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听着司马静的数落,张鹏跪在地上一言不发。只有茉莉一人不停地磕头求司马静,让她在龙啸虎面前讲讲情。

司马静长叹一口气道:“茉莉,你起来吧。母后看在你的面子上,就跟皇上的来使说说就是了。”

茉莉和张鹏听了都连忙道谢。

过了几天,龙啸虎果然派了钦差来拿张鹏,他们分别是四大英雄之中的陈世可和魏长友,以及内务府总管太监王三炮。

他们先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江南茶庄管事张鹏,本系平民百姓,只因太后检拔,令其管理静怡茶庄诸事。后又茉莉公主下嫁,故其一翅飞天。张鹏蒙此隆恩,却不思回报。徇私枉法,欺君犯上。今特命钦差大臣前去押解张鹏进京,朕要亲自审讯。钦此。”

张鹏夫妇听了这道圣旨已经惊呆了,他们跪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王三炮道:“驸马爷,你还不领旨谢恩吗?”

张鹏这才在地上磕了一个头道:“臣领旨。”

这时,只听王三炮又道:“来人,拿下。”

几个士兵听了,连忙过来将张鹏押了起来。

王三炮又扶起茉莉来道:“公主,您不必太担心了。皇上会念及您的面子网开一面的。”

“你们不能把人带走。”这时,只见司马静从里面出来喝道。

众人见了司马静,都连忙跪地拜道:“奴才给太后请安。”

“哼,你们还知道我是太后?”司马静冷笑道。

王三炮陪笑道:“瞧您说的,不论何时您都是奴才的主子,哪儿有奴才不认主子的。”

司马静听了点点头道:“好吧,你们都平身吧。”

这时,茉莉又扑通一声跪倒在司马静面前央求道:“母后,女儿求求您,救救张鹏吧。他这一去也凶吉未卜,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女儿也不想活了。”

司马静听了这话,心里一阵发酸,茉莉还是很在意张鹏的。她将茉莉扶起来笑道:“傻丫头,我心中自有主张。”

说完,她又向王三炮道:“王总管,张鹏你们不能带走。”

“可是……”王三炮谜案露难色道,“奴才们是奉了皇命而来,如果拿不回人去,皇上会龙颜大怒的。”

司马静听了不禁大笑道:“哈哈哈哈,难道你们就不怕我也凤颜大怒吗?”

“这……”他们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又听司马静道:“现在茶庄都是我管事 、所以 此事与张鹏无关,你们若要拿就将我拿回去。皇上定我欺君之罪也好,徇私枉法也好,我都认了。就是将我砍头或者凌迟,我都毫无怨言。”

王三炮听了非常尴尬,他向陈世可和魏长友笑道:“你们瞧,太后真会说笑。”

“我没有跟你们说笑。”说着,司马静一步步向他们靠近道,“你们只有两条路可选。第一,你们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就跟皇上说,这事儿我不同意。第二,你们将我押解进京去见皇上。你们选择哪一条?”

他们几个人都不知如何说才好,过了半天魏长友才道:“太后,奴才们不敢擅作主张,还得请示皇上才可。”

司马静看了魏长友一眼,心想道:“行啊,你这老小子深藏不露,关键时候反应够快的。”

想到这里,司马静笑道:“好,这是正办,我给你们十天的时间,去请示皇上。如果十天后我得不到答复,那就按照我说的做。”

司马静又向仆人道:“来人,给三位钦差安排房间酒席。”

说完,她一甩身就进屋去了。

他们三人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第二天便又派人八百里加急赶往京城,将司马静的话禀报了龙啸虎。

过了几天,那人回来道:“皇上说,让钦差大人回去吧。其实张鹏犯的错误也不严重,虽然那些茶叶品相不好,但是味道还是不错的。”

三人听了忙带着那人来到司马静这里。那人又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嗯,这还差不多。”司马静点点头道。

那人又道:“皇上还问太后什么时候回去,他说想您了。”

司马静听那人这么说,眼圈顿时红了。其实她也非常想念龙啸虎,也想念龙腾飞与龙腾远。可是她却冷冷地道:“哼,他还知道想我?我死了才合他的心意了。”

众人听司马静这么说,谁也不敢再说什么,都低头不语。

第二天,王三炮等人便要告辞归京,司马静道::“这么远道而来,多待几天吧。我要宴请你们三位钦差大人,希望大人回去在皇上面前给我美言几句。”

