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医院在准备为林望做心脏移植手术,他,也被强制性的留下来住在病房,因为这些天,他发病的几率越来越高,医生说不能再拖了。【全文字阅读】

唐汨知道,他有片刻的犹豫,在她告诉他易仰的事情后。

但是一切的内疚和难安都比不过林望的生命重要,唐汨知道,她和他都必须这样做。

手术前夕,林望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这张苍白却熟悉想念的脸在她的脑海中,不过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已经出现了无数遍……

护士给他注S了镇定剂,现在正熟睡着。

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这么心疼和舍不得想流泪的感觉,只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多么爱他……

唐汨只能安静的坐在他的身旁,细细的看着他。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如今的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一起了,背负着徐成栋为此付出的代价,也痛心着易仰的结局。

她欠他们的太多,以至于今生无法再还……

林望紧闭的双眼…像是夏天仓惶遁走的阳光,冰冷的空气,凝结了他原有温暖……

掬起他的右手,这只手修长却不细致,大而苍白,手背上的经络清晰可见,指腹满是硬茧,这是勤练吉他的痕迹吧……

唐汨缓慢的将自己的脸庞贴着他的手,默默的祈求着。

“纵使命运总是那样不公平,你的生命一直都太沉重,从年少的你,到如今的你……我知道,你已经太累了,可是,上帝不会轻易放弃每一个生命,请你要好好的,努力的生活,我相信明天以后,会更好……”

第二日清晨,当林望躺在病床上虚弱的问唐汨,“我们为什么还要分开?”

面对他如同孩子一般的问题,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相爱的人,走过许多的泥泞路,可最后一切障碍已然消褪,是什么阻碍彼此前进?

“因为我们成长了。”她说。

“你还爱我吗?”他又问她。

“当然。”她毫不犹豫的回答他,她不想否认,因为确实,她爱着他。

只是,已经累了……

却与爱无关。

林望,也许是命运让我们相遇,又让我们分离,但你要知道,你永远在我心里。

……

2012年9月8日下午三点,林望从手术室被护士推出来,透过玻璃窗上,灿烂的阳光如钻石一般,不停地闪动着。

唐汨已经忘了脸上是否还挂着淡淡清泪,贪婪的目视白色移床上的他,因麻醉药效还未过而昏睡的他,终于,面容不再印上苍白。

于是,她迎了上去。

可最终,她还是离开了,带着爱情离开了他。

留下林望独自在清冷的病房……

之后,在医院静养期间,他喜欢沉默地站在窗边,沉默地望着楼下的草坪,嘴唇有些虚弱的淡紫。

他苍白的手指握着窗边的栏杆,总是沉默而安静。

好几日过去,他不再会去听病房的门是不是在轻轻地被推开,因为,希望早已被失望超越。他只是沉默着,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再与他有任何联系。

……

2012年10月15日,苏迎和江子骁的订婚典礼。

梦幻的水晶灯璀璨夺目的点亮整个宴场,铺着红毯的重重花拱门垂着轻纱曼帘,随着朗风徐徐,唯美浮动,朵朵香槟玫瑰缀在每个来宾的胸口,悠扬的小提琴缓慢优雅的响着。

苏迎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露出迷人的微笑。

她,笑靥如花,很是迷人。

临川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临川市最赫赫有名的婚庆公司。

临川市众多的显贵名流。

于是,甜蜜而又幸福的他们,交换了订婚戒指。

唐汨在众多人群中泪眼婆娑的鼓掌,为他们祝福。

典礼结束后,苏迎一如既往的挽起她的胳膊。

“大米,我命令你在明年的这个时候之前,必须找到郎才女貌的另一半。”

视爱情如儿戏一般的话语果然出自于还未尝尽世间冷暖的苏迎口中。

但若她能一辈子这样坦怀于万物,至少,唐汨相信,江子骁一定可以保护她一辈子。

只是,明年的这个时候,她能忘了林望吗?

明年的这个时候,徐成栋是否又能完全康复呢?

“随遇而安。”她回答苏迎四个字,也是在告诉她自己,顺其自然,不要苛求。

唐汨打算离开临川一阵子,世界那么大,请容许她到处去看一看。

于是,辞职报告很快写好交给了部门经理,下一个目的地,便是发廊。

是苏迎陪她去了那家在临川来说还比较有名的发廊,名字叫“丝丝心动”。

一路上,苏迎不停的劝告她说,“留了那么多年的长发,不如继续留着吧?”

唐汨确实也很舍不得,留了好几年的长发,似乎也有血浓于水的感情了。

但是她要过新的生活,重新开始自己新的人生,所以,与过去说告别吧。

那第一步,就是剪掉林望常而轻抚着说漂亮的那头飘逸长发。

再次走出发廊的她,已经落成一个干脆清朗的姑娘,短发未及肩,那个不再像唐汨的她。

……

那天,唐汨上了出国的飞机。

那天,林望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落寞的走在雨中。

那天,唐汨最后一次对他说,林望,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那天,唐汨从林望的生活里消失,原以为再也不可能再见到她的他伤心欲绝。

“我要离开临川了。”

当唐汨把这个消息告诉林望,他的嘴角抽搐着,眼神仿佛顿然暗淡失去光泽。

他忽而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唐汨的脸颊,好看的眉毛总是不自觉地皱起,每一寸,林望都用心拂过。

唐汨并没有躲开。

两个人都心照不宣,曾经最亲密的他们,就将是陌生人,他与她无关,她也与他无关。

“什么时候想回来了记得告诉我,即使我们的关系不同往日……”

林望终于放开手,垂着头不再多看一眼,哪怕一眼,也许就再也放不开。

“唐汨。”

林望在唐汨身影彻底消失的前一刻还是叫住了他。

唐汨怔怔地转身,不知林望还要说什么。

“祝你幸福。”

林望的笑,让人突然有些心疼。

“也祝你幸福!”

……

三年后

晕黄灯光照S下,巨大的玻璃幕墙外夜航的班机起起落落,穿过空旷的大厅,一股凉意袭来,唐汨拉起外套裹紧了身体。

在过安检时,忽然心有惊跳,骤然望去。

隔着长长的机场客运廊,隔着面目模糊的人来人往,她的目光终于投S到走廊上伫立着的一个人。

消瘦高挑的男子,穿着白衬衣,清湛漆黑双眸。

他白皙清俊的脸孔,让人忍不住的想去靠近。

他的存在,在人群之中,仍是如一道洁白雷电,瞬间击中的唐汨的胸口,眼睛仿佛有炽烈光束照耀,除去他的身影,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

……

多年前的记忆里,空荡荡一排排的座位,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

门轻轻关上。

天边美丽的霞光透过走廊窗户照耀进来,温柔如醉,和着夕阳的金辉,校园广播里的歌声轻柔地唱着,那首歌,叫童话。

唐汨总是习惯性的低头默默地走,她在嘴边,轻轻地哼唱着这首歌曲。

我愿变成童话里

你爱的那个天使

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

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

忽然,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前面。

她弱不可闻的歌声戛然而止后,微微的抬头。

白色的短袖,唇边柔和的微笑。绚烂霞光里,林望微笑着对她说,“嗨。”

她也轻声的回应,“嗨!”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