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readx;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秦天弑君未果自尽于承乾殿的消息在第二天就在离忧国国都传开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全国的其他地方。平常百姓并不知道和关心这些高层领导者们的权利更迭,他们只是在想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打仗,他们只关心自己在这个国家是否还生活得下去,他们也只关心新帝曾经实施的那些有利于他们的新政在陌天回来后是否还会继续下去。这个时代最平常的人,他们真的就是最平凡的人而已。他们对自己的国家是漠然的,他们并没有所谓的爱国精神,有战争他们就往没有战争的地方逃亡,即使那并不是他们的故乡,他们的国家。他们只知道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走去,能留住他们,就要给他们足够的利益。比起那些在权力中心挣扎沉浮的人,他们更直接,也更容易满足。陌景歌再想到这些,终于释然,想当初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接触到这些的时候,郁闷了很久,但随着陌天的教导和对着的世界的融入,她也慢慢变成为了权力争夺的游戏者,虽然她是背负着使命,但她真的有些累了。

“殿下,皇上让您去朝阳园见他。”苏海如今回到了陌天的身边,因此陌景歌身边传话的人就换成了靳渊。看着这个有些孤傲如狼却肯委身呆在自己身边的男人,陌景歌有些许感动。

“靳渊,以后传话这种事就让侍卫做好了,不必你亲自过来的。”听闻陌景歌的话,靳渊眼里快速闪过一丝复杂,终究又恢复平静。

“殿下,这些是靳渊分内的事情。”二人不再说话,一路无语,径直去了朝阳园。

朝阳园因能见朝阳之色在众院中最美故而得名,陌天下完早朝,正好是现代时间中七点的样子,看朝阳正好。

朝阳光辉淡雅而恬静,正如此时站在典雅楼亭中的男子,他身上那一袭明亮龙袍毫不突兀,与四周一切完美融合,同样的雅致,却偏又生出几分君临天下的威严。

“参见父皇(皇上)。”

听见陌景歌和靳渊的声音,陌天这才转身,脸上甚是严肃。

“陌景歌,你可知错?”突然的发难让陌景歌微微愣神,只是片刻便又莞尔。

“儿臣知错,请父皇责罚。”

这父女两的一问一答让靳渊和刚刚来到朝阳园外的苏海都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皇储殿下这是做错什么事情了?

“那你说说,你错在什么地方了”

“儿臣近来几天懈怠了朝务,让您老人家受苦受累,没时间和娘亲制造小弟弟了。”

“噗!哈哈哈……”诗宇轩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他才刚走到朝阳园呢,就听见陌景歌这彪悍的回答,制造小弟弟?

嗯,制造小弟弟!诗宇轩眼眸有那么一瞬间深邃,遂又恢复清明,无人看见那一闪而过的情绪。

瞪了一眼笑得不成人形的诗宇轩,陌景歌脸色坦然道:“父皇不过不惑之年(四十岁),而且母后也正是成熟韵满(这里指三十岁)之年,不再给我添个弟弟或妹妹也说不过去嘛!”

陌天听了这话似有感悟的默然不语,留下陌景歌和诗宇轩大眼瞪小眼。

“咳咳。好了,今天朕让你们过来是有事要对你们说。”

“父皇是为秦夕姐姐之事吧?”陌景歌对秦夕的事有自己的打算,但她还是会尊重他父皇的意愿。

“父皇知道你有你自己的打算,但父皇已经欠这个孩子太多,现在父皇想给她一些弥补。”

“父皇想怎样做就怎样做吧,只是希望父皇能问问姐姐的意见再做决定。”

陌天听完陌景歌的话,只是点了点头眼里情绪复杂难懂。陌景歌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她的父皇有事瞒着她,既然不想让她知道,她便不知道吧。秦天,秦夕,一切的一切,真的如同她所知道的么?不见得,但既然是父皇有意的制造了那么多假象,她也无意揭穿,父皇毕竟是真心疼爱自己的。

想通后,陌景歌也不再纠结,开心的离开了朝阳园。

承乾殿内,陌天威严而坐,南宫清也丝毫不畏惧,挺直腰板静默而立。

“南宫清,你可知秦夕是什么身份?”陌天垂下眼眸,不让人看清他的情绪,只是语气中的无奈还是很明显。

“回陛下,臣自是知道公主的身份。”

“你还要娶她么?”

“非她不娶。”掷地有声的四个字,狠狠撞在了陌天的心上,他记得,曾经也有一个人那样说过,嘴角不禁弯起了弧度,又瞬间消失不见。

“那么,南宫爱卿领旨。秦夕公主大义灭亲,朕今日便将她嫁与你为妻,三日后大婚,若她受半点委屈,朕拿你是问。”

“臣遵旨。”

南宫清终于抱得美人归,心情大好,当晚便设宴广邀好友。

南宫府后院转角处,隐于黑暗中的人,眼眸里含着笑。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