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

吸收完沈陵的魂魄之后,霍白脸色更加难看下来,像是被抽干了身体里的真气,四肢变得瘫软,只剩下一双愤恨的眸子死死地盯住聂浥尘。

“为什么?”那双眸子里满是不甘心,他不相信自己会死在这里,明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明明一切都很顺利。

聂浥尘在鹤莲台里吸收着霍白的真气,他不知该如何中止鹤莲台的功效,只能感受到霍白的魔气正在一点点地被自己吸收进去,与他体内的真气融合在一起,通过灵媒体质加以洗涤净化。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霍白勉励撑起,想要发动攻击,可是随着他的运功,鹤莲台吸收转移能量的效用就越强,霍白的手顿在半空中,缭绕其上的黑雾便逐渐散去了。

聂浥尘将掉落在两人之间的因果盘拿起,丢在地上。

圆盘已经失去了光泽,就像是个普通的凡物一般。

霍白见状,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假的……因果盘是假的!你是什么时候掉包的?”

聂浥尘冷漠地说,“从一开始它就是假的,你从来不是这件事情的主导。”

霍白瞪大了眼睛,宛如厉鬼一般的神情从他苍白的脸上褪了个干净。

所有的幻象都在这一瞬间破碎,霍白的真气被一寸寸地吸食了干净,他仰靠在鹤莲台中回忆着。

他最初只是想从沈陵背后站出来,让别人不仅能看到沈陵,还能看到他,可是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错了,一切都错了,从他开始修习魔功开始就错了。

后不后悔霍白已经无暇去想了,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任何用处,而霍白更是没有闲暇去后悔。

鹤莲台吸收得很快,等到霍白的神魂都快要被吸收干净的时候聂浥尘才找到了停止的功法。

他不想吸收霍白身上的魔气,他厌恶这种让他上一世过得凄楚无比的魔气。

因为鹤莲台功法戛然而止,霍白的神魂就在半空中散去,只剩下一具僵直的尸体。

聂浥尘回头看了一眼霍白,眸色复杂地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沈陵忽然道:“小尘,我的魂魄……”

聂浥尘忙道:“如何?”

沈陵在聂浥尘识海内打坐,只觉着魂魄像是被撕扯着一般,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灌入,已归位的二魂七魄都被绞在了一起。

“好像是……”

“是什么?”

“……”

“你说啊!”

“我的生魂回来了。”

聂浥尘怔住,忙拿回鹤莲台,祭出浴凰,匆匆往外赶。

沈陵三魂七魄已经凑全,魂魄完整的情况下,肉身也会被激活,他修为不够,若是肉身与魂魄分离十个时辰以上*就会逐渐衰败而亡。

他必须快点将沈陵的魂魄带去他的肉身处,而沈陵的魂魄此刻正在遥远的千古剑门!

沈陵道:“小尘,人死之后,主魂归天,地魂归地,生魂归自然,大概是我其余魂魄都齐全了,自主收敛真气凝成了生魂一魂,这点我们还未有料到。”

“你先别说这些了。”

沈陵道:“趁我还能用这样的姿态与你说说话。”

“闭嘴。”聂浥尘低吼一声,“你会回到你的肉身,别让我分心。”

“小尘。”沈陵再次打断聂浥尘,“你听我说……”

“我会让你安全回到肉身的。”

沈陵无奈地咧了咧嘴,“小尘,不急的。”

聂浥尘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他知道从这里赶完千古剑门哪怕驾驭飞剑以最快的速度也需要整整三天,不知道那时候*会损毁到什么地步。

“来得及的。”

沈陵扬高了声音,“小尘,你听我说啊!你不用赶去,师尊来了!”沈陵终于狠下心一口气将话说完了,他虽然很欣赏小尘为他着急的样子,但是却不想等小尘缓过来了找他算账,冷战什么的实在是不美好!

清古真人仙风道骨,缓步跺了进来,看到里面情景之时若有所思,随即望向聂浥尘,微笑道:“一切可解决了?”

聂浥尘颔首,回过神来之后忙道:“师尊可有带来沈陵的身体?”

清古真人弯起眉眼,笑道:“带了。”

又一仙人般绝卓之人随在清古真人走了出来,正是通天教的清寄真君。

清古真人见他笑着道:“你们要感谢清寄真君,是他提点我带来沈陵的身体。”

聂浥尘诚挚地拜了一礼,道:“多谢清寄真君。”

清寄真君低低一笑,道:“免了,为了你二人之事,我可是透露了太多的仙机,怕是余下半生都须得在门派闭关禁足了。”

聂浥尘闻言不免有些尴尬,清寄真君又道:“你小儿可愿陪我在通天教通天塔内参道几年?我正有几部古籍道文无法参破。”

“能帮到清寄真君是我的荣幸。”

聂浥尘领到了沈陵的肉身之后,百感交集,各种情绪都汇聚到心头,让他抱住沈陵的手都在颤抖。

沈陵揶揄道:“小尘,我的肉身你可还满意?”

聂浥尘没有回答,沉默着将沈陵的身体抱入鹤莲台。

回忆起鹤莲台的用法,聂浥尘心中一紧。

若是要有魂魄转动,须得两人以双修之姿交合。

清古真人见状十分理解地背过身去,于二人周围架了一个遮掩的禁制,清寄真君与他相视一笑,两人眉眼间都流露出了暖意。

“如天,上一世你我行差踏错不得已毁了聂浥尘,好在你耗费精力施行了那往世之法,让你我与他都有机会重来一次。”

“皓月,因果盘归还于他,你可是也轻松了很多?”

