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卿与宁婉塞冰块

我松了口气,灵觉向四周探去,见再没有了人,我才从后面出来,意念一动,小剑又飞了回来被我收起。鸿蒙珠在全身经脉游动,我刚才全力使用小仙剑消耗的落圆不一会即补充完毕,像是没出过力般。

我大喜,这鸿蒙珠太管用了,存储在里面的能量,只要足够多,我就不虞担心能量消耗殆尽的危险,这可是给我在对敌时的最大保障。

来到前面,几下把挡在树洞前伪装的杂草扯开,我把这副掌门从树洞里拉了出来,先把他身上搜了一下,在他身上搜出了一个玉盒和一个玉瓶,想来是他在基地里得到的,只是奇怪他为何只得到了两样宝物。我也没客气,把东西装进了口袋里,转念一想到刚才我小仙剑在刺入他身体的时候,第一次差点没刺进去,难道他差着什么盔甲?我把他外衣剥开,见里面是一件软软的似是马甲的东西,颜色为金黄色。我把那件马甲从那副掌门尸体上剥下来,然后顺手把那逼掌门扔进了树洞里,再搬来一大块石头把树洞封住,让他变成这棵大树的养份,在这样地方,如非刻意寻找,不然找一辈子也不可能找得到这个树洞。

我拿起那件金黄色的马甲看了下,软软的像是棉布衣,却又厚了些,但却很重,这一件马甲怕不下十斤的重量,背上有一洞,却是刚才我小仙剑刺出来的,这破损的地方露出里面金属的颜色,想来这件马甲是用什么不知名的金属编织而成的,怪不得刚开始时我第一剑差点没刺得进去,想着如果是普通的剑,怕根本刺不进去。

现在这件马甲上除了那个剑洞,还有些那副掌门的血污,我拿着马甲到水潭边清洗了下,随便拿在手里一甩,上面即没了水珠,感觉就要干爽了。看这特殊的材质,马甲应该也算是件宝贝,药儿武功现在不高,拿去给她穿上挡挡明枪暗箭也是好的。

我又回到那莲花圣地长老死的地方,从他身上搜出了三个玉盒,这些玉盒式样蛮新,想来是他们早准备好带进去专门用来装这些天材地宝的。

我没打开这玉盒,找了块陷落的地方,把莲花圣地长老的尸体往这里面一扔,再拿些石头泥土盖上,在这原始森林内,不几日即会长出许多的植物,这地方就再没人能发现得了尸体。

我提着这些东西回到了树洞,钻进去后药儿眼睛发亮地望着我说道:“搞定了?”

我一笑道:“这两人一个是莲花圣地的,一个是断箭门的,应该都是刚从基地里出来,你看这些宝物他们还来不及服用,便宜我了现在。”

药儿一愣道:“莲花圣地和断箭门?”

我点头道:“是的,一个长老,一个副掌门,前段时间围攻过我的盟友,所以既然遇上了当然不能放过。”

药儿笑道:“厉害了嘛清风哥,我可是听说了莲花圣地和断箭门可都是当世的超级门派,你居然出去片刻就把两人都杀了,佩服啊佩服!你的武功怕是在当世也数一数二了。”

我也笑道:“没什么佩服的,我是从背后偷袭的。攻其不备。”

药儿一笑:“清风哥也不是老实人。”

我笑道:“从没想过我会老老实实跟人真刀真枪地拼杀,能用最简单方式杀了人,我不介意是用什么方法。”

药儿没再说这问题,伸手从我手里拿过四个玉盒和一个玉瓶,她先没打开,看到我拿那件马甲说道:“咦,这不是那个什么赤金软甲吗?居然被你得到了。”

我笑道:“战利品。想着你武功现在还不高,如果有这么一件软甲帮你挡挡剑什么的,所以就带来了。”

药儿也没客气,笑呵呵地从我手里接过软甲,当着我的面就脱了衣服把这软甲穿在了内衣外面,然后再穿上外衣,她身材适中,这衣服穿身上也没觉得臃肿,

药儿先打开了一个玉盒,里面是株草药,在玉盒里保存得很好,根须叶都还是碧绿的,药儿看到后一喜:“这是留颜草,配上药可以用来做成最好的化妆品,一星期抹一次,五六十岁时,也跟二三十岁一样,容颜不老。不要争,这是我的了。”

这我没用,配药也只有药儿会配,我说道:“你这药能配出多少份?”