王三炮等人听了感到十分尴尬,顿时红了脸不知该怎么回话才好。他们又待了一天就回京了。

司马静将此事平息下去,茉莉和张鹏都十分感激,尤其是茉莉,她总在司马静耳边说:“这回多亏了母后救了张鹏,要不然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后半生和孩子怎么过啊。”

司马静笑道:“你这孩子,说话怎么这么生分,你是我的心肝儿肉,我帮你这些事可不都是应该的嘛。以后不许犯傻再说这样的话了。”

茉莉听了笑而不语。

司马静依旧每天带着张鹏去茶庄,那天,制茶师陆小羽回老家了,几个伙计都在门外候着,这后院当中就省了司马静和张鹏两个人。

这时,司马静突然重生了少女情怀。她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张鹏,一把拉住他的手道:“张鹏,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

张鹏对司马静念念不忘,可是自从上次司马静在他的颈部留下唇印一事,他怕再惹茉莉伤心,所以他没有再和司马静在一起。这次司马静主动诱惑他,他的心中一动,但是他又忙抽回了手去。

“怎么了,你不想和我一起吗?”司马静半疑问半质问地说道。

“我……”张鹏忙低下头吞吞吐吐地道,“太后,咱们结束吧。我不想再让茉莉公主伤心了,我要一心一意地陪着她,守护着她。”

张鹏此时的心境司马静也明白,他说出这样的话,作为一个母亲,司马静也很欣慰。但是此时的司马静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因为她孤孤单单的很久了。

她眼神里满是渴望,看着张鹏道:“这里没有人,你不说我不说,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你害怕什么?”

张鹏依旧没有抬头,他低声道:“太后,这纸是包不住火的,终有一天一切都会公布于世的。我不想那一天的来临。”

张鹏越是拒绝她,她心中的**愈加强烈。她道:“原本就是应该咱们两个在一起的,难道你就不念及当年之情了?”

此时,张鹏抬起头来看了看司马静,他的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今日怎么样?当初又怎么样?”司马静听了张鹏的话似乎有些恼怒了,她连着问道。

此时,张鹏的情绪很激动,他道:“当初我一心一意伺候太后,可是您半路将茉莉公主下嫁于我。那可是您的亲女儿啊,您这不是将她往火坑里推吗?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要和茉莉公主好好过日子,所以咱们两个必须断了。”

听张鹏这么说,司马静也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过了好久,她一把将张鹏推到在地,风情万种地道:“我不管,此时此刻你就属于我一个人。”

说着,她不停地在张鹏身上轻轻地亲吻着,直到张鹏再也把持不住,他一翻身抱起司马静扔到床上,两个人便缠绵在一起,一会儿便渐入佳境,难舍难分。

茉莉和张文达在家无聊,张文达嚷着要找张鹏。茉莉没有办法,只好和他向茶庄走来。她问了伙计,伙计说司马静和张鹏都在后院,她便领着张文达来到后院。

当茉莉听到从张鹏的屋里传来*声时,她以为张鹏又在和其他女人鬼混,所以她心中顿时怒火冲天。她来到门前,一脚将门踹开,看到张鹏和司马静*裸的滚在那里,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张鹏和司马静见茉莉突然出现在跟前,顿时都羞愧的无地自容,心中的*也烟消云散。他们慌忙穿好了衣服。

“你们怎么可以干出这样的事?”茉莉虽然没有大哭大闹,但是她的眼中含着泪水问道。

“公主,你听我说……”张鹏忙解释道,”我……”

“行了。”张鹏的话还没有说完,司马静就喝断他道,“不要再解了。”

说完,她又向茉莉道:“茉莉,对不起。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其实张鹏从前和我一直是情人的关系。”

茉莉听了质问道:“那您为什么让我嫁给他?您想让我跟您一起共享他吗?”

此时,司马静心中有无限话要对茉莉说,但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茉莉也没有多说,她只是站了一会儿,便拉起张文达就跑了出去。

张鹏见状忙跟了出去,此时屋里只剩下司马静,她蹲在地上,一边叹息着一边揪着自己的头发。

过了很久,司马静蹲得腿都有些麻了,她便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就像丧尸一般走了出去,她没有回家,只是在路上胡乱走着,她也不知道去哪里。她只是向家的方向看了看,心道:“茉莉,母后对不起你,母后欠你的,到下辈子母后再还你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