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

窄小的单人床上,两只裸露在被子外面,应该说是已经伸出床外的大脚丫,无意识的摆动着。

“叮铃铃!叮铃铃!”随着一阵闹铃的响声,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一只脚迅速的踹向了声音的来源。

随着“啪!”的一声,闹钟摔在了地上。

......闹钟阵亡一个小时后。

李跃飞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双眼朦胧的转向了小桌子,“诶...好像....少了点东西,少了什么呢?....?”

还处于迷迷糊糊状态的李跃飞挠了挠头,目光四处扫荡,直到目光下移。望见了已经阵亡,尸体残缺不全的闹钟。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一把掀开被子,双脚踏上两个破烂的人字拖下了床,在床底拿出个盒子,将闹钟的尸体收拾了进去。

“最近经济紧张啊...还是明天去找人修一修吧。”

此时肚子传来一阵饥饿感“咕~噜、咕~噜”听着自己肚子的抗议,李跃飞摇了摇头走向了角落里的冰箱,将冰箱门打开。

“我就知道......”看着眼前这空空如也冰箱内部,李跃飞不由得捂住了脸。

“啪~”李跃飞轻轻地把冰箱门关上,拿起来一旁的钱包,望着里面的钢镚和几张小额纸币,脸上不由露出了苦笑。

李跃飞放下了钱包,走到墙角的衣架旁,拿起了衣架上唯一的一套衣服,穿了上去,随后走进了洗手间。

头发很长,干净利落又飘柔,狭长的双眼眼配着两道剑眉、饱满的天庭和眼中不断闪烁的精光透露着此人的不凡,一身的腱子肉,感觉很是精神。

以上为李跃飞自己的内心版,实际,一头油渍凌乱的短发...,两条剑眉倒是英气逼人,对生活一点没有希望的一双死鱼眼,将剑眉给白瞎了(糟蹋了),配上下巴的一圈胡渣,别说,还真有一番邋遢宅男的气质。

一件已经褪色的破旧夹克穿在身上,里面是一件灰色的衬衫,下身穿着一件有着数个补丁的牛仔裤,脚踏的人字拖下面都已经破了洞。

“仰月文星额上贵,面圆光泽逞英豪,mmp的...给我的弱鸡点的、能用超能力也好啊...也不至于饭都快吃不上了...”望着镜中的自己,李跃飞不由得面露苦笑的摇了摇头,想起自己的超能力...不由得嘴角一阵抽搐,打定主意,绝不动用!

“一定要努力活着,要努力地赚钱!我TM好想要一个最新的智能女友啊!....”李跃飞抬头望着天花板,内心充满了渴望。

此刻的李跃飞,感觉自己又拥有了工作的动力.....今天一定要找到工作!

一把拧开了水龙头,在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停止后,李跃飞走出了洗手间,抄起了门口鞋架上的钥匙,拧开门走了出去。

望了眼还不到8平、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小子和一个卫生间,以及一个N手电视的脏乱小屋,李跃飞紧紧握了握拳,锁上了们,走向了一旁的电梯处。

随手按了下按钮后,李跃飞开始思考自己如何能快速的赚点钱?毕竟天气逐渐变冷,自己不仅没有厚的杯子,连饭都快吃不上了。

“...手机太贵了,身份环也是最低级的...没有联网和通话的功能,工作需要的两样东西基本都不达标...看来只能找点小时工了。”李跃飞不由得皱起眉头思考今后的方向。

“嗯?电梯怎么这么慢?难道是按钮出了毛病?”李跃飞打断了今后的思考,望着迟迟不开的电梯门很是疑惑。

接着用力的按了几下按钮,发现电梯按钮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得抬头看向上面,电梯门上面有个显示器,会显示电梯的状态。

只见显示屏显着五个大字“电梯已停用”

“我了个考.......开什么国际玩笑?什么时候停用的?提前通知呢?这可是36层啊!!!”李跃飞望了眼身后的楼梯不由得哀嚎着。

转头看了眼电梯,确定电梯不会在几秒内就变成“正常使用”后,摸着不断在抗议的肚子,李跃飞咬了咬牙走向了楼梯。

伴随着渐渐远去“踏~踏”的脚步声,36层恢复了安静。

“呼、呼~考....终于,终于...走出来了,楼、楼盖那么、高..干嘛.....”李跃飞拄着膝盖,大口喘着抱怨道。

缓了好一会后,回头望了眼遮住太阳的50层公寓楼,眼中充满了幽怨。

扭过头看看蓝天白云,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感受着头顶耀眼的阳光,李跃飞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

往常在楼下总是会有一群老年人晒太阳或者下棋,而外面应该也是喧闹的,今天居然异常的安静,半天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而且往日堆积如山的私家车,今天居然一辆都没看见,小区显得异常的安静,这份安静使得李跃飞不由得谨慎起来,李跃飞不确定是不是那件事情,决定去外面看看