药儿说道:“十来份随便配,这留颜草随便一点就能配很多,多多少少都有效果,如果想长期驻颜,只能配制出十来份。”

我说道:“你配好后留两份给我即可。”

药儿一愣,有点勉强地笑道:“你这是要送给红颜知己啊?”

我也没瞒她,毕竟到了江城到时她就会看到我与江乐琪的关系,她现在问起,我就把江乐琪之间的事跟她说了一遍,至于张珊珊,现在说了也没意思,过后遇上时再说了。

她听着我跟江乐琪的关系也是这样因为吃药而走火入魔成了这样的关系,不禁笑道:“清风哥,你真的是害人不浅,随便吃药都会吃出这样的问题,唉,那姑娘也可怜了啊,被你蹂躏成这样,唉,我比她还惨,我一个黄花大闺女,居然就这样莫明其妙跟你成了这样,唉,这药真不能乱吃啊。”

我尴尬地不知道如何说,她接着又说道:“得,我们有缘,只是这缘分到什么时候也不一定,放心吧,我这大姑娘虽然是坏你手里,我也不会说就让你为我负责的。”

我可不敢承诺,因为我最终是不可能留在这世界的,如果再在这世界留下点什么,那真的是跑哪也断不了感情纠葛了。

但我也不能跟她说我是其他世界的人,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们没再说这问题,反正留颜草配的药,她肯定会给我一份,就算知道我是用来送女人。

药儿又打开另外一个玉盒,这盒里还是一株什么药,但不是草,却是根部,看着就像一截断了的胡萝卜般,也像是一截老山参。

“这是野七啊!最好的疗伤圣药。就算是内脏大出血,只要刮下一点泡水吃下,即能活命!”药儿叹道。

怎么又是一种什么药?真不知道这两人的运气是好是坏,都不是增强功力的,一株是给姑娘用更好,一株是保命的。这药给了需要的人,那真的是万金不换。

我拔出小剑来,把那野七一刀两断,一截递给药儿,她拿出上次留下的玉盒把这截野七放进去说道:“这至少够救人十次命了!”

我笑道:“有命在,那比什么都强!”

我把那截野七也收了起来,又拿起另外一个盒子递给她。

“咦,这是我们奇药门的药增岁丸啊,怎么也在这儿啊?”药儿奇道。

我问道:“这真是你们奇药门的药?”

药儿鄙视地瞪我一眼道:“我们奇药门的药我还能不知道吗?”

我笑道:“这药估计是他们带在身上准备与这些药一起吃的,结果也被我顺了来,呵!便宜我了。对了,这增岁丸有什么作用呢?”

药儿笑道:“顾名思义,这增岁丸就是给要死的人增加年岁用的,这样一颗药丸,能延寿十年。这药丸可是我们奇药门能配出来最好的药丸了,一年也就只能配出一丸出来,奇药门现在留在手上不过五粒,这药丸和那野七的珍贵程度也相差不远。”

我笑道:“那这药我要了。你们奇药门既然有我就不分给你了,我拿去送人情。”

我想着的是送给风中行,老头年纪其实不小了,只是现在感觉不出来而已,再过四五年,人会突然衰老,到时这增岁丸对他的作用就很大了。落日集团得到天一门的帮助,发展极其迅速,这个人情是要还给风中行的。

再把最后一个玉盒打开,这盒子里装着的东西却像是一块泥土般,我望了半在觉得就是一块泥巴,没觉得这东西是什么宝物。

药儿拿着那块泥土般的东西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明堂,我这外世界的人更不可能知道了,不知道就算,也没分赃了,装回去给风老头看看,他见多识广,难说知道这东西。

最后就是一个玉瓶了,按基地里出产的规矩,用玉瓶装的应该是什么液体了,我拿起来打开盖子凑到眼前看了看,果然是些清亮的液体,闻着似有股甜香,我看了眼再递给药儿,药儿拿着先看着再闻了下,也不确定是什么,我盖上盖子递给药儿说道:“这东西是你的了,拿回去你们奇药门到时也会有帮助。这次来基地,没有你我也没那么多好处,这也算是给你补偿吧。”

药儿脸一红,然后再说道:“哼,我最大的好处都给你了!你这点补偿哪够啊!”

我嘿嘿一笑说道:“我补偿了好几晚了,你也说够了啊。”

药儿伸手打了我一下,脸再一红笑了,也没再说什么,把那个玉瓶拿起来放自己包里,手一拉我挽住我手说道:“走吧!回去你的江城。”

我们相携出了树洞,反正也不知道这儿是哪儿,想来还是在连山内,看准方向,只管向北走,那肯定是能走出连山的。(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