清寄真君笑道:“自然。”

清古真人露出狡黠的神色,道:“可还是心有不甘?”

清寄真君的笑容终于破功,他冷下脸道,“当然有不甘,若是知道真相如此,我又何必去守护那因果盘,争来夺取还不是那人的东西。”

“可正因为如此,在因果盘的争夺中才发生了不在因果之中的变数,这才有机会给了他们一次机会的,不是吗?”

清寄真君脸色好看了一点,清古真人打趣道:“恋情也须得我们帮忙,真是麻烦。”

两人赤身裸体地对坐着,气氛十分尴尬,沈陵催促道:“小尘,快些让我的魂魄与肉身融合在一起。”

聂浥尘顿了下,摆正好两人的姿势,将双修之术运用了起来。

三个时辰后,聂浥尘缓缓睁开了眼睛,对上了一双深沉的眸子,沈陵耸动了下下身,凑上前将聂浥尘的双唇吻住,肆意亲吻了一阵后,又将双唇移到他的耳边,轻轻呵出一口气,柔声道:“小尘,我总算能够真正地拥有你了。”

……

又一个时辰后。

沈陵抱着聂浥尘靠在鹤莲台上,鹤莲台上的白鹤闭拢了羽翼,莲花也收缩了花瓣,似是极为害羞。

沈陵温柔缱绻,托着聂浥尘的下巴又索取了一个吻,事后笑眯眯地问道:“小尘,你现在可以说对我的肉身满意了吗?”

身体酸痛不已,聂浥尘咬牙切齿。

沈陵逼近他,一双漆黑的眸子与聂浥尘两双对望着,“小尘,你还欠我一个回答。”

聂浥尘:“……”

沈陵丝毫不给他退缩的机会,大手紧紧握住聂浥尘的腰肢,“小尘,你可爱我,愿意做我永生永世的道侣?”

这个问题太过霸道了,一生一世都不够,居然还想着永生永世。

聂浥尘被沈陵望着,像是陷入了魔障一样,此时此刻的沈陵没有让他躲避的机会,而聂浥尘也不想躲避了。

他反问沈陵:“那你呢,沈陵?”

沈陵颔首:“我自然是愿意,巴不得,恨不得永远跟你就这么纠缠在一块。”

聂浥尘的脸微微泛红,他主动吻上沈陵,唇齿厮磨间,聂浥尘缓缓地道:“我与你一样。”

从储物腰带中钻出来的小刺猬见到两人如胶似漆的样子立刻害羞地闭上了眼睛,钻了回去。

捂着通红的脸蛋说:“艾玛,好羞耻哦!”

有了清古真人跟清寄真君两位修真大能的辅助,剿灭鬼泣宗一事进展得十分顺利。

事后,聂浥尘跟随清寄真君前往通天塔内使用通灵之力翻译道传,沈陵便跟着一起去了通天教潜修功法。

聂浥尘与沈陵借此成了九霄大陆上一对出了名的神仙道侣。

这天夜里,聂浥尘做了一个梦,梦里场景混杂不堪,十分悲痛,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真的流了泪。

抬眸看着头顶的天际,聂浥尘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映入的印象十分深刻。

侧脸看着沈陵,那人霸道地将自己揽在怀里,睡姿充分展现了他的占有欲。

聂浥尘揉捏着沈陵的眉心,将其舒展开来,柔声道:“明镜,这一世我们还能如愿在一起,真好。”

抬头看向天际,他们正睡在通天塔的最高处,头顶是开放的,聂浥尘的眸子里映出了满天星辰。

聂浥尘好像看到了一只通体火红的龙在空中翱翔嘶鸣着。

胤龙的确陨殁了,可他作为胤龙的主魂柔和了自然生气形成了替补三魂七魄的东西就此存活了下来,被纳入仙界成了一名仙人。

后来,他认识了明镜,与明镜成了恋人。

再后来,胤龙留在天界的真气发生震荡,造成他的魂体分崩离析,明镜为了逆转因果与皓月天君抢夺因果盘,因果盘因此而遭受冲击发生了不受控制的变数。

两人魂魄都保存了下来,却坠入了轮回之中。

因为受到冲击,两人的魂魄都有残缺,需要依靠彼此的滋养才能长久。

两世滋养魂魄,即便第一世发生了意外他就此惨死,可到如今他能与明镜再在一起便是值得的。

“明镜……”聂浥尘温柔地呼唤着沈陵的名字,沈陵呻吟一声,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聂浥尘随即困倦地闭上,伸过手将聂浥尘揽得更紧,嘴上却在不满地嘀咕,“小尘你在叫谁的名字,你可别想别人,你答应过我,永生永世都会跟我在一起。”

看着睡得迷糊的沈陵,聂浥尘忍俊不禁,靠在沈陵肩膀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啦!又完结了一篇文~~~~~~~~~~我满心欢喜,谢谢大家的支持,这篇文成绩不算好大家都看到啦,但是很感谢大家陪我陪到了最后,爱你们~废话不多说,我们下一篇文中见!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