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褥

,最快更新一宠成双,首富的高冷小妻子最新章节!

许知非在沈蒹葭的民宿待了很长时间。

怀孕到八个月的时候,肚子高高隆起,步行稍显艰难,程北尧没有提结束旅程的事情,在这样清净的地方对胎教和待产都有好处。

十月初,程北尧在外谈事,许知非享受难得的独处。

金秋时节,民宿后院的桂花扑簌簌往下落,溪溪跟着沈蒹葭在身后,抱着小篮子捡拾,金黄的色彩,准备做桂花糕。

许知非不宜俯身,站在一边含笑看着她们,一抬眼就是无边的风景。

她们明天就要离开了,程北尧方才在电话里说,他会亲自来接。

同一时间,沈浪在美国,为了挽回ch的声誉,他打破从不接受采访的习性,破天荒的接受了一则半综艺半采访的节目。

夏庭墨作为助理替他筛选问题,很多都是隐私,几乎被砍了大半。节目组不好做,试图和她协商。

夏庭墨也为难,跟随沈浪至今,她不会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禁忌是什么,被看见了,该生气的。

僵持不下,等到沈浪到达还没解决好。他有时候脾气不好,夏庭墨胆怯的望着他,等着被训。

却没有。

他接过节目组的流程卡,一目十行的看完问题,“问吧。”

夏庭墨微惊,然后和外界大众一起,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了他的那段过去。

主持人问他,他从前和国内女财阀许知非究竟是什么关系。

沈浪在镜头前很自如,没人想到他会这么坦诚,摒弃所有个人情感,从头到尾讲一遍,最后总结是好友。

主持人试图剥丝抽茧,沈浪有些失神,然后重重点头:“她,真的很好。”

又有些戏谑的望向镜头:“我在这里替他们澄清一下,许知非和程北尧之间没有任何外界意淫的不好,他们现在很幸福。我今后也会有自己的生活。”

这段视频,很快以飓风之势传到了国内。

王泽问程北尧,“要压吗?”

程北尧看着视频,反问:“为什么要压。”

于是,许知非也在周倾识的八卦下,看到了这个视频。

这天是在沈蒹葭民宿的最后一天,临走之前,许知非坐在房间内。外头有住客在放音乐,声音悠扬传出,她听得走神,拿起桌上的笔,在白纸上将听到的抄下来——

故事开始以前

最初的那些春天

阳光洒在杨树上,风吹来,闪银光

街道平静而温暖,钟走得好慢

那是我还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

我情窦还不开

你的衬衣如雪

盼着杨树叶落下,眼睛不眨

心里像有一些话,我们先不讲

等待着那将要盛装出场的未来

人随风飘荡

天各自一方

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勉强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数不清的流年

似是而非的脸

把你的故事对我讲

就让我笑出泪光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

还是活色生香

我们都遍体鳞伤

也慢慢坏了心肠

你得到你想要的吗

换来的是铁石心肠

可曾还有什么人

再让你幻想——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熄灭的清澈目光

我想回头望

把故事从头讲

……

许知非写下最后一个字,收笔时白纸上氤氲开笔墨。

外面溪溪在唤她,而她抬眼,看到了来接她离开的男人,他穿着单薄外套,乘船而至,离得近了也看见了她,冲她挥手。

许知非笑起来,将笔放下,收起手机起身出去。

步伐轻快,衣裙翩袂,有风将那张纸吹起来,轻飘飘的落在角落的地上。

*

十月中旬,许知非结束旅程回归x市安心待产。

程北尧排开所有工作只为陪伴,他不让许父许母和唐展秋插手一丝一毫,关于她的,全部亲力亲为。

待产的两个月天气一点点转凉,许知非利用这些空闲的时间成功完成数个学业上的考试。

在将溪溪送入学校之前,他们给她改了名字。

由程溪改为程许诺,小名依旧叫溪溪。

值得一提的是,许知非让溪溪认了周倾识做干妈。与程北尧商量,她一边抚摸肚子一边轻声道:“倾识曾经抚养慕北两年,她心里一定很难过,让溪溪认她做干妈,她应该会很高兴的。”

程北尧点头,“你的安静和周倾识的热烈相辅相成,溪溪的性格刚好可以被中和。”

举办小小仪式的时候,周倾识果不其然哽咽了,她拥抱许知非,“我不管,恩让也要认我做干妈。”

许知非哭笑不得,“好。”

溪溪偶尔会邀请同学来家里聚会,性格明显开朗了很多,许知非有时候无聊,陪着他们一起玩。

程北尧这日归家,就看见她坐在沙发上,将珍珠项链一个个拆开来,递给一群孩子当弹珠玩。

微惊,但一秒释然。他送过她很多价格不菲的礼物,好像确实从没见过她放在心上过,真正被她珍藏的,都是一些小物件,譬如被他捡起来的某片枫叶,譬如他心血来潮在小竹片上写的字。

会心,由她玩吧。

溪溪上学,许知非一个人在澄园,时常会觉得无聊。翻出很多以前的东西,在看到温叙的日记本时,一愣。

日记的最后一页,多了几个大字。

——我会好好保护她,带着你的那份。

程北尧的笔迹,他看过了……?

