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死你个荡货

他感到了风气息,还有土的湿润,有一只飞鸟落了下来,停在了他身上,自在的梳理着羽毛,欢快的唱着歌,树树说这叫快乐,树树是他的朋友,他其实不知道朋友是什么,但既然树树说是就是吧。

树树是一棵草,但是树树总是说自己是一棵树,总有一天会长成苍天大树的,所以大家都叫他树树。

树树很喜欢对着他说话,虽然他从不回应,树树说只要是生物都会有感情,但是他不知道什么是感情,树树那鸟儿的表情就是一种感情,那叫快乐······

可是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

天不知不觉暗了下来,慢慢下起了小雨,雨水很快将他身子打湿了,风还在吹着,鸟儿飞走了,慢慢的雨越来越大,豆大的雨点重重的打在他身上,风也越来越猛,很不舒服·····

可是他无法躲开,甚至无法移动半点,因为他是一个石头,还是一个比较大的石头,但还没大到称作山的地步。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有多久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何而来,甚至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听到周围的动物花草都称他为石头,才明白原来他是石头·······

一直以来就只有树树会对着他说话。

雨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风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他周围的泥土不断的被冲走,他听到四周一片哀嚎,那些他周围的草木,都被风雨打折了腰,一些被拦腰折断,一些连根拔起,哀嚎叫疼声此起彼伏,宛如地狱,可是他冷眼旁观着这一切,毫无感觉······

他觉得自己是应该有所感觉的,但却不知道该有什么感觉,他看着不断有树木花草的残躯从他身边飘过,只有刚开始听到树树叫了一声后,就再也没听到树树声音了,他感觉身体有个地方很不舒服,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感情。

过了很久很久······雨渐渐停了,雨水渐渐消退,存活下来的动植物,纷纷互相慰问着,动物们开始出来寻找食物,周围热闹了起来。

呜呜呜呜·····一个低低的声音在下方传来,他一看原来是树树,树树此时光秃秃的,也就只有靠近根部那里有点躯干,‘‘呜呜呜呜····我好不容易长了这么高,又这样了·····我要什么时候才能长成大树啊’’树树低泣道。

他没有回应,他不知道如何说话,但看到树树的那一刻,他发现他不舒服的感觉没有了,树树也并不是真的想要他回应,也许树树根本就不知道其实他听得见他说话吧。

他有时会想若不是树树总说自己是树,导致同伴们都不愿搭理他,而正好他就在树树旁边,恰好树树又实在太爱说话了,或许树树也不会和他说话吧。

他有意识的时候,树树就已经在他身边叽叽喳喳了,他不知道在这以前他是不是也在这里,也不知道其他石头是不是也像他一样能听到声音,有意识,但他总觉得他忘了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这里的生活其实很无聊,还好有树树每天在身边叽叽喳喳,一天又一天,不断有动物在他面前被其他动物猎杀、吃掉,也不断有很多花草树木被动物们啃食,这些不断在他身边上演的生生死死,并没有影响他丝毫,他永远屹立在那里。

他还是不知道什么是感情,但他觉得感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居然有时会有鸟儿往他身上撞击自杀,因为他伴侣死了,树树说这叫爱情,但是他并不能理解这种感情。

有时他觉得就这样没思想没感觉,不知道什么是痛什么是爱,世间万物都不能对他有任何影响,就这样直到永远,但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这样不行、这样不行······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忘了一样很重要很重要的事,但是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他很迷茫,他觉得他不该是这样的,可是他又不知道他应该是怎样的。

他倾听着周围的声音,可惜他周围的都是些花花草草,他们生生世世都长于此地,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整个世界。可是他却觉得这不对,为什么不对呢?他说不出来······

春去冬来,四季轮回,又是一个新的春天来了,一只看似经过了长途跋涉的鸟儿飞了过来,停在了他身上,‘‘累死了,我这次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你们知道我见到了什么吗?’’鸟儿说道。

‘‘我居然看到了一种明明有四只腿,却要用两只腿走路的动物!!!据说这种动物被叫做人!’’鸟儿兴奋的说道。

周围一下都热闹了起来,大家都开始讨论这种动物。

但是他已没心情去听了,如同一声惊雷驱散了迷雾,他终于明白了他到底忘了什么,那些被封存的记忆纷纷回归了,他是人,他叫叶凡,这已是他第一百次转化身份了,有时他是高高在上的君主,有时他是最底层的乞丐,有时他是动物,有好几次他都差点迷失其中,这一次无疑是最危险的一次。

还好他终于醒了过来,在这无疑树树的功劳是最大的,若不是树树无时无刻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唤醒了他的意识,说不定他现在还是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石头浑浑噩噩的待在那里。

他看了看他身边还在叽叽喳喳的树树,笑道:‘‘树树,我相信你一定会长成大树的。’’

‘‘啊啊啊啊!!!石头开口说话了!!!’’树树一愣,随即大叫了起来。

叶凡笑了笑,没再回应,因为眼前的场景已开始渐渐模糊·········

·············

‘‘不错嘛,这么快就能醒’’耳边传来一个飘渺的声音。

叶凡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空荡荡的大厅,声音若有若无在空气中回荡。

‘‘你是谁?’’叶凡搜寻着四周疑问道。

‘‘小家伙,你很不错,通过了我的考验。’’声音说道。

还没等叶凡说什么,一道白光突然向叶凡冲来,这时终于恢复了感应的空间,一个激荡,一下就将那团白光吸了进去。

空间一个剧烈的震动,所有的灵气一下子全朝白光涌了过去,那些珍贵的灵草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不要!’’叶凡大叫。

‘‘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凡睁眼一看正是李大志,‘‘你这小子,你突然叫什么,吓我一跳!’’李大志怒道。

叶凡一看这正是他们最开先来的那个地方,‘‘这是怎么回事?’’叶凡疑问。

‘‘我怎么知道,那个时候我们一被分开,我就晕过去了,一醒来就在这里了,看着你还没醒,我正准备看看你,谁知你就突然大叫一声。’’说到这李大志还有点怒气。

叶凡查看了下空间,发现空间中一大半灵草都已经没了,灵气也虚薄了很多,叶凡一惊,站了起来,这时一下从他怀里滚出一个白白软软的小东西。

‘‘汪汪···’’这居然是只狗,还是一只特可爱爆萌的狗,雪白的毛毛,大大的湿漉漉的双眼,小小的圆滚滚的身子,呆萌的表情,这么一个小家伙绝对可以勾起任何女性的怜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