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吴地,这位是远东城商盟魏掌柜!”老孟热情的为吴地介绍道。

“魏掌柜好,我是吴地。”吴地从善入流,端起茶碗乖乖敬了一碗。

“魏掌柜在这远东城呆了快二十年了,是最早一批到达这里的老人,以后你有什么事不明白,都可以找魏掌柜询问。”

“哦,还请掌柜的多多关照!”

“哈哈,别跟我客气了,老孟的人就是自家人。”魏掌柜话里有话,看着吴地。

“老孟?”

“嘿嘿,老孟就是我。”老孟有些尴尬,之前没怎么注意吴地,也没做过自我介绍。

“吴地,你有什么打算?”

“我也不知道,这里没认识的人了,能跟着你们打打猎就挺好吧?”

“跟我们打猎当然没问题,但这不是办法,你不懂,拓荒不单单是为了活下去,以后拓荒结束返乡的时候,要进行评定的,回家后的待遇地位都要靠这个评定来算,否则就算你回去了,也没好日子过的。”

“啊?还会这样!那我可怎么办?”这个时候装糊涂是最好的选择。

“你现在只有一个人,没人给你作纪录,也就没有评定分,所以我建议你暂时加入我们部落,这样才不会白干!”

“那以后返乡的时候,有没有影响呢?”吴地纯属多此一问,他根本没想着要等十几年返乡,现在急需的只是个身份,到时候找机会就走,老院长还等着呢!但于情于理都得这么问一句。

“没什么大影响,到时候评定出来了,你再转回氏族,有个纪录就行。而且东吴氏离我们部也不远,你自己回去就行。”

“那就好,我就加入你们部落,还要多谢孟头了!”

“哈哈,好,冲这声孟头,我就认你这个兄弟了,我叫孟承,丰谷部狩猎队队长,那天请你吃饭的家伙叫孟同。”

“多谢孟同大哥!”吴地道了个谢。

“不要跟我说谢,今天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没命了,以后你就是我最好的兄弟!”孟同正色道。

“好了,客气话都不要再说了。吴地,等会跟我去城里报备,正式作个纪录。”

“好,我听孟头的!”

魏掌柜见他们正事谈完,终于问道:“吴地,你今年多大了?”

“好象有十六、七吧,我也不大确定。”吴地不敢乱说,含糊道。

“哦,历害啊,你还没成年就能独自猎到山猪,这可是连许多老练猎手都做不到的。”

“嘿嘿,掌柜的别给我留面子,你就直接说连我老孟都做不到的。”老孟欣赏地看着吴地,问道:“你练的是什么功?谁教的?”

“族里的大人教的,我也不清楚是什么,反正怎么教怎么练就是了,不过他们是说过我练得很快。”心说正题来了,只能继续装糊涂。

“哦,我见你猎杀这头山猪很巧妙,以前你也猎过吗?”

“猎过,不过是跟着族里的大人,见他们就是这样杀的。”推开净才是正道。

“没想到东吴氏竟然还有这样的好手,你家大人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教我功夫的大人叫柳子。。。”这是真话。

“哦,我知道,见过几次,他功夫确实不错。”老孟竟然认识老院长,恍然道。

“你见过柳子?”吴地一惊,这得小心。

“恩,有几次狩猎碰到过,他带的队,话不多但是个实称人,打法也很老练,他那队很少听说有出事的。”

吴地心里古怪,一个曾经的元婴巨挚却带队打猎,能出问题才怪。

“是的,他也返乡了吧?”虽然很肯定,但还是忍不住问。

“应该是,返乡是部落头等大事,城主会亲自主持,他们肯定都走了。”老孟很肯定,看吴地脸色不好,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等会报备完,我找人给你家大人捎个信,不影响以后再回去的事。”

“恩,谢谢孟头了!”

魏掌柜对吴地很有兴趣,还想再问什么,小三却从外面奔进来。

“掌柜的,城主的人到了!”

“好,走,咱们去交接!”掌柜应了一声,领着众人向门外走去。

吴地跟着孟头来到屋外,远远看见大路上尘土飞扬,正有一队人马赶过来,蹄声隐隐,还有些车架的磨擦声。

片刻后,人马到了茶水铺外,当先一人跳下马喝道:“这次是哪个猎队上报?”

声音浑厚,中气很足。吴地看不出来人的修为,气血同样旺盛之极。

“丰谷部狩猎队,在下队长孟承!”老孟正声应道。

“丰谷?没想到你们竟然能猎成年山猪!”来人已经看见卧在一旁的猪山,惊讶道。

“哈哈,这次运气不错!”老孟心情不错,这么大的山猪,功劳可不小。

“有没有人员伤亡?”