强压下悸动,她有些哀伤。

下了一场秋雨,天气热度减低了很多。

许知非是独自出行的,她在路边买了一束花,踩着绵绵雨水,试图找到他。

温叙的墓前被打扫的很干净,墓上放着一根烟,被雨水打湿了。

她素颜面对,在雨中站立了很久,望着温叙的照片,久久无言。

她最后说的是:“温叙,他对我很好,你放心。”

回应她的,是渐渐变大的雨势,淅淅沥沥。

连日来,察觉到许知非不好的情绪,程北尧担心,干脆带着她一起去公司。

他在办公,她就坐在沙发上看书,或是戴着耳机看电影。

他基本上是她去哪里他跟到哪里,他要去别处也一定要让她跟着,片刻不分离的模样艳羡一众人。

这天不巧,他们见到了徐哲凡和程绾。

他们在一起的事情许知非听莫零说了。

但谁也没想到会乍然碰面,以至于,双方的眼神都游移,有些不自在。

十月怀胎,许知非的很多情绪早已平和下来,对很多人很多事报以最大的宽容。所以才会在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出声:“有时间,来澄园做客吧,溪溪很想你。”

意外。程绾怔怔看着在程北尧带领下离开的背影,眼前一片模糊,那声“嫂子”怎么样也喊不出口。

时间来到了十一月,许知非住进医院等待预产期的到来,医生是专门从国外聘请的,所有人严阵以待,等待一声啼哭。

她很紧张,但胸腔里的,全是满满的勇气和力量。

程北尧握着她的手,轻笑:“怕吗?”

她摇头:“我不怕。”

离预产期还有几天,许知非心态一直很好,她在医院里,给很多身边的人寄去明信片和一些小礼物。

其实是很平凡的一天,她问归来要地址,想给他寄一份。

眼看上面一直在正在输入中,最后却只发来一句:不用了。



他继续回复:本以为你能猜到,没想到你全都忘了。

许知非摸不着头脑。

2011年五月,我受风着凉,给我买药的人是你。

手机砸在床上,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说的是那次给她举的例子。

他在说什么……

她咬着下唇,眼睁睁看见归来的名字赫然被改成了——程北尧。

左上角三个字,很显眼。

他还在发消息。

不要生气呀。朵朵。如果没有这个账号,我那天很有可能没办法第一时间去救你。

那时候怕你生气,只敢这样接近你。

他重新将那段话发了一遍。

有一个很喜欢的女孩子,从前生病瞒着她,偶然被她发现,她找了几条街给我买药,好像只有吃了她买的,她才会放心,永远忘不了她将药递过来时,眼里的光芒。

许知非看着,又好气又好笑。

他一句一句的发。

爱这个词太笼统了,应该是想照顾你一辈子。

也应该是,我见众人皆草木。

唯你是青山。

朵朵,唯你是青山。

她突然有点想哭。

程北尧发来下一句:来,帮我开门。

他在病房门外。

许知非慢慢踱步过去打开门,背过手和他对视,稍显冷淡。

男人一脸宠溺的看着她,半晌举起手里的东西。

“不生气啊,我买了你喜欢的水果。”

还能说什么呢,她张开手,眉目娇嗔,等待一个拥抱。

如愿以偿。

就是这个时候,腹部突然传来一阵一阵的痛,陡然抓紧他的手臂,攥出衣衫褶皱。

“很痛……”

程北尧变色,第一时间将她抱到病床上,按铃喊医生。

他比她还要紧张,紧紧扣着她的手,“我在。”

医生很快赶来,简单的检查下立刻将许知非送入手术室。

程北尧全程陪产。

很快的,唐展秋和许母来了,周倾识赶来了,乐暮成和时桑也到达,外头等着很多人,紧张的不行。

程北尧半跪在地上,听着许知非的声音心里撕心裂肺的疼,一度不忍心再看,医生劝说让他松开手,许知非会抓痛他的。

男人置若罔闻,他靠近许知非的耳边,无比心疼:“朵朵,我爱你。”

他一遍遍的重复。我爱你。

在听到婴儿啼哭时,许知非眼角淌下一滴泪,眼前走马灯似的闪现了很多情景。

最后回落现实,身侧是他。

医生说:“七斤二两,是男孩。恭喜。”

恩让来到这个世界了。

知非闭着眼睛,累到极致,她抵着男人的脸,很轻很轻的声音。

“我也爱你。”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