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素颜做公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脸颊处的伤口传来一阵阵疼痛,羽华眼中的怒火也在不断升腾着。

刚才那一下,如果不是自己的精神力一直处于高度集中的状态,此刻的自己,很有可能已经是变成了一具尸体。

“啪啪啪。”在不远处一株大树背后,突然传出了一阵鼓掌声,紧接着,两个长得颇为相像的修炼者便是从树干之后走了出来。

“能躲过我们赵氏兄弟的飞刀,还算有点本事,交出你卡里的魔能,我们放你一条生路,”这兄弟俩的脸上都是一副猎人看待将死猎物的得意神情。

“赵氏兄弟?”羽华看了这俩兄弟一眼,仅仅从外貌上,几乎无法分辨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不过唯一不同的就是,在其中一人的左侧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让原本就很粗犷的脸看上去更加可怕。

“想要我的魔能?”羽华,眉头一掀:“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们二人的姓名,你们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哈哈,也罢,记住打败你的人,我是老大赵峰,这位,是我二弟赵骷。”刀疤脸赵峰一翻手取出了一柄相同样式的制式飞刀,舌尖在刀尖上轻轻一舔:“你是准备自己投降呢,还是准备让我们杀死你?”

羽华的嘴角微微上扬,手指轻轻地在脸上的伤口处滑过。熟悉羽华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的羽华,是最可怕,最愤怒的状态!

“你们两个,一起来吧。”羽华的声音很低沉:“我最痛恨的,就是背后偷袭人!”

“大哥,这小子是不是被气傻了,还要我们两个人上?”赵氏兄弟中的老二赵骷笑道:“你还真是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老二,这小子,就交给你对付了。”赵峰不屑地看了羽华一眼:“记得速战速决,我们还要赶紧去猎杀下一个目标。”

“呵呵,真是不知道,像你这种脑残,居然能晋级到魔能狩猎赛当中!”赵骷冷笑一声:“不过小子,你的好运,就到此为止了!”

话音落下,赵骷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两柄制式飞刀,手臂一甩,锋利的飞刀瞬间向着羽华飞了过来。

在这飞刀飞行的过程中,就连空气都是发出了尖锐响声。

在甩出飞刀的时候,赵骷的手上也是出现了一柄鬼头大刀,在刀柄的护手之上,赫然是一个恐怖的骷髅头雕刻。

羽华手握弑金剑,在自己身前划出了一个刀花,轻巧地挡掉了赵骷的两发飞刀,不过,飞刀的巨大冲击力,依旧让羽华的手有些微微发麻。

“哈哈,小子,死在我赵骷的骷头刀下,也算你死得其所!”赵骷冷笑一声,双手抓着鬼头大刀,高高跃起,旋即对着羽华的天灵盖狠狠地劈了下来。

赵氏兄弟,老大赵峰的峰云枪,老二赵骷的骷头刀,不知道斩杀过多少强者!

“就这种垃圾兵器,也在我面前叫嚣?”羽华的眼中寒芒一闪,一直单手握着弑金剑的他,终于改单手为双手,向上狠狠一挑。

“当!”巨大的碰撞声甚至压过了羽华身后白纹蜘蛛的嘶吼声。

赵骷以比跳过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手中的骷头刀也是甩到了一旁。

“老二,你没事吧?”一直抱着看戏念头,一脸漫不经心神色的赵峰脸色终于变了,赵骷的对手,那个被他们一直嘲讽着的年轻人,在这次碰撞中,竟然只是向后退了几步,手里那柄暗金色的宝剑还紧紧地被他抓在手里。

“怎么可能?好大的力气。”赵骷挣扎着爬起身来,赵峰这才发现,他二弟的手上虎口处已经崩裂了开来,鲜血涌出!

“这,这怎么可能,这力量,你是四星级别的武师?”赵峰一脸的骇然。

对于自己弟弟的实力,赵峰比谁都要清楚,尤其是力量方面,用刀的赵骷比他这个用枪的哥哥还要强上几分。就在前不久出发前来参加新狮大赛之前,他弟弟还和他们当地一位三星级别的武师交过手,双方全力一击,他虽然落败,但只是将手臂震麻,而现在,竟然连虎口都被震裂。他也是得出了一个让他们兄弟俩头皮都是悄然炸开的结论。

眼前这个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青年,是四星级别的武师。

“四星级别?”羽华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旋即,羽华的双脚竟然慢慢从潮湿的地面范冰冰素颜做公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上离开,漂浮到了离地面半米左右的高度。

“**飞行,真的是四星级别武师!”虽然早有准备,可是真正当他们看到对手宛如战神一般漂浮在空中,他们的新也是忍不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脸色一片苍白。

他们兄弟联手,也就堪堪能和三星级别的武师勉强打个平手,面对四星级别的武师,就只能被吊起来打。

虽然说,三星和四星只有一个级别的差距,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质的差距。

四星武师的**,就已经经过了一个全方面的进化和蜕变,到了可以凭借**能力飞行的程度。

“敢问这位大哥的名字?”赵峰此刻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恭敬地问道。

赵峰的态度放得很低,他很清楚,他和赵骷,现在就是鱼肉,而对手就是刀俎。

“银血。”羽华淡淡地说道:“你们两个,是自己交出魔能滚蛋,还是让我把你们杀死,再从你们卡里取走魔能?赶紧做个选择吧。”

赵峰和赵骷听了羽华的话,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无奈之色,他们万万没想到,就在刚才,两人还对眼前这叫做银血的家伙说出了同样的话,短短一分钟之后,猎人和猎物,一瞬间位置就发生了转换。

他们兄弟俩一手飞刀,从初赛开始,就不知道偷袭了多范冰冰素颜做公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少人。但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一次,终于踢到了铁板,而且是硬的不能再硬地铁板。

“我们兄弟认输。”赵峰一脸无奈,这次的狩猎赛可不是初赛能比的,如果明知不敌还要硬来,那么小命就交待在这里了。

赵峰和赵骷意念一动,存放在通讯仪里面的魔能卡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羽华走到两人面前,去过了魔能卡,将自己的魔能卡取出,在这两张魔能卡上轻轻碰触一下,旋即,他便是感觉到自己的魔能卡里注入了一股相同的能量。

“你们两个,可以滚了。”羽华随手将两张没有魔能的卡片丢到一旁,看了面如死灰的赵氏兄弟一眼。

突然,在赵氏兄弟的胸口处爆发出一阵白光,失去了魔能,这两人胸口的传送器也是自己发动,直接将两人传送回了林间空地。

“白白两个魔能送上门。”羽华嘀咕一声,脸上也满是笑意,旋即,他便是快步走到停止挣扎的白纹蜘蛛身前,用弑金剑轻轻割下了白纹蜘蛛的两颗利牙。

“哈哈,银血,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啊。”

就在羽华收起这两颗毒牙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的密林里传来,羽华的眼中也是闪过一抹错愕之色。

“王涛,是你?”___ ___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