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连秦冷辰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不敢冒险下车,她居然一个人就这样冲进去了。真是十足的愣头青!

“我不知道他们的情绪会如此失控.”郑筱雅第一次没有因为秦冷辰的怒吼而生气,低下头,一脸后悔。她知道,秦冷辰是在为她好。

看着低头泛可怜的小女人,深叹了一口气,不忍再呵责她了。

其实,她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职业套裙袖子被拽脱线了,白嫩的肩膀露了出来,稍稍一动,里面粉色内衣带子就看的清清楚楚,这让秦冷辰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赶忙将目光落到她的脸上,见她的发际线处的伤口震破,顺着发丝滴下血来,他烦躁到了极点,火气又没忍住:“你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能知道什么?但凡有点智商的人,都知道愤怒的人是控制不住情绪的!他们本就因为被辞退而对你怀恨在心,这补偿金又没按时发放,他们早就满肚子怒火,你一出现,他们不打你都不符合逻辑了!”

“你就是成心给我找事!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不好吗?非要出乎预料的玩惊险,幸亏我没心脏病,否则,不知道死多少次了!”这些话,是秦冷辰盛怒之下,毫无考虑说出来的。

郑筱雅听了,愕然的抬起头看着大口喘息的美男,第一次被他感动。原来,他对她喜怒无常的原因是因为担心她吗?

“对不起”这是郑筱雅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向秦冷辰道歉。她真的不该任性的让他担心了。

看着她大眼里闪烁的真诚,秦冷辰的心漏跳一拍,所有的怒火瞬间熄灭。怔怔的看了她许久,才舒了一口气:“不许有下次,否则,后果自负!”

一听到他说后果自负四个字,郑筱雅居然不像从前那样反感了,反而舒心的一笑:“知道了,老公大人!”

看在他为了她挡拳头的份上,就给他点甜头吃吃吧!郑筱雅讨好人的手段向来高明,知道投其所好。

秦冷辰以为自己幻听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露出梨涡的郑筱雅问道:“你叫我什么?”

“好话不说第二遍!”郑筱雅挑挑眉,转过头看向车窗外。

看着郑筱雅的背后,秦冷辰蓝瞳闪烁了几下,嘴角微微上扬,随后,伸手就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毫不犹豫的吻上那张诱人的玫瑰红的唇瓣上.

心酥麻的如电流击过,这种美妙的感觉是秦冷辰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现在的他只想将这个小妖精搂进身体里,永远不松开。

秦冷辰的吻突如其来,郑筱雅半晌才回过神,想要抵抗,可上方这张放大的俊颜上,似乎有水光闪烁。这让她大脑瞬间空白

或许,他的心里确实有她,只是,他不会去爱一个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爱,只知道霸道的将她留在身边。郑筱雅直到看见他的眼泪时,才似乎明白了这点。

秦冷辰的吻缠绵而又温柔,舌头勾起她的舌头轻轻纠缠,互相吸去对方口中的气息,有了一种是同一体的感觉。他在这种感觉里沉沦沉沦再沉沦.

“秦冷辰我.”郑筱雅就快要窒息了,便开始想要推开他。

秦冷辰被她小手一推,轻轻睁开蓝眸,不舍的结束了这一吻,然后,伸出手,柔情的抚摸了一下被他吻得有些红肿的唇瓣道:“叫我老公。以后不许再这么生分的称呼我。”

“可是.”郑筱雅想要反驳,这男人就是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

“没有可是。下次我要是再听到你喊我秦冷辰,别怪我手段残忍淫-秽.”秦冷辰邪魅的朝她威胁的一笑。

郑筱雅立马咽了咽惊惧的口水,手段残忍还不够,居然还加个淫-秽.果然是秦少,够卑劣!郑筱雅有点头皮发麻,便伸手拽发根,结果刚一触到头,她就吃痛的缩回手。

“你又想找事!”剑眉又皱紧,秦冷辰担忧的扫了一眼她的伤口,现在倒是不出血了,但看着也让他很不舒服。

“怎么还不开车?”

秦冷辰突然将注意力从郑筱雅身上移开,才发现车还停在原地,司机和阿联都在装石头人。他们听到秦冷辰这声吼,都立马大口大喘气了一番,最后,阿联朝他问道:“秦少去哪?”

