提着拖把回来,问着背后坐着的满脸悠闲的王莉雅。

白皙的脸庞隐隐泛红,调皮的眼睛轻眨,王莉雅调笑道:“你看看嘛,这条三八线……这边是你的,那边是我的,你刚刚把我的这边扫了,你自己的不是还没扫吗?”那古灵精怪的模样,宛如人间的精灵。

林小跃:……(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