“伤了两个,但都无大碍,没有损员。”

“好!你们很不错,无人死亡,按最高档记功!”这人也很高兴,转头对魏掌柜道:“魏掌柜,等大人到了,你们就可以开始计量。”

“没问题,人手安排好了,只等大人到!”

魏掌柜的身后已经站了一排小二,吴地估摸,后面应该就是称量山猪的活了。

老孟见来人已经认可,知道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了,对掌柜说道:“魏掌柜,那我们就先走了,还得去给吴地作备案呢。”

“好,你们先走,有我在,都放心!”

吴地懞懞懂懂跟着老孟走了,一路进城转到一处营区前停下来。

“这是临时户部,暂时都由兵部兼任着,等会你不用说话,让你干啥就干啥,省得麻烦!”

“恩,我都听孟头的。”吴地巴不得如此,赶忙应道。

进了营区左转走到头,一围破败的小院出现在眼前,院门上贴了张黄纸,上面斗大一个“户”字,门边站了两个门卫,柱着一根长棍在打瞌睡。

“你在这等我,听我叫再进来。”

老孟交待完,凑到一个门卫前,叫醒他亮了个牌子出来,门卫接过看了一眼,挥挥手放行,老孟拔腿就进了院子。

吴地一个人站在门前,门卫也没搭理他,只好左看看右瞅瞅,打发下时间,心里却在寻思。

“这种军事级别会打仗?感觉还没山院里的警戒性高啊!”不由对院里的态度不以为然。

这两天观察过来,与其说这是一支预备侵略军,不如说这真的只是支拓荒部众,没听谁说起过魔气,灵气之类的话题,一切都跟难民营类似。

茶水铺里的茶劣质得没有下限,街两边一个象样的酒楼都没有,连他都能搞定的一头山猪,众人却象得了宝贝一样,兴师动众居然还有大人专门到场评定。

还有眼前这个破破烂烂的户部,感觉还没自己小屋有样子。

“他们应该没人知道真相吧?”吴地猜测,这些来拓荒的所谓魔族,应该并不了解实情,只知道遵从指令,以换得那个所谓的长生药剂,说白了就是普通平民。

魔皇打的什么主意?吴地不解,不过这些还轮不到他来操心,自己首要任务是先找到老院长,把他的伤治好了,那一切都有高个子顶着了。

“吴地!进来!”瞎琢磨着,听见老孟在叫,连忙应了一声,向院门走去,门卫也没拦他,任他进去。

一进门,院当中几张大桌子,每张桌子上都铺满了大大小小的册籍,有的还摊开扣在桌面上,还有三五个人在不停往桌子上摆。

老孟站在院里小屋前正向他招手,吴地紧上几步凑过去。

老孟拉着他进了屋子,随手带上了门。

“吴地,这是户部孟续大人,快来拜见。”

“孟大人好!”吴地规规矩矩行了一礼。

“恩,好!”孟大人和言悦色先赞了一句,“你的事我听老孟讲了,真是英雄出少年,你很不错!以后你安心在丰谷部呆着,不会亏了你!”

“那就多谢大人了!”事情进展顺利,吴地心情不错。

“别大人大人的,这没外人,他是我家老小,还得管我叫哥!也是咱丰谷部出来的,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老孟笑呵呵的接口。

“我还以为还是魏扒皮在户部,早知道你小子升官了,哪用得着这么费事。”

“魏。。。跟着东吴氏返乡了,他早就不想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听说有部落返乡,跑得比谁都快!”

“哈哈,他跑了正好,现在轮到我弟弟当这个官了!”老孟眉开眼笑。

吴地也陪着傻笑几下,心里却是真高兴,“这才叫连老天都帮忙!”

“有什么好高兴的,这里破成这样,一点油水也没有!”

“话不能这么说,咱们丰谷人本来就不多,你既然在这个位子上,就得多给咱们部搜罗些壮劳力,如果不是你在,吴地这次入户能这么简单?”

“那倒是,这个权力我还是有的,你放心,我会多留意的。”孟续嘴上说这官不咋地,心里还是很受用的,不管什么官,总也是个官,老孟话说得也到位,对部落而言,自己的作用很大。

“吴地,从今天开始,你就算是丰谷部的人了,按老孟的意思,把你的纪录放在丰谷猎队里计算,明白了吗?”

“明白,多谢大人关照了!”这有什么不明白,功绩老孟说了算呗,反正自己压根不在乎什么功绩,嘴里却连忙应承,一副任你处置的样子。

“哈哈!好小子,你放心,我老孟绝不亏待自己兄弟!”老孟拍着胸脯保证,“以后我只要有口吃了,就绝少不了你的!”

“哎,我听孟头的!”吴地也答得痛快,事情很顺利,虽然功劳估计得少一半,但终于有了正式的身份。

(本章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