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无疑全彩漫画极速漫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ww.wenxue6.com

我被吓得两眼发黑,呆呆的立在原地和黑脸就那么对视着。黑脸也没什么行动,只是眼神里的怒意仍然没消,一张肿胀的脸看上去,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和黑脸大概对视了有三四秒,猥琐大叔此时被勒得受不了了,慌乱的挥动手臂拍打浴缸里的液体。这红色液体四处飞溅,惊得我一个激灵,快速起身往边上跳去。

“他喵的,这要溅到身上了得多晦气啊。”经过刚刚的冲击,心里的恐惧有所缓解,这黑脸鬼貌似杀伤力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大。

这样的想法刚闪过脑海,眼角余光忽然瞟到,两根粘稠的红色液体从浴缸里面向着我的脑袋狂卷而来,我浑身上下生出一股恶寒,这景象,也太他妈的恶心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我基本上可以确定那红色粘稠的液体是什么了。

眼前装满红色液体的浴缸肯定就是黑脸鬼枉死的地方,他定是溺水而亡,而那红色粘稠液体似乎是溺水时流出的鼻血。人在被水呛到或长时间憋在水下,很容易流鼻血。只是没想到,这黑脸鬼竟然流了那么一长条,死了以后还能当武器用。还真不错,不光有杀伤力,还能恶心人。

粘稠液体急速靠近我,来不及多想,拿出坏了一个角的符箓,朝着两条液体就扔了过去,事情到了这步田地,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可不想被那么恶心的东西缠住脖子。

符箓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一条液体上。接触的一瞬间,符箓迅速燃烧,火势很大,就像小火苗碰上汽油一样,沿着两条液体迅速蔓延开来,粘稠液体很长一部分甚至已经被烧没了。

黑脸鬼此时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再次附在猥琐大叔身上,蹭的一下从浴缸里面跳了出来。但是,燃烧的火焰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沿着液体一直蔓延到浴缸里,接触到浴缸里的血水时,砰地一声,火烧的更旺了,一池子的血水在一瞬间被点燃了。【文学楼】

想不到这符箓威力这么大。

“孽畜,竟敢袭击本道,如果你愿意就此放手,早点去轮回,本道饶你不死,否则定让你魂飞魄散。”学着电影里道士的样子,我厉声喝道,声音如洪钟般响彻在小屋子里。

这符箓燃烧的火焰我还是有办法扑灭的,师傅和我讲过,镇邪符就像是做化学实验一样,碰到阴气浓重的物体会迅速燃烧,想要将火灭了,只需要用相气将阴气浓重之物包裹隔开即可。

黑脸鬼此时浑身都被火苗缠住,早已脱离猥琐大叔的身体,在屋子里四处乱窜,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那声音听得让人汗毛倒竖。

燃烧了一阵子,黑脸鬼身体越来越透明,大有魂飞魄散的趋势。

见状,我快速捏动指诀,一股相气打了过去,将黑脸鬼包裹起来,在外围燃烧的火焰瞬间熄灭。

黑脸鬼此时无比虚弱,处在消散的边缘。我见状,快速取出一张镇魂符,叠成三角形状,捏动指诀,将黑脸鬼收进符箓里面。

镇魂符,顾名思义,可以温养魂魄,一般给受惊吓或者刚刚招魂回体的人使用。所以对现在极度虚弱的黑脸鬼也有效果,可以确保他的魂魄不再受到伤害,虽然黑脸鬼刚刚有害人的行为,但是毕竟大错还没酿成,再加上从他面相上看出,他也是死于非命,所以不应该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以目前黑脸鬼的形势,如果不加以保护,人身上的阳气都很可能将其冲散。收好黑脸鬼后,将一股相气打在镇魂符周围,确保黑脸鬼无法逃脱。

“大叔,你父亲暂时被我收了。”做完这些后,我冲着躺在地下的猥琐大叔说道。

“什么父亲,你可别瞎说。他是害人的鬼,既然你收了他,那还不赶快灭了他。”猥琐大叔哆哆嗦嗦的说道。

“你这人还真是没良心,你父亲生前你已然做出这般禽兽不如的事情了,他死后还不盼着他好?”我心里有些恼怒,眼前的猥琐大叔还真是狼心狗肺。

“什么叫我害了他,小伙子,话不能乱说。明明是他在害我,刚刚你也看见了。我可不认识他是谁。”猥琐大叔见黑脸鬼已经被我收了,所以心里不再顾虑什么,极力掩饰事情的真相。

“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你如果还不知悔改,那这事我也不管了,现在就将你父亲放出来。”