当李跃飞走出了小区,眼中所看到是,没有任何东西、干净异常的马路,路边平常停满车的地方,也是成片的空白。街道上,也是空无一人的状态,只有几只流浪狗在马路上玩耍,街道连个车都没有,而道路两旁的店铺、也全是关门的状态。

“喂~喂!不会吧,要真是那样,可就麻烦大了...TMD会死人的...”李跃飞脸色变得很难看而且很凝重,望着这片空白的街道,李跃飞不信邪的又跑了两条街,当看到这些街道都是空白.....李跃飞已经可以确定。

盐城,13区,自己所在的区域,10年都和平的小地方。在自己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开启了【区域争夺战】!!!

一般来说【区域争夺战】都会提前半个月或者一星期通告,通告会通告电视手机信息环网络等途径传播,好让普通平民撤离,而...这些东西,自己都没有.....

一旦【区域争夺战】开启,那就绝对不会中断.....而且军方会封锁这片区域,不让任何人介入,自己.....也绝对出不去。

按照标准来看,【区域争夺战】最短时间为几个小时,最长的为1个月..........如果战斗时间太长,自己绝对会被发现......

“这还吃个屁啊,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才是正事!哪里是安全最隐秘的地方?最安全的地方?”李跃飞停止了无意义的思考科普,脑中飞快的过滤着片段,寻找安全地点。决定抓紧找个地方躲起来,直到战斗结束,同事摸了摸上衣口袋,摸到了口袋里的东西后,内心稍微安定了一点。

“轰隆!轰隆!”随着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远处的一栋十几层的楼房开始倒塌,伴随着爆炸和倒塌的是剧烈的浓烟,以及不断的震动感。

李跃飞望向了爆炸的方向,得出的结论是,地点距离自己很近,不过几里远。如果不赶紧避开,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会被波及到。

“咕~噜,咕~噜”听着肚子的抗议,以及冲入大脑的饥饿感。李跃飞捂着肚子,决定逃跑的时候要是看到贩卖机,就顺手拿点,反正饿一天饿不死,就是不知道这战斗开始几天了,真不应该宅在家里连睡一星期...

“轰隆!”爆炸声又响起,而这次听声音,居然比刚才又近了不少。

听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爆炸声、以及不断升起的浓烟和倒塌的房屋。

李跃飞的脸色很是难看:“我靠、速度这么快?打激素了?得赶紧避开他们,要是被波及到..........跑的话肯定跑不开的,记得没错的话、貌似隔壁那条街有免费的单车可以骑!”

心里想着安全地点的李跃飞,连忙动身,选择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巷,在小巷里飞快的穿行奔跑。

跑出小巷后,看着街道两旁空旷的免费单车停放区域,李云飞一脸铁青的骂道:“我靠,单车都收走了!这么坑!我就出来想赚点钱吃个饭、还得冒着危险?...安逸的日子要被终结了....”李跃飞不由得惆怅起来。

听着越来越近的爆炸声,李跃飞只能继续奔跑,同时环顾道路两旁,希望能找到个代步的东西。

“恩?”奔跑中的李跃飞停下了脚步、停在了一家超市门前,超市门口摆着两个自动贩卖机,一个是食品一个是饮料。

望着两个自己期待的贩卖机,左右看了看,当看到路口的监控都是灭着的后....李跃飞毫不犹豫的一拳捣了过去,“咔嚓!”一声自动贩卖机的屏幕开始破碎,李跃飞连忙扒开碎片伸手掏里面的东西。心想:这里距离战斗地点实在是太近了,估计也就两条街的距离。得速战速决,拿上吃的和水继续逃跑,还好是争夺战,自己可以不用花钱,反正公家陪,争夺战真好啊.....好个屁啊!李跃飞连忙甩掉内心那坑爹的想法。

李跃飞拿起了五六袋面包,随手在贩卖机里拿出了一次性塑料袋,将面包放了进去。又一拳捣碎了一旁的饮料贩卖机,拿出几瓶果汁和碳酸饮料,随后起身,就要走。

“咕噜~咕噜!”感受着四肢的无力,李跃飞决定先吃点喝点再跑,自己运气怎么可能会那么差,就那么轻松的被波及到?这么想着的李跃飞连忙跑到一旁的墙角蹲了下去,撕开面包就开始吃了起来。

随后用劲拧开了一瓶果汁的瓶盖,“咕嘟~咕嘟~”一口气就闷掉了这一瓶果汁,感受着腹中的填充感、以及喉咙的滋润,一股清爽直冲大脑。李跃飞喘了一大口气道:“爽!”

