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啪醒是一种什么体验

“豆汤幻域。”

“什么?豆汤幻域?”我问道,感觉这个名字好奇怪。

姥姥点点头,确定地说,是。那吴惠兰,正是修炼的豆汤幻域,这修炼豆汤幻域,有一个最大的特征,那就是,豆汤幻域总共六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豆宝宝,是根本突破不了第一域的,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豆宝宝都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自己的实力不变,假如,持续的时间足够长,那他还突破不了的话,那等待他的,只有一条路,老死。

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豆宝宝,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老死,或者早死,而真正突破第一域,然后,就会随即以很快的速度进入到第二域,第三域,只要是一旦突破了第一域,那这个豆宝宝就将会变得长生不死。

“哦?长生不死?”我被姥姥的这一番话给吓住了。

“对,长生不死,所以,所有的豆宝宝主人,最大的希望,那就是希望自己养的豆宝宝能够突破《豆汤幻域》的第一域,只要突破第一域,其它的,什么都好说。刚刚,那吴惠兰,明明就是被你打死,但是,估计,她**死后,魂魄未散,然后又用体内真气,强行将控制魂魄,又将**给组装了起来,也正巧,你那一鞭,本就威力极大,再加上,你的鞭,又是仙器,所以一鞭打通了吴惠兰身上所有的空道,她醒来之后,就瞬间突破了《豆汤幻域》的第一域。”姥姥说道。

“啊……我去。”我说道。心想,这,这也太不巧了,我本没那样想啊,怎么可能将她给一鞭打通了全身的**位了呢?

唉……好,好,看来,这有时候你想让一个人死,并不那么容易,相反,说不宝,还会反帮上他的忙。

“那……那……怎么办?”我问姥姥。

姥姥说,不能怎么办,吴惠兰既然已经突破了第一域,成为了豆宝宝中的那百分之零点一,那是她生命中的造化,也是林坏的造化。

我去!我说,那不行,那不行,林坏是个坏家伙,若是让他掌控着这样突破了第一域的豆宝宝,那还了得,他还不更疯狂地向我们进攻。

姥姥说,那没办法,事实已经注定,不可更改。

唉……唉……

我叹着气,说,这一切,都怨我。

小乌则在一旁安慰我,说,我本来也是好心,只是发生了意外,这谁也料不到的事儿,不能怨我。

虽说理论上这样讲,但是,毕竟是因为我才导致林坏势力的增大,增强,我毕竟还是有责任的。

最终,我实在是挨不过自责,很快提议说,我有一种办法,能够解除这祸患。

“什么办法?”姥姥问。

于是,我说,那就是,趁吴惠兰功力还没有完全大涨之前,我去除掉她。

姥姥一听,立马摇摇头说,不行了,不行了。

“怎么了?怎么不行了?”

“可儿,你不知道,其实,刚刚那吴惠兰复活的那一幕,我早已猜测到这一切,我也正准备打算,在她实力未发展这前,一举将吴惠兰再次拿下杀死,但是,刚刚林判官保护得太及时了,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每一个豆宝宝,在突破第一域的那两个小时内,是内力全失的时间段,可以说,要想杀她,也只有在这个时间段内,一旦过了这个时间段,豆宝宝实力恢复,而且,在此后的时间里,实力还将会成倍地往上增,所以,要再杀她,那谈何容易。”姥姥说道。

“这……这……”我答不上来了,听姥姥这样说,心想,刚刚怪不得我用灵识扫吴惠兰的时候,一点也感受不到她内力的存在,但是,她表面上看上去,却比之前厉害得多。

姥姥说两个小时间是时间段,那现在,那林坏带着小鬼兵和吴惠兰也走得差不多快两个小时了,要是再追过去,恐怕也作用不大了。

再者说,刚刚姥姥说得挺对的,既然如今是这个情况,林坏自然是更懂得,他肯定会更加将吴惠兰保护好,呵呵呵……好,这算,就算是林坏走运,先放了他一马,若是,在今后,我再见到他的话,我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这家伙,不是好人,而且,还总是坏我好事,我必须一刀将他铲除,以绝后患,更重要的是,解我心头之恨。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老管家按照我的吩咐,也将我屋子旁边的那间房给收拾了下来,小乌就住在那里。我和小乌住的这个院子,是偏室,是在整个星蛊阁大院子最西边的房间,也可以说是西厢房。

本来,阿蝶是住在正堂里的屋子里的,那里住的有姥姥,管家,还有师父,但是,她自从听说小乌住我旁边之后,她很快就向姥姥申请,说也要住到西厢房里来。

正堂前是个大院子,而东厢房,西厢房前是一个小院子,这三个院子,虽说都好多条路想连着,但是,大体上,还是可分为三个院子的。

我明白阿蝶的意思,我和小乌住在这西厢房里,平时我们的训练,以及会见星蛊阁外的弟子,都是在这西厢房的小院子里,那样的话,我和小乌见面的机会很多很多。

当然,自从那次我明确地向阿蝶坦白心意之后,虽说她痛苦了两天,但是,很快,我看她的样子就像是从中恢复了过来,而且,再见了我,还是跟以前一样,改变得,并不多,唯一改变的是,她对我的暧昧程度不那么露骨了。

如今,她又搬到这西厢房院子里来住,我真搞不懂她有什么目的。

但是,这是姥姥审批的,我无权过问,虽说心里好奇,担心,但是也没办法。

我唯一可做的,就是提前将此消息告知小乌。

小乌一听,也是一脸的疑惑,她问,阿蝶妹妹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哪知道。

自从那次小乌认识了阿蝶之后,她们两个虽说心里都有点看不过对方,但是,碍于姥姥和师父的情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