“别别别,小兄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黑鬼是谁我真不认识。”见我要放黑脸鬼出来,猥琐大叔一下就怂了,但还是极力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是吗?你以为骗得了我?你面相上写的清清楚楚,刚刚的黑脸鬼就是你父亲。”我有些恼怒,激动地对着猥琐大叔说道。

“呵呵呵,面相?你就凭这个说他是我父亲?谁信啊。”

“刚刚那黑脸鬼“疾厄宫”黑气极重,是死于非命之相,而他的子女宫位置有你的命气环绕,这说明他和你定有血缘关系,而你左侧日、月角也就是父母宫气色阴暗,黑气极重,加上是左侧,足以断定你父亲在近日刚刚死去,这种种迹象都表明,黑脸鬼就是你父亲。”虽然恼怒,但我还是抱有一丝丝侥幸,希望猥琐大叔能够及早认错。

“胡说八道。”猥琐大叔听我说完明显的心虚了,但是嘴上还是不承认,极力否认。

“既然黑脸鬼和你没什么关系,他缠着你干什么?把你带到这里,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在这个浴缸里面溺亡的吧?而凶手就是你。”

“谁说的,明明是他自己倒在浴缸里面淹死的,可不关我的事。”听到凶手两个字,猥琐的大叔明显的慌了,慌忙辩解道。

“呵呵,你不是不承认他是你父亲吗?现在怎么又改口了?”

“大师,是我错了,他是我父亲,但是他的死真不关我的事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缠着我不放啊。求求您,赶紧把他给处理了吧。”猥琐大叔见状竟然噗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哭喊着说道。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可是猥琐大叔还是不承认,这让涉世未深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面对鬼,他们的思想单纯,往往只是因为生前的执念或者仇恨存活在世,就是害人也不会盲目而为,主动害人的鬼魂少之又少,所以处理起来相对简单。但是面对人,我却有些力不从心了。

“大师,您一定要救救我啊,这样,帮我把他处理了,我给您钱,您拿了钱,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样?要多少都可以的。”猥琐大叔见我没反应,爬过来抓住我的脚,哭喊着说道。

他这样的反应让我极度恶心,我虽然爱钱,但是有自己的做事原则和良心准则,这样的黑心钱自然不会去赚。如果不是害怕黑脸鬼不能正常入轮回,我早就不管这事了,让黑脸鬼收拾他。

“我管这事不是为了钱,现在除了你自己谁都救不了你你最好老老实实把事情的经过告诉我。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了,想送走你父亲就不难了。至于你,怎么处置我说了不算,警察说了算。”我不耐烦的说道。

“行,我全都告诉你,可是刚刚被那老不死的半死,现在实在是没力气了,你让我休息一会再说吧。”猥琐大叔听我说完,脸上化挂了一丝阴冷的表情,而后压低声音对我说道,说完了直接靠在浴缸边上闭上了眼。

我看他这副模样,知道过于着急想要问出什么结果也不可能,所以只得依着他,先让他休息一会再说,他现在这个样子,身体虚弱到极点,有我看着,也不怕他耍出什么幺蛾子。

浴缸里的血水随着黑脸鬼被收也都消失不见了,但是一想到刚刚的场景,心里也膈应的慌,所以我走到门外面的走廊上靠着墙壁闭目眼神。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实在等不住了,准备进到浴室里把事情问清楚。可就在此时,楼底下传一阵脚步声,慌慌张张的朝着楼上跑来。

“奇了怪了,这危房怎么还会有人来。”我心里纳闷,边想着边往浴室走。

“砰”浴室的门突然被猥琐大叔关上了,用身体死命的抵着浴室的门。我试了好几下,都没能打开。

楼下的脚步越来越近了,此时猥琐大叔突然用撕心裂肺的声音喊道“救命啊,杀人了,这小子杀人了啊。”

我听得心里发慌,不明白这家伙唱的哪一出,但是转念一想,反正自己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公道自有人心在,管他唱的哪一出,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正在这时,楼梯口跑上来四五个身穿警服的人,不由分说,直接上来就将我按在地上。

“你们干什么?抓我干嘛?我犯什么事了?”我惊慌失措的吼道。

“警察,他杀人了,他杀了我父亲,被我发现了,现在又准备杀我。”此时猥琐大叔打开浴室门,可怜兮兮的冲着警察说道。

此时我终于明白猥琐大叔唱的哪一出了。估计刚刚在浴室里他偷偷报了警,等警察来了,又故意演了这么一出。现在猥琐大叔浑身脏兮兮的,刚刚被黑脸鬼收拾了一顿,可以说全身上下惨不忍睹。

他这么一说,再加上他的外形和刚刚发生的一幕,任何人都会选择相信猥琐大叔。

按在我身上的几支大手,在见到猥琐大叔的惨样后,力道更猛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