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春潮干柴烈火

这方面要是卡不住,那还有别的,比如,卡他们上电视节目的机会,挤掉他们的宣传,找人疏通上面禁播他们的电视,这些盛荣只要花费一点点儿力气就能做到。

他们这边确实是有路子,当初周老师介绍的,还有周梦瑶爸爸那边的关系,也能扑出一片人际网来,可就像是刚才的比方,一边是稚嫩的,还不知道能不能长大的小兽,一边是已经成年了的猛兽。如果说,人际网都是靠这些野兽捕捉来的猎物来维持的,工作室能给出的,和盛荣能给出的,完全不能比。

“那怎么办?咱们就任由盛荣将咱们踩在脚底下吗?”林萧有些着急,周梦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那怎么可能?咱们又不是死人,任由他们践踏啊?你们怎么都灰心丧气的,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好不好?不管盛荣对咱们有没有打压的意思,咱们只将这次的事情当成是黄琦雯单方面的挑战不就行了吗?”

周梦瑶吧嗒吧嗒的进门,将包包扔在一边沙发上,坐在老板椅上转个圈:“盛荣那么大的公司,也是要面子的,他们不能明火执仗的贴上公告,说要打压一个小工作室,就好像是两边比武,以大欺小就是不道德,这世上雪中送炭的人可能不多,但站在岸边喊两句的人不少,咱们只要站在道德的顶端,盛荣就要顾忌一些的。”

说着,伸手摸摸下巴:“还是像比武,咱们年幼,所以可以出全力,可以用武器,他们年长,所以要被约束,不能动武器,不能出全力,这就是咱们的优势了。更不要说,比武的时候,还有裁判适时喊停呢,还有个点到即止的规矩呢。”

乔白露嘴角抽了抽,为什么被周梦瑶这么一说,她就觉得,原先心中威风凛凛的野兽,就变成了没有牙齿的老兽了呢?

“好了好了,先不用讨论盛荣的事情,咱们呢,现在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出什么招,咱们对什么招就行了。”周梦瑶笑嘻嘻的拍手,打开电脑,连上身后的投影仪:“咱们先说说这次的事情,黄琦雯的电影百变女王,白露的电影没有身份的人,上映日期分别是九月八号和九月十号,百变女王的首日票房是八百万,没有身份的人是三百万,当初宣传的时候,盛荣那边只说林朝阳的电影,林朝阳是谁?名导演,他的作品最出名的就是那个哑妹,拿过金像奖……”

从两部电影的拍摄人员开始讲解,那边就算不是顶尖的最出名的导演,也算是一流的导演,他们这边的导演虽然有好几部成功作品但电影作品却只是第二部,在电影界连三流都算不上。

那边的主演是电影界的一线演员,这边的乔振庭是刚刚踏足电影界,还是第二部作品。

“所以,其实,从成本上来算,他们的电影,也不算是特别成功,但圈外的人可不会看这些数据,他们只会看票房……”

周梦瑶将这些数据列表给翻过页,乔白露眨眨眼,趁空问道:“梦瑶,就这么半天功夫,你就总结出来这么多东西?”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