见状,郑筱雅在心里偷笑,当秦冷辰的手下还真不容易,不但要身手敏捷,还要学会憋气装隐形人。一定是刚才怕打扰秦冷辰和她接吻,才会如此的吧,真是太敬业了。

“回莫斯庄园。”秦冷辰扫了一眼郑筱雅的伤口又道,“现在给私人医生打个电话,让他立刻去莫斯等我们。”

“是!”阿联得到命令后,就转过身,去执行了。

郑筱雅有时候觉得秦冷辰还是挺细心的一个人,当然,这点好像只有她能体会到。

“秦老公,其实你这个人也不是太坏。”

“我只对你不坏。”

秦冷辰似乎很享受被她称呼为老公,嘴角上扬了起来。

只要一看到秦冷辰舒心的笑容,郑筱雅就绝对会看的呆了,现在就是,因为她也是美男控!

次日下午。

周林常病情稳定后,就转到了vip病房里了,周云飞这个时候正好在探望他。

看着安详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的老人,周云飞舒了一口气。或许,这么多年来,他这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着爷爷。

自从父母出车祸去世后,他就一直埋怨着爷爷,觉得如果不是他派人去接父母来周公馆,也许就不会出那场车祸。

现在,看着他躺在这一动不动,心里却有些愧疚。愧疚之前对他太冷漠了。

“云飞.”就在他思索时,病房的门被拧开,随后,秦淑华娇艳的身影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当她走近,看见她脸上厚重的脂粉痕迹时,微微蹙了蹙浓眉,“不是让你在家多休息吗?现在你可是怀着孩子呢。”

“我想你嘛!”秦淑华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撒着娇道。

周云飞的眉头蹙的更深了,很想拂掉她的手,可目光落到爷爷身上,强大的责任感又压住了他。

猛地起身,将沙发椅让出来,扶着她,让她坐下:“你有孕在身,多多注意一点,以后像医院这种地方,你就不要来了,如果真的想我了,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去看你就是了。”

见周云飞如此体贴的对她,秦淑华感动的流下泪来:“知道了,我一定听你的话。”

拽起他的胳膊,将头轻轻靠上去,有些伤感的问道:“云飞,你不会离开我了吧?”

“不会,这一生,只要你不主动离开我,我是不会弃你不顾的。”周云飞闭上眼,艰难的道。

秦淑华闻言,破涕而笑,眼里顿时划过一丝算计:“云飞,我永远也不会主动离开你的。”

这句话一出,周云飞呼吸顿时一窒。

“并且,我还要帮你夺回自己的产业。”看一眼身旁病床上躺着的老人,秦淑华凤眼里划过一丝阴狠。

“我不需要帮助。”周云飞抽回自己的胳膊,认真的看着秦淑华道,“我不喜欢心机深沉的女人。”

上次她陷害郑筱雅的事,他可是历历在目,原以为秦淑华只是个头脑简单的人,现在看来,她似乎想法不再简单,行动不再直接了。

洞察到了周云飞的怒气,秦淑华赶忙赔笑道:“好,我不干涉你任何事,我只做个老老实实呆在家等老公回来的单纯女人!”

“希望你能如此。”周云飞是何等的精明,怎会相信一向作恶多端的人会老实呢?

如果要这样的女人生下他的孩子

他显然接受不了!

回到莫斯,郑筱雅的伤口又重新包扎了。

走到镜子前,郑筱雅伸手摸着伤口处的纱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深叹了一口气。

真不知道该恨秦冷辰好,还是该感激他好一会为了救她,可以替她挨那么多的拳头,一会又将她害的全身是伤。她算是总结出来了,秦冷辰这个人是爱不得恨不得的。

“你今天要是老实在家呆着,也不会重新带上纱布。”坐在阳台边的木质藤椅上的秦冷辰放下手里的咖啡,扫了一眼在梳妆柜前照镜子的她道。

“要是上次你不拽我上楼梯,我也不需要休养!”转过身,郑筱雅白了他一眼。

秦冷辰蓝瞳紧了紧:“要是你不和老情人去鸳鸯戏水,我是不会愤怒的失去理智。”

“要是你不误解我,我就不会心里难受,绝望的向大海中走去,乐橙就不会去救我!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你的不信任!”不提这个还好,一提,郑筱雅就心痛难耐,眼前不自觉浮上周云飞抱着秦淑华离去的画面

秦冷辰猛地起身,几步走了过来,一把掰过她的身子,看着她的脸,担忧的紧皱剑眉:“你企图自杀?.”

“对没有一个人信任我,在我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你们都选择苛责我!我还有什么好留恋的.”郑筱雅本不想让他看到自己懦弱的一面,可是,她真的不想将委屈留在心里发酵,然后来灼烧自己。她要让秦冷辰知道,是他的错,这样,他才不会去迁怒到乐橙身上。(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