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求求你停下来医生

程浩不正经的眼神自然也被两个当事人看到了:“程浩我警告你,你在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夜魅虽然什么也没说,可是也恶狠狠地瞪了程浩一眼,意思跟红缨的差不多。

吓得程浩赶紧遮住眼睛躲在岩石后面,小声地嘟囔着:“不就看一眼吗,真是的……”

经过这个小插曲,两女的关系还是十分紧张,两人都警惕地看着对方,生怕对方会突然发起攻击,就这样僵持了很久,红缨决定先发制人,她挽起自己的袖子,半跪在地上,这时红缨身上泛起了红色的光,之前被打碎的铠甲自己重新拼装了起来,并穿回了红缨身上,随着血红色的铠甲穿回在红缨身上后,红缨的魔能急速上升,上半张脸被黑色的鳞片覆盖活脱脱像一个死神一般,之前的绯红也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黑色的镰刀。

眼尖的程浩认出了那把武器是方宇的风死,原来在开战之前方宇还探望过红缨一次,把风死的戒指交给了红缨,当 时他没说自己要去狼头总部了,生怕红缨会不听医生的话,带着伤病上阵,所以方宇随便编了一个借口把风死给了她。

“这就是小宇的力量啊,也让我使用下吧”红缨二话不说就跳了起来挥舞着镰刀劈了过去。

然而红缨还没落地,夜魅就从身后摸出了自己的另一把弑魔器,也就是之前把程浩他们打爆了的鞭子,红缨还没看清出鞭子的痕迹,整个人就被绑了起来。

“我看你好像忘记了我还有另一把弑魔器了吧,我这把鬼雾可是狼头大人亲赐我的,可是高阶弑魔器然而还有这把枫雪也是中阶弑魔器,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

红缨稍稍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她也知道高阶弑魔器是什么样的,也就不挣扎了,开始催动自己体内的魔能,忽然从体内爆发出一股魔能,将夜魅的鞭子直接震开了,要不是夜魅收的快,估计自己的鬼雾已经碎成线了吧, 这让夜魅感到很诧异,之前就察觉了红缨不对劲的地方了,明明刚开始和自己对战时,魔能频率是正常的,可是打到现在自己的体能已经快达到极限了,可是红缨却恰恰相反,越打魔能感觉越多,而且红缨的身上还不断发生改变了,现在红缨头发变成了花白色。

看到红缨飘扬的白发,夜魅这才知道红缨打了什么算盘了,红缨的禁手是需要时间成长的,她的禁手就是身上的那件死灵白袍,原本的血红色被白色取而代之,厚重的铠甲也被一件薄如蝉翼的白袍代替。

“放马过来吧,现在的我不惧怕任何人。”红缨左手持黑色的风死,带着樱红色的面具,抚着白色的长发,十分自信地看着夜魅。

原本看着津津有味的程浩这会像是看见鬼了一样,硬撑了起来,拉起唐金就要往沙漠里跑。

“干嘛啊,我要看缨队长战斗,你拽我干嘛啊”唐金被程浩生拉硬拽,感到十分的不开心,好好地看到一半,看到精彩的地方了,现在却要走了,这不让人火大吗,就像看电影时看到大结局了,旁边的人要把他拉走一样的道理。

“你还想活着吗?你要是想活就赶紧往远点跑,红缨队长的这副样子我可是见过的,在修罗场时暴走过,威力丝毫不亚于队长的魔翼禁手,之前暴走时干掉过近乎几万只修罗,后来要不是队长出手,否则整个修罗场都要被毁掉一片。

听完程浩夸大的说辞后,唐金也不那么淡定了,站起身就搀着程浩往远处离去,可是这边的夜魅并不知道红缨开启禁手后的可怕威力,但是夜魅也清楚红缨这可不是简单地换了件衣服,夜魅也不会束手就擒,她从自己残缺的衣服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正是发配给高级干部的月神之力,和狼鬃不同的是夜魅有两瓶,其中一瓶应该是k的月神之力,所以也就两倍的力量了,夜魅思考了一下,看了眼身着白衣的红缨,心一横将两瓶全部喝掉了吸收化为自己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夜魅也发生了改变,眼神变成了紫色,一股看得见的紫光笼罩在夜魅身上。

两人的魔能和紫光逼人,连在旁边的仙人掌都枯萎掉了,可见这时两人的周围寸草不生,连生物进入这个圈子里,都会窒息死亡,这是要有多大的压迫感啊

两人像是约好似的,相视了一眼,各自掏出自己的弑魔器,朝对方跑去,红缨一个风行步跳到夜魅的身后,挥舞着风死就想拦腰一砍,可惜吸收了月神之力的夜魅反应也不慢,掏出枫雪就抵消了红缨的攻击,回头就是一鞭,红缨头朝下翻转了180度,华丽巧妙地躲过了这个鞭击。

站在很远的两人就差一桶爆米花了,两人也不顾沙漠的炎热,俯卧在沙子上观望着两女的战斗,一边谈论着到底谁最后会赢,毕竟出现了意外,夜魅吸收了两瓶的月神之力,程浩在方宇家中曾经有次见识过秦月的力量,刚进方宇家时秦月曾想逃出城堡将两堵墙全部打垮了,害的方宇砌了半天的墙,这还是失去月神之力的秦月,更不要说是全盛时期的秦月了,可见神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我觉得五五开吧,两个人现在的气息都是玄阶初期,谁输谁赢还是不好说,不对你看红缨队长。”

话还没说完,红缨这边突然出现了转折点,就在程浩谈话的片刻,红缨对着夜魅猛攻了几刀,可惜都被夜魅格挡下来了,可是砍完三刀后,红缨就收手了,将死风抗在肩上,回头就要进基地。

“等等你是想要逃跑吗?我们之间的战斗还没结束呢。”夜魅看红缨想要撤离感到十分地奇怪。

红缨意味深长地用她白色的眼瞳看了眼夜魅一字一句地说道:“不,我们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说完夜魅后背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染红了地上的黄沙,夜魅吃痛倒在地上,她始终不明白红缨是怎么攻击到她的背部的,她根本没有察觉到,就在她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夺命美人留下了泪水,这泪水是为不能给狼头效忠而流的。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