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别放东西在里面好涨

几人找了一家民宿住下,家主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墙上还挂着把年代久远的猎枪,想必那才是他的主业。◎,x.

老头把马给牵到院子里,什么话也没问,沙里鱼龙混杂,各式各样的人都有,他早就习惯了。

众人洗漱了一番,二毛跑到外面打包回来一堆卖相很糟的食物,乔风和师兄妹也不讲究什么了,这一路上干粮早就吃腻,很快就填饱了肚子。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赵湘庐问道。

“先打探打探消息。”乔风抹了抹嘴,“这个镇子有没有消息灵通点的地方?”

“有。”大毛想了想,“西边有个赌场,从这里经过的人都会去走一遭,是沙里最热闹的地方。”

“那行,撑着现在还没有太晚,我们过去看看。”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赌场附近却是人来人往,路边停了不少好车。

这个赌场是估计原来是一座礼堂,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历史了,门头被红色霓虹灯装饰得恶俗无比,几个大块头懒撒地守在门口,乔风一行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他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赌场内一股燥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音乐声呐喊声震得耳朵都要裂了。

只见里面起码有几百号人,围在一个大铁笼子旁兴奋的大呼小叫,旁边的吧台上几个几乎没穿衣服的女郎在钢管边搔首弄姿,看得乔风他们几个男人面红耳赤。

“看什么看,都是臭流氓!”申紫嫣怒气冲冲地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咳咳……”乔风尴尬地扭回了头,指着铁笼子问道:“那边是做什么的?”

“噢,那是打黑拳的地方,也是这个赌场人气最高的项目。”二毛介绍道。“这里除了不能用武器外,没有任何规则,但是进了那个笼子,就是不死不休,这些人就好这口。”

“那居然还有人愿意打?”赵湘庐感到非常吃惊。

“那是当然,只要能够连赢六场。就能拿走巨额的奖金,钱,有时候可比命重要哦。”这时一个小个子男人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他穿着一身休闲西服,皮肤黝黑。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可以叫我阿杰。”他做了个夸张的弯腰礼,只是他那带着本地土话味道的口音实在是有点不搭。

“各位是刚到沙里的马帮吧,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吗?”阿杰看到申紫嫣。眼前一亮,“好漂亮的小姐。”

“臭流氓。”申紫嫣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这人什么来头?”乔风低声问道。

“都是赌场的混子,专宰些过路商人。”二毛见怪不怪。

乔风微微一笑,走过去道,“好吧,我们第一次来这里,你带我们转转看。”

阿杰眼中的喜色一闪而过,“没问题。跟我来吧。”

他带着众人走到铁笼旁,里面湿漉漉地似乎刚清洗过。但还是能到不少散落的血水,“真不巧,刚刚才结束了一场拳赛,下一场要一个小时以后才开始,不过那可是今晚的压轴,一定非常精彩。”

“压轴?”

“对。这个选手在之前已经连赢了五场了,今天是他的最后一场,所以各位受人关注,各位待会可以下几手试试运气。”阿杰说道。

“这些选手都是些什么人?”乔风好奇地问道。

“大部分是抓来的战俘,还有富人们带来的奴隶。自己报名的也有,只是少一些,等下要出场那位就是自己报名的。”

“这里还有奴隶?”申紫嫣惊道。

“那是当然,这里的有钱人哪个没有点特殊嗜好。”阿杰笑得非常猥琐。

乔风叹了口气,看来这个混乱之地有它自己的规则,外人简直难以想象。

“待会比赛开始了我们再出来看吧,现在我带你们到里面赌桌去试试运气。”阿杰从旁边性感的侍应女郎那拿了一杯酒,随便捏了一把****,女郎娇羞地白了他一眼,看起来早就习以为常了。

赌场的后厅安静了许多,这里灯火通明,人比外面只多不少,围在一张张赌桌前奋战。

“几位想玩点什么呢?梭哈、二十一点、骰子、百家乐应有尽有。”阿杰的语气热烈了起来。

乔风看了一眼师兄妹,两人都是一脸茫然,估计他们都还没接触过这些糟粕,只能自己拿主意了。

“那就骰子吧!”

“跟我来!”阿杰乐呵呵地带着他们来到一张赌桌前,这里已经有三四个人在赌着。

“一二三,六点小,庄家胜。”

荷官把桌上的筹码全拨到了自己跟前,几名赌客痛心疾首,“都连开了七把小了!怎么还是小!”

阿杰招呼乔风坐下,暗地里朝荷官使了个眼色,荷官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不过这一切早被乔风看在眼里,他心里直乐,要论火候,这阿杰还不如国内的那些医托酒托高明呢,哪有一进门就开始献殷勤的,连个铺垫都没有,现在终于暴露了。

“先生要换多少筹码?我去帮你跑个腿。”阿杰满脸堆笑。

“这最小的筹码是多少?”乔风问道。

“最小?一百。”阿杰随口而出。

“那就帮我换张一百的来。”乔风摸出一张钱,递到他面前。

阿杰一愣,心里顿时咒骂不已,这种人要么就是周星星的《赌侠》看多了的智障,要么就是真正的高手,不过第二种他没见过,眼前这帮年轻人也完全不像。

他现在恨不得揍对方一拳,废了老多口水居然是这种货色,阿杰脸色冰冷起来,“这一百块连小费都不够,先生你也太小气了吧。”

“哈哈,开你玩笑呢,这里可以刷卡吧?先给我刷五万筹码来。”乔风就是想捉弄他一下,拿出元道给他的那张卡,反正不用白不用。

阿杰果然瞬间换回来了那副笑脸,弯腰弓背地接了卡,乐呵呵地去换筹码了。

“数狗脸的。”申紫嫣朝他的背影啐了口唾沫。

赵湘庐忧虑道:“这样真的好吗?”

“人家给咱送钱不要白不要啊,谁还嫌钱多呢是吧。”乔风无所谓地说。

大毛二毛自从知道他们不是一般人后,对他们的信心早就满格,也满怀期待地在一旁看热闹。

很快阿杰就拿了一沓筹码过来,荷官这才拿起骰盅,熟练地刷了个手花,“啪”地盖回桌上。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