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服好棒好爽粗大老师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马晓天,到!正在梦中迷糊的小天使猝然惊醒,这不是王庄镇前孙村姑姑家吗?刚刚还在和西峡搬迁过来的小女孩在一块儿玩过家家呢,正拉着小手开心地奔跑在开满油菜花的田野上,怎么会有人叫住自己?

酷:匠网f正…版首发》

这是谁呀?仔细听听是大人的声音,赶忙睁开眼睛…;…;谁让你上课睡觉的?!站起来!刚才讲到哪儿了?!鹅怎么背啊?!满脸横肉的语文老师大声斥责着迷糊状态下的小天使。

听说是背《鹅》马晓天同学站起来后不再发慌,心咔咔里镇定了许多。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小天使稚气的朗诵声中充满着自信,这算什么,三岁都会背了,老师以为像其他孩子啊?先不说天资聪颖,身边的亲人们各个都有文化底子,十几个大人围着一个破孩子,哪个不显摆自己教的好啊?

背完以后,小天使还做了注解,显然有些比老师说的还透彻。他不知道,火山即将爆发…;…;

在80年代左右,老师的教鞭相当不错,有扁的、方条状的、三棱的等,材质上有很多种,木的、铁的、胶的、还有皮带或布条缠绕而成的、花式繁多,款式不一;

有些女老师视鞭如命,做的极为精致的,大都是语文老师;还有的简单明了,实用为主,以数学老师居多。

教鞭虽种类不同、款式多变、让人目眩神迷,难以忘怀;万变不离其宗,作用却是大大的相同:不听话的,不顺眼的,学习差的,典型分子…;…;宗旨是收拾学生,树立老师不容忽视的威严!

小天使碰到的就是处在更年期生理无处发泄,明显得了情绪化综合症、视鞭如命的女老师,那叫一个惨吖!

谁叫你做注释了?多此一举!画蛇添足!爱出风头!语文老师永远在用词方面恰到好处,小天使不知如何回答,只是默想:反正我背出来了,你还能拿我怎样,且淡然处之,静观其变,汝将奈我何?(提到语文老师作者习惯多用几个成语,与小天使个人无关,各位读者勿喷)

突然间,啪的一声巨响!教鞭打在课桌上,差点儿伤到小豆芽菜似的女同桌…;…;水灵灵的小女孩吓得一愣一愣的!粉嘟嘟的小脸蛋泛起了红晕,清澈见底的眼珠里雾蒙蒙的一片,人家都快要哭了!

小天使啊,小天使,你还有心关心女同桌?先保住自己吧!一声河东狮吼在耳边炸响:把手伸出来!这句话算听明白了,委屈、无奈、愤怒、小天使犟脾气上来了,就是不伸手!可怜的孩子啊,你越是这样,面对一个死要面子的语文老师,穷酸儒性大发的女人,等于飞蛾扑火。小天使并不知道,她要借鞭打自己杀鸡给猴看,立下老师所谓的威严。

女老师一把抓住小天使肉呼呼的小手,不由分说一教鞭打了上去,小天使皱着眉头,强忍着掌心带来刺骨的疼痛,只从鼻孔中发出“吭哧声”因为爸爸妈妈教育过,叔叔阿姨也说过,外公更是耳提面命:轻伤不下火线,好男儿流血不流泪!狗熊才会哭鼻子,做英雄要能忍!

你知道错了吗?面对一声不吭的小天使,打了人的女老师依然不依不挠。小天使倔强的脸上写着:我没错!凭什么打我?洞察秋毫的老师发现了这点儿,手伸出来!

不伸是吧?一教鞭敲在小天使圆圆的脑袋瓜上,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感觉懵懵的,不知所措。你给我出去!这一声,小天使听到了,站起来,迷迷糊糊的朝教师门口的方向走去了。身后静的可怕,全班静的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到…;…;大家似乎是屏住了呼吸。

这就是上课睡觉的下场,自作聪明,爱出风头的人就是这个下场!身后传来的这声音不像是人类发出的,似乎是地狱深处传来的…;…;…;

小天使在外面待着,听着里面又传来: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的读书声音,他也想进去,因为小伙伴们都在。手心的疼痛隐隐还在,脑袋上面已经起了个小包,涨涨的难受。

没事儿干,只有无聊的看着树上的叶子和那窝看不见的喜鹊或斑鸠…;…;听着喜鹊斑鸠叽叽喳喳的叫声,似乎是讨厌的语文老师在说话。渐渐飘来的乌云,黄昏如约而至。

老师们都有经验,不会打的有多严重,尺度到位,力度刚好。那时候的家长大都能接受,只要不是太过分,不出外伤都相安无事。

这次,老师错了,因为她碰到的是小天使…;…;等待她的将是狂风暴雨,爸爸听说后专门从乡下公社赶来…;…;

南关小学校长办公室外,一位身着司法警服(当年完全是公安制式,仅臂章有区别)的中年男子和身旁端庄秀丽的妻子在讨论着什么。妻子说道,孩子没什么事就算了,毕竟孩子睡觉也不对,老师对其他学生都是这样。中年男子眉头一皱说,老子的儿子自己都舍不得打,凭什么轮得着她来打啊!?小孩脑袋能打吗?打坏了怎么办?!今天一定要给她个教训,让她知道天高地厚!

那时候的行政机关,国家暴力机器真的叫暴力,公检法司——司法是最后成立的单独部门,都不像如今这么文明执法,各个如狼似虎。很多公安和司法系统的同志是军转干部,上过南疆前线,枪林弹雨出生入死过。

群众那时候也特别淳朴,官本位思想和几千年的封建历史,认为当官就应该是高高在上。对穿制服的人有天然的尊敬,耍耍官威没有什么不妥当。也可能是严打和对越反击战的余威吧,他们在地方就是一方霸主,当然,那年代没有城管。

小天使的父亲虽非军人转业,但在家乡公社(如今的镇政府)却是本土强硬派,身后是三大家族支持——小天使的爷爷是退休老干部、余威尚存,外公是现任邮电局长、姑爷爷是现任公社书记——小天使父亲本人是当地第一任司法所所长,也是党和政府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

三大家族后辈及嫡亲故交,分布在县市乡三级政府机关各个要害部门。小天使父亲年轻有为,尊上敬下,在三大家族后辈中脱颖而出,大家全力支持。不出意外的话,5年之内必然是党政一把手,在老家的土地上无人望其项背。家族已经在规划下一个五年,安排小天使父亲进军更上一层政坛——县城。而政治抱负远大的天使父亲,压根儿没把家乡县城放在眼里。

小小的县城对于小天使父亲来说,不算什么,只是时间的事,四十岁做个县局级干部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年的官,都有一些官威的,虽然和现在方式有所不同,但有一点传承下来——要面子。

年轻气盛,仕途一片光明,怎咽得下儿子被打的气?一个老师算什么?连教育局局长都知道眼前这颗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得罪不起,要不了几年说不定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了!独子被打,龙之逆鳞,触不得!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