甩手扔掉了空的果汁瓶,将那个易拉罐碳酸饮料装进了衣服兜里。

“啊~”李跃飞张开大嘴,即将咬下去第二个面包。

“嘭!”随着一声巨响,就见李跃飞旁边的商店如同被RPG炸到一般,爆炸开来。而商店门口的贩卖机也离地而起。

望着飞起的贩卖机,李跃飞内心只有一个想法:我尼玛?心中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次奥....”李跃飞瞪大了眼睛看着砸向自己的贩卖机,可以明显的看出...这贩卖机是被某个物体砸飞的,一句还不等说完。

贩卖机就如同小炸弹一般携带着李跃飞冲破了墙壁,又冲破了一个店面,带着李跃飞冲到了隔壁的那条街,飞了十来米后、在几米高的半空中炸裂开来,炸裂开后,两道人影被炸飞了出去。

其中一道黑影就是李跃飞,李跃飞被这股力道直接击飞,随着一阵冲撞和磕碰,在撞弯一个路灯后,李跃飞也停了下来,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身下渗出一片血迹。

自破烂的商店中,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boy,这一拳的力道怎么样?刚才你可是打的我很疼啊!”

伴随着一阵“踏、踏”的脚步声,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李跃飞感受着身体的疼痛,抬起了头,双眼中充满怒火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罪魁祸首,虽然不是直接攻击自己,但是这一次....安详的日子没准就要到头了,一切都是因为他....对,就是他。

那罪魁祸首穿着一套黑色西服,西服的袖子有些破烂,一顶黑色牛仔帽遮住了部分面容。从侧面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能看到一撮小胡子在风中飘荡,背后还披挂着黑色的披风。

“你个犊子玩意......我都跑了这么远,你还带GPS追踪的?”李跃飞脸色刷白、虚弱的抬起手臂,指着不远处的披风西装男怒骂道。

西装男转过了身,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正指着骂自己的李跃飞,面色震惊的指着李跃飞大吼着问道:“怎么可能会有平民,不是在半个月前就通告了么?这个区一天前就禁止进入了!你哪出来的啊?不可能!战斗前扫描过了整个区域,绝对不可能有平民!探测器并未显示这片区域有人!怎么可能!”

随后震惊的西装男掏出了一个圆形显示器,望着显示器,确定这片区域只有两个光点亮着,身前的人并未被检测到......

西装男的目光看向李跃飞手上的身份环...看到那有点陈旧的身份环之后...西装男眼角一抽,不由得问了一句:“boy....你身份环多久没去政府更新置换了.....如果我没看错...你那个是..是5年前的吧?”

“.........咳咳...你知道么,这是6年前的!”看着还处于震惊状态的西装男,李跃飞一边飙血一边无奈的说道。

西装男脱下了帽子,沧桑帅气的脸庞带着一丝冷酷,对着李跃飞带着一丝歉意无奈的说道:“boy、看来....这是你的原因?每年都会有十几个人会被争夺战波及致死...所以很抱歉。”

“..咳咳,如果我记得没错,你应该有一次呼救的权利吧...”李跃飞紧紧地盯着西装男问道。

“你说的不错,在战斗中我的确有一次呼救权,但是呼救意味着退场....所以,抱歉了!”西装男随后扭过身准备不理李跃飞,先去解决自己的对手。

“....我想我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李跃飞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西装男,不由得笑着说道,那笑容如此的真诚,内心则是:可以,小子,你这句话很强,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就在这时候就听远处传来一声大喊:“超级spray!”

西装男听到声音后立马跳到了一旁,顺手将帽子重新戴上,笑着说道:“哦呀~哦呀、yellowBOY,不乖哦~居然对自己的队友出手!....”

听到声音的李跃飞努力抬起头、只见远处一道大腿粗的泥浆柱喷射了过来,直接就怼到了李跃飞的身上,还在懵逼的李跃飞迎来了第二次腾空,又一次撞到了路灯上。

“嘣!”随着一声巨响,路灯不堪负重的倒了下去。李跃飞不由得张嘴喷了一口老血,神色不由得变的更为愤怒,表情异常的狰狞,这伤势不动用能力肯定是扛不住的,动用了能力..真不想用..一想到如此李跃飞表情变得更是狰狞。

“泥人还有三分火!虽然错不在你们..但是你刚才的回答很让人生气....所以,抱歉了。”李跃飞阴沉着脸慢慢说道,慢慢的扶着弯曲的路灯站了起来,浑身挂着泥浆、还时不时的飙出一股鲜血。

西装男看着李跃飞居然飙血成这样还站起来,连忙说道:“boy,你现在伤势很严重,劝你还是不要动的好,最好自己包扎一下,如果能坚持到,我料理完对手,就可以将对手的救护用掉,你就可以得救了...只...”

“穿西装的小子....等会要是痛的话,不要叫的太大声,我现在很生气,所以,等下你会很痛!”李跃飞露出一个笑容打断了西装男的话语。

西装不由得皱起眉头,很明显他不理解李跃飞是什么意思。

“犀牛!你在做什么?!那小子呢?”随着声音远处漫步走来一个身上滴着黄色泥浆的人。

浑身滴着黄色泥浆的人对着西装男不悦的说道:“还不快去解决轮胎小子,非要我给你提醒吗?你.......”

李跃飞慢慢掏出了兜里的东西,赫然是个装着牙签瓶子,李跃飞用颤抖着沾满了鲜血的手拧开了瓶盖,挂满泥浆的脸上充斥的愤怒和狰狞。

“泥浆就是你喷的吧?”

被打断的泥浆男带着不悦和惊讶的表情转过头,想要看看谁这么不知趣,居然敢打断自己的话语。

随后看到了浑身泥浆正在飙血的李跃飞,一脸惊讶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我的地图上没有显示这里有第四个人!!什么情况?”最后扭过头一脸懵的看着西装男。

“等会...你可能会很痛!一定不要叫的太大声!”李跃飞满面狰狞的拿出了一个牙签。

看着拿着牙签的李跃飞,二人一脸的懵逼,泥浆男不由的笑道:“哈哈,你是想用牙签扎我?念力的异能?别开玩笑了?”

“还是说你想拿牙签表演个魔术??......窝去”正在笑的泥浆男眼珠子瞬间瞪大,嘴巴张的老大,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噗呲!啊啊啊!!!”只见李跃飞狠狠地将牙签扎进了自己的指甲缝里....不由得发出一阵惨叫...随后又拿出了几根牙签,在几声惨叫中,左手五根手指每根都扎了一根牙签,手法如此的纯熟...

西装男和泥浆男二人此时,嘴角和眼角都在抽搐,西装男更是不断地揉着自己的双手,仿佛自己也疼一般,而泥浆男则是捂了捂胸口,有点踹不过气的赶脚。

“兄弟,你有点成功了...我的确感觉有点疼..心疼....”泥浆男喘了几口气后说道,心里则是在怒骂:一上来就碰到变态,玛德自残的这么恶心...看着感觉都快得心脏病了.....

“啊啊!!哈哈哈!!!”随着一阵惨叫和狂笑,李跃飞的十根手指都插上了牙签....就在西装男和泥浆男继续感觉难受的时候,李跃飞的身上开始冒出大量的蒸汽,随着蒸汽的并发,插在指甲缝里的牙签都被弹了出去。

“咚!咚!咚!”随着一阵如同战鼓一般的响声,只见李跃飞的体型慢慢的升高,很快就突破了三米,而衣服和裤子已经在一阵撕扯声中被撑爆,随着体型的增加,身体渐渐变成了颜色,此时....泥浆男和西装男皆是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内心都是一句话:这是什么鬼....

终于,李跃飞的体型停止了增加,此刻李跃飞已经有了3层楼一般的身高,壮硕的肌肉布满了全身,而裤衩...也撑爆了...不过是光的,看不到小鸟。

随着一阵“咔嚓,咔嚓”和“刺啦、刺啦”的声音,李跃飞感觉到了久违的力量、这股力量正在充满身体,感受着充斥力量的身体,李跃飞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泥浆男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张大了嘴,发出“呵..呵”的声音。

一旁的西装男也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喃喃道:“这是什么能力?..不可能!这个区域公开的情报中并未说明有能力者???”

只见身上散发着蒸汽的李跃飞,此刻的身高已经爆涨到了10米以上,浑身的伤口早已愈合,一身的皮肤变成了赤红色。

那巨大的身体上,浑身都是爆炸性的肌肉,简直就是魔鬼筋肉巨人一般,在蒸汽下,显得是异常的恐怖惊悚。

“呼!”随着一大口气的呼出,气团呼出了十几米远,“嘎嘣~嘎嘣”李跃飞狠狠地捏了捏拳头,扭了扭脖子,对着吃惊的二人露出了狰狞而又友善的笑容。

望着浑身赤红色并且异常巨大的李跃飞,二人想都不想皆是连忙扭头就跑,和李跃飞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神色严肃的盯着李跃飞的同时,速度飞快的奔跑着。

“你们放心,我下手会很轻!这几件衣服,穿了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就当给他们报仇了。”李跃飞露出了友善的笑容,随后一把抄起了掉落在一旁的半个路灯。

奔跑的同时扭过头望着拿着路灯的李跃飞,泥浆男大脑一片空白:这什么情况啊?坑爹呢啊,这对战区不是不让进人了么,这人哪冒出来的啊?这都什么玩意啊?还TM带变身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